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7日星期六

泪别昔日战友


此景已成不堪回首的往事?


我是这样告诉我的朋友,“我见识了20多位同时变脸的功夫”,昔日战友,今日敌人。就算十多年的战友,也不及一时的富贵荣华和权位名誉。也许真的没有逼供,但联合签署又如何作解释呢?翁诗杰今天不走,也许失信于大家;但是,他并没有说不走,只是他希望完成直选的工作才走,更没有说要干完这一届的任期。为何要迫不及待地更上一层楼呢?何谓没有更好的办法才这么做?只因为重选不是最好的办法,要翁诗杰下台才是最好的办法,不然蔡派人士不会善罢甘休?没有与翁诗杰商量就说是没有办法,难道领袖的智慧面对穷途末路?


我今天的确处在无奈和为难的局面,我琢磨了好久,不知道该不该撰文说些自己对中委会后的想法。也许不只是因为为难那么地简单,更多的是还有一班好同僚,不想因为政治,失去朋友。但是,今日真的好无奈,难道“政治没有永远的朋友”是这样来做诠释的吗?一个下午,朋友不再是朋友,敌人可能变成朋友。一瞬间地改变,真的有点想呕,就好像自己泡在热水后,再跳进冷水般地适应不来。也许我们都有一样地感觉,那便是不知道如何面对彼此当下的尴尬。


廖仲莱说他有陪同翁诗杰到全国去,要中央代表“支持翁诗杰”。他说出事实,但意义错误。何谓“支持翁诗杰”,我们亲爱的中央代表们,大家可曾听过今天的变脸大师说要中央代表支持会长理事会的决定,可曾说要支持中委会的最后裁决?!为何今天是变象的“支持翁诗杰”呢?为何从集体承担变成“翁诗杰个人”的事情了?我还记得某个变脸大师曾说过,“总会长只是负责主持会议,决定不是总会长一个人说了算的”,怎么今天变成了翁诗杰个人的决定来了?为何不是集体承担后果,变成由翁诗杰一个人来负责呢?是的,总会长说过会负起全责,就因为总会长的“这一句话”,把责任推到一干二净。


没有逼宫的说法可以听得下去吗?今天,要走的依然会走,好比当年的马哈迪般,走一定会走,绝对不会像马哈迪说走却要等到多年后才走;但就不要像安华,过于激进,反而益了阿都拉,但愿今日的蔡细历不会是当年的阿都拉,捡个便宜货。换个讨论的方向,刚刚看了《辣手杂志》的新闻网站,可笑得很地是翁诗杰需要找周美芬和何国忠来拟定其辞职信,还说他们的中文造诣很高。翁诗杰本是写作才子,年轻时期的著作更获得不少奖项;其多年秘书黄智伟可是中文系毕业的,何以需要两位副部长代劳啊?有时候,写新闻要有其逻辑性,否则难以令人信服。


昨天,听到王赛芝的谈话,我感动极了;看见陈清凉的大声怒轰,我兴奋极了;眼见郑联科的护送,我欣慰极了……没有人会发现王赛芝的立场坚定,没有人会发现这陈清凉的女人心男人气,更没有人会发现郑联科的忠诚。未来如何,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当下的他们是深翁主将。为何我要说未来如何,我不知道;因为太多的“惊喜”出现了,让我更警惕。我对此政治变卦的局面,好说也蛮熟悉,毕竟曾经参与校园政治,并不陌生。只是没有想到提拔上来的人也趁火打劫,那才可怕。有些人什么都不是,败了大选,受委上议员,当上官来了……但却也当起重炮手来了。


我知道很伤,但也该明白,这就是政治的丑态......

20 条评论:

PoliBug | 波力拔克 说...

恩霆啊恩霆,难道你现在还看不懂什么叫做真领袖吗?蔡细历一无所有时,身旁尽是兄弟,马华全国的代表有一半坚持站在他的身边,翁总用尽资源都换不到,这叫做得人心,翁诗杰等学一辈子都碰不到膝盖!将他比作阿都拉,你是不是疯了?翁总身边的人尽是这般想法,难道他要走到今时今日这步田地!

王赛芝在担心她的副部长,陈清凉在忧虑他的港务局主席,郑联科靠蔡细历的票取得中委,今天他干了什么好事?睁着眼睛,我和你打赌一盘炒饭,三个月里他不叛翁算我输!

吴启聪 说...

坦白说,这只是一个因为利益而结合的团队,再怎么团结都好,都肯定会因为利益而分裂。

我只能说,马华确实需要很庆幸一点,翁总并没有带着这群“战友”继续领导马华...

1 mca 1 team!

一个马华,一个团队!

丘仲尼 说...

小兄弟,你涉世未深,很天真,也很可爱!
你在翁总身边伴君如伴虎,但是,也让你看见了别人无法看见的“真相”--原来如此!

马华中委会上演古龙名著“流星、蝴蝶、剑”,印证古龙名言“你最相信的朋友就是你最可怕的敌人”,让你不敢置信,晚上还会发恶梦!

对政客仲尼而言,中委会若不“迫宫”才是大新闻,才是违背马华政治逻辑的行为;“迫宫”显现“马华政治领袖”的真面目,。

马华政治人物的道德情操跟做鸡的妓女一样,向着有钱(权)大爷靠;搞政治不争权夺利,还不如回家睡觉!有机会争就要出手,有洞就钻,乃马华政客本色也!

希望你张大眼睛再看一看,好戏正上演。。。明天,马华会更热闹!

匿名 说...

《辣手杂志》的网上新闻是廖派对翁诗杰最新的攻击武器,背后操作的人是魏家祥和蔡金星...http://www.laksou.com/...歪曲事实,说廖仲莱是受害者,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就想问,什么联合签名要求翁诗杰下台的事到底谁是受害者?

Optimus 说...

波利,
咸菜身边的也是一堆唯利是图的乌合之众,还不是失势的前元老。想利用他绊倒翁之后才上位,借刀杀人也。

匿名 说...

恩霆,与你分享这一篇可能你也认同的说法,只是你还没有胆子说出这些话,可能好像你说的,很多都是朋友。

http://moonpalace001.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17.html

朱刚明 (Chu Kong Ming) 说...

他当年标榜的马青'有情有义'的英名,现在也跟着'落井下石'的卑鄙行为而一并给烧掉了.

只要我们中央代表们不肖他们这类政客之所为,并以不再支持推选来加以惩罚之;那这些无用之徒以后将会'绝迹'.

匿名 说...

政治就是如此
倘若廖仲莱今天不上,他的马会乖乖就范,陪伴一个没有党民意的失意总会长吗?如果廖不行动,其他人也会行动,而廖甚至会被刷下马的。
翁总能怪谁?
当初黄家定领军出战全国大选,马华战败沙场,黄家定承诺推位,在黄家定失意的这段时期,翁诗杰有没有陪黄家定作战?有没有做总会长的后盾呢?结果当年翁总就冷手执个热煎堆,顺势做总会长,还把黄家定年代的大将一一排除出去,打算做一个强势总会长。黄家泉还被迫委屈求存,在自己的资历远比翁总高的情况下和翁总搭档竞选老二。
今天,翁诗杰还能怪谁?当年自己有没有在总会长最困难的时期帮助总会长呢?还是冷眼旁观呢?为何当年不敢怒敢言力保黄总呢?
这个道理要明白。这个就是政治的道理!
陆银佑当年说“皇帝要我打总团长的位子,我就不能不打”,今天廖派甚至中委面对的情况就是,“基层要总会长走,我不能冒犯基层力保总会长”..“基层要我打,我不能不打”...
开除蔡真的是集体决定吗?早在黄家定的年代,不见得廖仲莱派系的说要开除蔡医生?还是总会长多番暗示要开除,所以众多中委被迫配合呢?
恩霆,不要把翁总做到一切就认为他永远是对的。
你应该知道怎样进谏你的老板。

匿名 说...

拿督斯里張慶信表示,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拒絕辭職,阻斷了馬青總團長拿督魏家祥要當廖中萊副手的計劃。

「根據馬華黨章,只有署理總會長才能接任代總會長,因此廖派現推舉他出任署理總會長,以便當廖氏順理成章成為總會長時,魏家祥能出任老二。」

至於魏家祥在中委會的反應,消息稱魏家祥是「最沒有講話的人」,其不尋常的沉默作風令人生疑。

“華人的原則是這樣的嗎?華人的道德、宗旨是這樣的嗎?”

陳不平 说...

吴启聪 说...
"坦白说,这只是一个因为利益而结合的团队,再怎么团结都好,都肯定会因为利益而分裂。"

吴启聪先生說得對极了,但如改成"坦白说,馬華只是一个因为利益而结合的团队,再怎么团结都好,都肯定会因为利益而分裂。"則更為貼切。

路見要鳴 说...

出来混的,应该了解江湖规则,
政治圈子也一样,
没有所谓对错,
只有名利之争.

今天剃人头者,人亦剃之,
何苦呢?

其实做人做事,
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话与事说绝了,
最后伤到的是自己!

匿名 说...

mau cari angpau!!
so ,wat to expect fr them.
anyway the show is much much interesting than the HK TVB series!!
give me more!!!

Freddie 说...

恩霆,

‘一个下午,朋友不再是朋友,敌人可能变成朋友。一瞬间地改变,真的有点想呕,就好像自己泡在热水后,再跳进冷水般地适应不来。也许我们都有一样地感觉,那便是不知道如何面对彼此当下的尴尬。’

--------------------------------

在政治的权术游戏里,人心难测,适应不来不来也得适应,没有所谓的尴尬不尴尬,搞政治的人,面皮就是要比牛皮厚才能企立不倒,老蔡就是榜样。

这些中委肯定会继续咬住‘翁总必须独自负起全责’包括那不信任票及政治道德向他逼宫,逼他辞职。现在翁总还是合法的马华总会长,中委会没有全权力叫总会长辞职,所以,翁总的手上可用的方法还是很多,就看他如何去运用。

老廖是卫生部长Minister of Health 和Hell (地狱)同音,他是盟主,支持他的那些中委应该叫地狱联盟,马华党争不断,现在又打开了另一个地狱门,同志们,一起沉沦吧。

匿名 说...

看来大家都合理化了政治上的肮脏...污浊的空间不该有清新的空气吗?大家的合理化,好像他们都没有错咯!

Mic 说...

他们当然有错,但是今天的地步时老翁自己导致的,人也是他选的。他一直以为老蔡是他最大的敌人,其实真正的敌人都在他身边。

匿名 说...

哈哈,恩霆,你这篇文章自相矛盾哦,还是说其实你毫不知情,但是却被迫埋没良心护主,还扮到自己什么都懂哦?
你说你的老板不可能要周美芬和何国忠草拟辞职信,还说辣手杂志故意编写和捏造新闻,我想你应该道歉吧?
连马青副总秘书秋俊今天都跳出来证实老翁要米粉和国忠写信,你怎说没有?还无赖人家捏造新闻呢?
可以解释一下吗?

林恩霆 说...

我会道歉,若是事实。

匿名 说...

不过,我有觉得奇怪。为什么罗秋俊不是马华中委,又可以知道真相。看辣手的新闻,好像事发的时候,只有翁总和马华中委在一起。罗秋俊的话也不符合逻辑...

匿名 说...

秋俊是翁派的监票员,怎会不和翁总在一起啊?对不对?
这个故事说明以后写部落不要乱写,不要只会诬赖周副总和何中委!

匿名 说...

罗秋俊好像不是监票员?!

8名代表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的監票員分別由各州的代表所組成,包括林培興、陳章成、梁榮興、吳心一、練月圓、賴佩玉、陳協成和李森源。

http://www.sinchew-i.com/node/119162?tid=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