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8日星期四

小题大做的大学生

最近校园选举的来临,报章上的新闻接踵而来,报导的新闻不免又偏向反对派所标签的“亲学生阵线”。我感到纳闷地是,为何几位学生被保安人员扣留就成为报章上的报导。每所大学有自己的自主权,有自己的管理方式,更有自己的明文规定的条规,而这些保安人员援用条例来扣查学生,我想合理不过了。但是,往往有些人就喜欢将这些小事化成课题。


小学生犯错,挨鞭挨打挨骂,是合乎情理,是社会可以接受的;中学生犯错,被勒令停学或退学,父母除了只能哀求上诉外,再不能做什么了。但是,大学生犯了校规,犯了国家法令,却没有受皮肉之苦,更没有被勒令退学,但是为什么就被说成比小学生或中学生更值得关注呢?!令我更摸不着头脑的是,只有大学生可以谈人权,说阻止分发传单是侵犯人权,但是明文规定分发传单是需要有学生事务局的签证,而学生没有获得此签证,那是否侵犯条规呢?为何反对党人士或媒体又不对此作出评论,而选择对“人权”的课题大作文章呢?小学生或中学生没有人权可谈,只要是犯了条规,就必须接受训导主任的打骂,任人鱼肉,无人权可谈。大学生却只是不被获准派发没有得到学生事务局批准的传单,却被指为侵犯人权。


好些日子前,大学生说政府控制大学,高教部决定将大学自主权归还各大学,但是现在的大学生却说大学当局的权利太大了,要把权利归还学生,是否要把整个大学的行政权交给学生呢?直至今日为止,那些高喊要废除大专法令的学生是否有真正看过整份大专法令?知道大专法令内所谈的条例是什么吗?当大学生知道大专法令的内容时,这些只会跟随口号的大学生就不会如此地高喊“废除”两字!倘若反对派人士或学生是针对大专法令内的第15条款,即不允许大学生参政的条款来呛声,那是无知的,因为我们只能沿用“修改”的字眼,而并非废除整个法令,因为整个大专法令所提及的不只是第15条款,而其余的条款是关系到如何录取大学生及大学的行政操作。


从进入大学到我今日离开大学近一年多了,吵个不停的废除大专法令,原来是一班只会跟随前人口号而盲目跟从的学生所操弄的课题,目的何在?不外乎是反对党人士要利用这一个课题作为反对党课题的筹码,而利用这些学生来炒作这以学生悲情出发的课题。大学是一个小社会,是学习“如何在社会学习”的开始,民主从此开始也是无可厚非地,因此反对派人士想利用小社会来操作社会大课题,可能这是反对党人士的“用心良苦”,但是利用这些寒窗苦读十多年的学生来玩弄课题,是否妥当呢?


政府提供免费教育,让一个7岁的小孩一步一脚印地来到大学的阶段,为的是为国家栽培人才,但可悲地是,有些学生不惜以自己的前途来捍卫校园的民主,值得吗?倘若要真正为国家做出贡献,为族群与社会付出的话,来到社会方高喊民主的口号,这不是对得起自己的父母,更对得起社会的做法吗?我没有苛刻地说,要求政府栽培出来的学生应该效忠政府,不可成为反政府分子,毕竟政府栽培学生,不外乎希望大学生要有思考的思维,不是盲从分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