2009年1月8日星期四

小题大做的大学生

最近校园选举的来临,报章上的新闻接踵而来,报导的新闻不免又偏向反对派所标签的“亲学生阵线”。我感到纳闷地是,为何几位学生被保安人员扣留就成为报章上的报导。每所大学有自己的自主权,有自己的管理方式,更有自己的明文规定的条规,而这些保安人员援用条例来扣查学生,我想合理不过了。但是,往往有些人就喜欢将这些小事化成课题。


小学生犯错,挨鞭挨打挨骂,是合乎情理,是社会可以接受的;中学生犯错,被勒令停学或退学,父母除了只能哀求上诉外,再不能做什么了。但是,大学生犯了校规,犯了国家法令,却没有受皮肉之苦,更没有被勒令退学,但是为什么就被说成比小学生或中学生更值得关注呢?!令我更摸不着头脑的是,只有大学生可以谈人权,说阻止分发传单是侵犯人权,但是明文规定分发传单是需要有学生事务局的签证,而学生没有获得此签证,那是否侵犯条规呢?为何反对党人士或媒体又不对此作出评论,而选择对“人权”的课题大作文章呢?小学生或中学生没有人权可谈,只要是犯了条规,就必须接受训导主任的打骂,任人鱼肉,无人权可谈。大学生却只是不被获准派发没有得到学生事务局批准的传单,却被指为侵犯人权。


好些日子前,大学生说政府控制大学,高教部决定将大学自主权归还各大学,但是现在的大学生却说大学当局的权利太大了,要把权利归还学生,是否要把整个大学的行政权交给学生呢?直至今日为止,那些高喊要废除大专法令的学生是否有真正看过整份大专法令?知道大专法令内所谈的条例是什么吗?当大学生知道大专法令的内容时,这些只会跟随口号的大学生就不会如此地高喊“废除”两字!倘若反对派人士或学生是针对大专法令内的第15条款,即不允许大学生参政的条款来呛声,那是无知的,因为我们只能沿用“修改”的字眼,而并非废除整个法令,因为整个大专法令所提及的不只是第15条款,而其余的条款是关系到如何录取大学生及大学的行政操作。


从进入大学到我今日离开大学近一年多了,吵个不停的废除大专法令,原来是一班只会跟随前人口号而盲目跟从的学生所操弄的课题,目的何在?不外乎是反对党人士要利用这一个课题作为反对党课题的筹码,而利用这些学生来炒作这以学生悲情出发的课题。大学是一个小社会,是学习“如何在社会学习”的开始,民主从此开始也是无可厚非地,因此反对派人士想利用小社会来操作社会大课题,可能这是反对党人士的“用心良苦”,但是利用这些寒窗苦读十多年的学生来玩弄课题,是否妥当呢?


政府提供免费教育,让一个7岁的小孩一步一脚印地来到大学的阶段,为的是为国家栽培人才,但可悲地是,有些学生不惜以自己的前途来捍卫校园的民主,值得吗?倘若要真正为国家做出贡献,为族群与社会付出的话,来到社会方高喊民主的口号,这不是对得起自己的父母,更对得起社会的做法吗?我没有苛刻地说,要求政府栽培出来的学生应该效忠政府,不可成为反政府分子,毕竟政府栽培学生,不外乎希望大学生要有思考的思维,不是盲从分子!

19 条评论:

匿名 说...

恩霆学长,我认同你说的。曾经看过你的演讲,今天再读到你的文章,真的不愧是我们国大值得骄傲的华裔学生代表。

晓卿 说...

看了佳礼论坛的帖子,学长在论坛内还是那么地受欢迎。我也看到你的回复,其实在我的眼中,你还是近代杰出的学生代表,能说能写,能呛能反。对的就坚持,错的就承认错误。可惜理事会已经没有像你这样的领袖了,看来理事会快走入历史了!伤心!

说...

请问国大华裔学生理事会是注册团体?

匿名 说...

请你可以不要讲屁话吗!
亏你是他们口里的领袖,口里讲得却是一大堆屁话!在你搞不清出什么是领袖之前,请不要自称自己是领袖!

真是丢光国大的脸!今天真是让我们其他大专大开眼界啊!

林恩霆 说...

我是否有丢光国大的脸,我想自有国大的学生来评价。是否是屁话,我看还不是最重要。你可以不认同我的说法,你可以提出看法来反驳我,但不是出口成脏,原本不想批准发布你的意见,因为言之无物。但是,我后来想想,言之无物也是一种发表,只是是一个低劣的发表,但我还是给予尊重。

匿名 说...

针对你的夸夸其谈,实在是不知从何下手来写。
不管小学生大学生都须在法律之下,这是理应如此;
但说到分不清其中不同,那你可是其中佼佼者。小学和中学的老师,得上心理学,那是学会心理建设; 而大学讲师只是分享知识其中大有不同。而主要的求学目的岂能相提并论。
大学生是社会的眼睛,是受教育的一群。若盲目的跟从所有的指示,那栽培出来的也只是另一些跟随指示的人,而没有真正的领导者和有思想的人。
我是法律系的学生,不瞒你说,任何稍懂法律的人,读过人权和基本法律的人,看过如是文章,只会笑掉大牙,或是摇头叹息。

我不愿在这里和你多谈人权,只希望你去检查联合国人权声明,多了解,人权的重要性。当然它需要和国家需要平衡,其中也会有它的基本纲要,而并非像你所言,只要国家对我们好,那我们就要如是想。所有爱国家的人,都只会往怎样让国家更好作为出发点。您的高见,着实让我对国大的学生叹为观止。

也请你上网查一查什么是natural justice 和UDHR,当然,也希望你真的有读完整本大专法令,并理解其中意义:)如果不明白,可以问法律系的同学。并问问他们,如何算是法律?如何用法律和条文来制衡政府?而制衡权利,使所有人民必须明白简单不过的道理,也是一个国家宪法的最高原则!

高教部下放权力的说法更是让人啼笑皆非,据闻,国大是本地大学在正正的社会活动参与上与外界是很少交流的,本也不以为意,可今日实在大开眼界!

美国英国台湾的学生全是笨蛋,他们为自己的权力出声,为的就是给世界一个示范!为什么?因为大学是知识与思想的殿堂!我这才知道没有反驳的大学才是好大学。

这不是一场文字战,就此打住,毕竟人各有志。
希望公共领域能有具思想的人,祝福马来西亚!

林恩霆 说...

感谢你用法律的角度来教会我一些东西。正如你所说的,这不是文字的战争,文字是交流的工具。我接受你有建设性的评论。

在马来西亚的体制里,政治与司法总是矛盾的,你是读法律的,当然明白司法的真谛,司法所灌输的精神价值。但是,当你来到社会的时候,你会看清政治与司法是互相制衡的东西,但在马来西亚,司法制得住政治的一党独大吗?倘若可以,何来的林甘事件呢?司法所灌输的思想是正确的,是值得推崇的,但碰上政治的现实时,这司法精神还存在吗?我想司法需要努力,我也期望司法可以公正的一天。我深深知道在现有的马来西亚大气候下,司法权依然抵不过政治,因此我奉劝学生们为了自己的前途,好好思考自己的每一个举动,值得与否取决于同学的选择。

我也希望读法律的学生该明白大专法律的存在价值,不是盲目跟从。当然,我更希望这是君子交流,而非借故讥讽他人的交流。

匿名 说...

谢谢你学长,你真得让我大开眼界。首先,我想破了脑子都不明白所谓的援用条例来扣查学生是什么样的条例?我不敢想象在所谓的明主校园里尽然有这样的条例,这根禁锢有何分别?我同意你的说法,也许正如你所说,明文规定需要得到学生事务局的认可,我想问得使学生是舞剧是以什么来衡量该不该批准的?一点都不透明不是吗?至于所谓的大专法令是多么的剥夺我们的权利,我想稍微有点,就只那么一丁点的法律知识都会明白这法令的问题在那里了。也许学长你真该去读读我们的Federal Constitution Part II,也许会让你多了解一些最基本的法律知识。最后,这一切都是一种每个人都该去做的事,并不是只有某种特定人士才可以做的。如果连受了这么多年教育的本地大学生都不去做,我想这个国家的前途是黑暗的。这都不是我们愿意也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

林恩霆 说...

条规就是条规,无论喜欢与否,它还是存在。你可以选择去修改或反对它,但是在没有任何改变前,它依然约束这每一位。一旦犯法,还是会受罚。你读法律的,该清楚就算是苛刻的法律在还没有废除或修改前,它依然有法律效用。以身试法是要不得的。请看清楚我的文章,我并没有说大专法令侵犯人权是的,但在它还没有任何改变前,我们是必须遵守的,这是我要表达的。难道你不明白我的文章内容所在吗?不要把我说成好像赞成大专法律的使用般,我只是要大专生不要以身试法!

还有,既然大家都在打开心房,互相交流,为何还使用匿名,为何不能光明正大地讨论之呢?

FEP Junior 说...

哇,好热闹哦!我赞成恩霆学长所说的。理想是需要靠学有所成后,才能实展的。现在的我们什么都不是,怎样去争取我们所要的东西咧?还亏这位律师无名氏那么地好笑!你当律师就不要紧啦,难道要那些前途不明的学生去为民主送死咩!

匿名 说...

CCC also sending booklet without cop.bullshit la

malaysiaReconstructor 说...

拜读阁下大作,令我十分担忧,不知阁下是否有志参政?若有,可谓国之不幸,祸国殃民!阁下之言行,如同巫统之可恶,它日若封将拜相,也不过为贪官污吏,朝廷鹰犬。的确,家有家规,人民要守规,但前提是,此法是否应守之?若法以民为本,维护社会治安,我等应效之,捍卫之;若法不为民所想,只为权贵手段,鱼肉百姓,则应删去。本国宪法阐明,除警方人员,无单位能私自羁押人。警方人员还必须拥有逮捕令,方能搜查。如今,仅为保安人员,就能私自,没有理由下扣人?此乃合法?若是校规,则与宪法冲突,无法效。 尔,自为法律系学生,难道此条此律,竟也不知?还是没了良心,卖了灵魂?也许,此为尔一方之言论,我等也尊重之。
学有所成,故为重要,但对于周遭,不能不问。要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若连本身校园也不闻不问,让恶人为之,翻云覆雨,那么还能期望,他日他们还会关心社会?巫统的滥权,国人的过度放纵是否应当负起一定责任?显然,阁下言论更趋于从上而下,从掌权者眼中观之,而无群众心里。此乃典型权利新贵。
还请自重之,好为之。

Raymond lim 说...

请问你对于一位大学生定位有多了解?一位大专生的权利你知道多少?现在连中学生开始为争取自己的权利了,你还在这里开倒车的说,大学生没有自己权利!

对于阁下的看法,我深感遗憾和震惊!一位不清楚大学生权益的可以做到学生代表!?这真是好笑。

匿名 说...

看了你的这篇文章,我心里浮起了疑问,学长到底是否了解与分析为什么从以前到现在会有那么多的大学生做出这举动?套用你所说的大学生应该要有思考的思维,那么你是否有理解种种发生在大学校园的一切呢?如果没有,那学长是否更应该去理解才做出以上论述呢?

第一, 保安人员在大学的工作是保护校园的安全,而不是扣留没有伤害任何人的学生。再者,有明文规定的条规就一定是真理,就一定是对的吗?学长请记得条规的制定者是谁?是校方。校方定的条规就是要对付提出异议的学生。当这种不符合逻辑,不正确的条例被使用时,为什么使用者忽然就没错了?

第二, 大学生是整个社会的缩影,为什么各媒体会大肆报道?你是否有想过这个问题?是大学生本身在报障上写的吗?想想有哪一个媒体愿意把无稽之谈告诉其他的人?那个叫误导大众,记者们在作出有关报道时,必须要确保新闻的可靠性与真实性。按照学长您的思路去想,原来媒体的记者也是“小题大作”?编辑是否会决定要不要不报道呢?

(小学生犯错,挨鞭挨打挨骂,是合乎情理,是社会可以接受的;中学生犯错,被勒令停学或退学,父母除了只能哀求上诉外,再不能做什么了。但是,大学生犯了校规,犯了国家法令,却没有受皮肉之苦,更没有被勒令退学,但是为什么就被说成比小学生或中学生更值得关注呢?)

第三, 大学生本身犯了什么校规?犯了什么国家法令?强奸?杀人?打劫?绑架?还是只是分传单?原来在校内分传单有错,在校外分却忽然没问题?这叫哪门子的犯了国家法令?

(令我更摸不着头脑的是,只有大学生可以谈人权,说阻止分发传单是侵犯人权,但是明文规定分发传单是需要有学生事务局的签证,而学生没有获得此签证,那是否侵犯条规呢?)

第四, 您是否只是在大学校园读本科书籍吧了呢?你是否了解世界人权宣言的内容?有时间请查查什么是人权。请问您有没有组织是不被学生事务局
给予注册的?按照您的逻辑,那博大华文学会是没有注册的学生组织,
他们的传单是没签证,所以他们也是错的。那样的理由能接受吗?再
者,校方有意操控与打压学生,你认为这些传单会获得签证吗?还有不
是只有大学生可以谈人权,是所有人都有基本人权。

(大学生说政府控制大学,高教部决定将大学自主权归还各大学,但是现在的大学生却说大学当局的权利太大了,要把权利归还学生,是否要把整个大学的行政权交给学生呢?)

第五, 政府所谓的把大学自主权归还各大学的做法,充其量只是把权力交给校方继续操控学生吧了!看来你是否不了解我国各大学的历史,在70年代以前,大学生是能够参与大学行政的。而参与行政与讨论校园政策的是有真正拥有独立思考而被学生选为学生代表的学生会。而不是现今那些校方属意的人选。当中有许多都只是被校方用来操作学生的棋子!造就了今天学生无权过问大学的政策!(看了你部落格的照片,我相信你也是前学生代表)不晓得你是否有留意马大华人熟食档的新闻,当中熟食档被关闭的理由是不被接受的,最关键的是招标是黑箱作业,是不透明的!试问,学生们是宿舍的住客,他们是否有权知道招标的过程?是否有权了解他们在宿舍的饮食?

(直至今日为止,那些高喊要废除大专法令的学生是否有真正看过整份大专法令?知道大专法令内所谈的条例是什么吗?当大学生知道大专法令的内容时,这些只会跟随口号的大学生就不会如此地高喊“废除”两字!倘若反对派人士或学生是针对大专法令内的第15条款,即不允许大学生参政的条款来呛声,那是无知的,因为我们只能沿用“修改”的字眼,而并非废除整个法令,因为整个大专法令所提及的不只是第15条款,而其余的条款是关系到如何录取大学生及大学的行政操作。)

第六, 你是否有看过大专法令?你是否看过学生们呈交高教部的废除大专法令的备忘录?他真的只是你所说的关系到如何录取大学生及大学的行政操作?他包括了大学生不能有超过5个人的集会,大学校长拥有绝对的权利等等!这样的恶法为什么不应该被废除?再者如何录取大学生与大学行政操作的方针,就代表大专法令应该存在?你是否了解大专法令诞生的过程?又是谁制定大专法令的?大专法临是由我国强权领袖敦马哈迪在任高教部部长时代的一个产物,是为了防止当时还是在籍大学生的学生领袖安华等,继续抗议当时政府的政策。当时我国的大学生大团结抗议政府的不合理政策,导致国阵政府害怕大学生的力量,而作出的肮脏手段!

(从进入大学到我今日离开大学近一年多了,吵个不停的废除大专法令,原来是一班只会跟随前人口号而盲目跟从的学生所操弄的课题,目的何在?不外乎是反对党人士要利用这一个课题作为反对党课题的筹码,而利用这些学生来炒作这以学生悲情出发的课题。大学是一个小社会,是学习“如何在社会学习”的开始,民主从此开始也是无可厚非地,因此反对派人士想利用小社会来操作社会大课题,可能这是反对党人士的“用心良苦”,但是利用这些寒窗苦读十多年的学生来玩弄课题,是否妥当呢?)

第七, 那么多的大学生都是盲从?请不要用你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其他人的身
上,乱扣他人帽子!请不要自以为是的认为大学生都是没有思考的!你
有真正接触过吗?大专法令造就了白色恐怖,让学生认为许多事都是错
的,是会被开除学籍的,这会不会导致学生们不敢去做,不敢去想,限
制了他们的思想呢?一个巴掌拍不响,反对党要炒作,就必须要有人支
持!请问支持的只有大学生吗?有没有更多的公众认同废除呢?如果没
有,反对党会提出这样的课题吗?根本不可能,因为这只会浪费他们的时
间,因为没人会留意着课题,没人会支持他们!

(政府提供免费教育,让一个7岁的小孩一步一脚印地来到大学的阶段,为的是为国家栽培人才,但可悲地是,有些学生不惜以自己的前途来捍卫校园的民主,值得吗?)
第八, 学长!请不要以为政府是提供免费教育!你是大学毕业的,政府的钱是
从那里得到?是从全国人民缴纳的税得到的,其中包括个人所得税、土
地税、门牌税、公司所得税……
如果种种的税收是取之社会,而不用之社会,那么便是中饱私囊!你认
为国阵政府不这么做,他能执政50年吗?其次,有哪一个国家是不需要
栽培人才的?

(倘若要真正为国家做出贡献,为族群与社会付出的话,来到社会方高喊民主的口号,这不是对得起自己的父母,更对得起社会的做法吗?我没有苛刻地说,要求政府栽培出来的学生应该效忠政府,不可成为反政府分子,毕竟政府栽培学生,不外乎希望大学生要有思考的思维,不是盲从分子)
第九, 为什么追求民主是对不起父母与社会?一个以民为本的国家,民主是何其重要。我国是民主的国家,人民有权选择代议士治理国家,人民有权发展国家,这是每个人民的责任!而在大学的校园民主,大学生当然有权参与决定大学的未来方针与政策。按照您的思路,原来我国不应该是个民主国家,而是一个极权国家或强权国家,人民无权过问政府的一切。难怪你会说大学生不应该要求校园自主。
最后,我终于知道国阵政府治理的大学真的很成功。不管是在籍大学生或以毕业许多年的大学生,都只能在现有的框架里思考,盲从的跟从现有的思想。而不是拥有独立思考,能够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来剖析事情或跳出固定的格局来思考。引用英文的句子就是think out of box!希望学长不要介意我所提出的异议并删除我的回复。如果有任何学弟说错的地方,请您举出,谢谢!

林恩霆 说...

我当学生代表没有希望为学生争取什么民主,因为就算花费了一年的时间去争取公正与民主,得来的不就是空等。与其去执行一个不晓得何时有结果的斗争,不如把短短一年的学生代表生涯花费在可以做到结果的东西上。也许所有有斗争理想的学生会认为争取民主自由是必须的,但是广大的大学生需要的是什么?大学犹如社会的缩影,社会大多数的老百姓只希望有三餐温饱,只希望过得快类,安居乐业,他们根本不会理会社会的民主意义。因此,我秉持这一份心去为广大的学生服务,至少在我退下学生代表的舞台的时候,有人会走过来告诉我,感谢你这一年来的付出。

民之所欲,常在我心。

匿名 说...

没有人会认为你为学生服务有任何的问题,每个人的理念与做法不同,但请不要为那些追求校园民主的大学生扣帽子,说他们是盲从。当然不排除有人只求三餐温饱的小市民心理,但并不表示每个人都应该只存有这样的想法。民主的斗争是长远的,或许一年的时间看似很短不能够达到什么目标,但有恒心去做,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马丁路德金穷其一生追求黑人的同等待遇,不也是到了他死后的今天,由奥巴马来达成吗?可见追求民主的使命,必须有人挺身而出。因此,请您不要再认为亲学生阵线的人都是一群无知,没有独立思维的人了!希望你能够在做出论述时,做些资料与事件的分析,不要再一味的错怪他人,发表让人“惊讶”的文章。

匿名者 2009年1月10日上午11:43

匿名 说...

看来阁下连何谓善法与恶法都分不清。要是今天法律规定杀人是合法的手段、贪污、欺骗是正当的,想必阁下准是一个“守法”的人,却违背了“公”。如果阁下活在希特勒时代的德国,只怕阁下手上也沾满以色列人的血。而且阁下强调结果,偏偏只看短期利益,不看长期影响,经济学是酱子教的吗?这不就象那些只想着利润的公司不惜污染环境却危害全世界生物的人吗?阁下曾经身为学生代表,典当大学生的自主权,阁下明知如此, 就别粉刷自己做过的行为。阁下这篇文章开始令我怀疑“大学生是社会的良知”这句话。最后,阁下还说只要百姓安居乐业就好。这是不是说只要我们好像那些名牌狗狗有名牌食物、舒适的狗屋、乞求主人的注意,我们就该满足?试问要是按照阁下的逻辑,Aristotle、曼德拉、马丁路德金、甘地等争取民主、自由、尊严的这些人应该是罪人而不是伟人?如阁下要自辩,欢迎!更希望阁下别撤除这边回复,以让更多人参与讨论,显出自由与公正的精神!

princein 说...

看到很多人长篇大论的抨击博主。
不认识博主,也无意为博主说什么好话。

只是鄙视那些只敢于匿名,躲在后面发言的人。

princein 说...

再说一句~

法律就是法律,不是你说不公就不需要遵守的。
如果你认为法律不公,请修改,而不是大条道理的不遵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