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1日星期日

剿灭马华后的局面



行动党籍国会议员张念群所发表的“剿灭马华”言论,顿时掀起华社一番思考,更引发舆论界的讨论。

“剿灭马华”是行动党的历史使命,这话说起来士气高昂,激发三军气势,但仅仅是政治使命,实际上行动党是否做好取代马华的使命呢?

投票给行动党,是建立在对马华的不满,甚至对巫统霸权的抗议,但绝不是因为林冠英或行动党所执行的政策取悦人民,至少在槟城以外的地方都不是,更甭谈选民认为行动党可以取代马华。

若选民真的认为行动党可以取代马华的话,那就不必“服务找马华,选票投火箭”,而这句话却实实在在反映了当前华社的政治状态,即使跳槽后的前副首相慕尤丁也承认这一点。
假设行动党成功剿灭马华,意味着马华在全国各地的国州选区皆败北,那么未来5年的国家情况将陷入怎么样的局面,尤其是华社。

也许我们真的无需先考虑国家将如何,而我们该先思考的是,我们捍卫和奋斗数十年的华教事业、华人商家、华裔企业、外劳政策、移民政策、文化传统、大大小小关乎华裔的利益等等,该如何独自走过这未来的5年。

当我们全力支持剿灭马华的同时,我们该思考三个可能出现的选后局面。在没有马华国会议员或内阁代表的情况下,华人的利益是否得以提升,抑或是获得至少的“维持”呢?!

这三个可能出现的选后局面是,第一希联全面赢得政权,其二是巫统与东马国阵成员党的席位过半,继续执政,第三种局面就是存在着组织联合政府的可能,意味着没有一个政党可以过半执政,或是任何一个政党退出联盟后,在有条件下与某个联盟组织联合政府。

我们先谈谈第一种可能性,全力支持行动党是好事,尤其是希望联盟全面掌控政权之时,行动党在政府内的代表性明显,占据影响力,而这是大部分华裔选民最期望的结果。在这种政治结果中,马华民政党是否存在,根本无伤大雅。

第二种可能出现的局面,巫统与东马国阵成员党凭着赢得的席位,成功过半执政,但这执政集团中没有了马华和民政党。也许东马国阵成员党当中还有一些华裔议员,如2013年大选胜出的叶娟呈受委教育部副部长(当时马华退出内阁),但其实际作用与马华代表当教育部副部长的作用相差甚远。若不信,问问董教总。

最后一个可能性就是乱局,希联与国阵各占半壁江山,这时候的国会议员看似非常珍贵。跳槽谣言满天飞,议员的个人跳槽已够头疼,若是整个政党退出联盟呢?网络冒出许多类似的看法,即敦马哈迪只要倒纳吉,而非真的要倒国阵巫统,这话说来刺耳,却是警惕。

没有人可以拍胸膛保证,敦马领导的土团党在大选之后,不会带着赢得的国会议席回归巫统,尤其是“条件谈妥”的情况下。纵然他老人家言辞凿凿说“永不回巫统”,但翻开历史,敦马不遵守诺言的事迹比比皆是,而最为令华社心痛的莫过于1999年大选,华团向敦马提出诉求,敦马为了华裔选民,应酬点头;选后,他却指华人是共产党,令华社对敦马大失所望。

若敦马拉大队回归巫统,那也意味着行动党和华社如2013年大选般,重蹈覆辙,被伊党耍得团团转,如今只是换了土团党。

华裔选民经历了2013年大选的教训,深知华裔选民绝不是造王者,更不可能在友族同胞和东马选民不寻求改变的情况下,单独执行改朝换代的使命。对于如此不确定性的局面,华裔选民必须多番思量,尤其是那些马华濒临败选或以微差多数票落败选区。是否愿意协助行动党完成剿灭马华的历史使命,其实仅仅取决于那马华目前胜选的7个国会议席。若果想增加马华在国阵的代表性,马华有较高机会翻盘的选区也不超过8个席位。

因此,在这7个马华胜选的国会议席的华裔选民,将决定华裔在这个国家未来5年的走向,而这走向也得取决于友族同胞的政治选择,否则的话,自讨苦吃的依然是华裔。


2018年1月14日星期日

行动党为何接受敦马再度拜相?


土团党主席敦马成为希联胜选后的内定首相,旺姐则被选为副首相。“马旺配”看似没有完全获得希联支持者的接受,如卡巴星之女桑吉柯、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等等。即使大会当天,也有98年烈火莫熄支持者闹场,高喊反对敦马出任首相。

敦马被推选为希联内定首相人选,过程并不顺利,至少公正党方面,没有那么确定这一件事情。拉菲兹解释说公正党担心,一旦宣布首相人选,可能重演2013年大选的错误,获得一方选民的支持,但却引起其他选民的反弹。

换句话说,拉菲兹担忧宣布敦马为首相人选后,可能争取到某一部分的马来选票,但可能也失去从1998年烈火莫熄运动开始支持他们到现在的选民,导致公正党的马来选票进一步滑落。

这是公正党合理的考量,但行动党又基于什么原因,从未反对或担忧该党支持敦马出任首相之后,可能引起支持者或支持他们的华裔选民的不满?

对于行动党如今与敦马合作,甚至支持他再度拜相,所祭出的论述,即敦马可以吸引马来选票,敦马做不了多久的首相、土著团结党的席位太少,救国大局为重等。

敦马可以吸引马来选票,因为马来选票对他的支持,都是建立在敦马担任首相期间,延长执行新经济政策的期限,对华裔华商百般刁难,剥削华人企业利益而获得的支持,马来社会对他的崇拜都是建立在敦马利用政策刁难华人而获得的。

敦马今年踏入93岁,可能做不了多久的首相,虽然我仍希望他老人家长命百岁,但属于他的年代已经过去了。国际社会在过去一年,选出许多年轻领袖出任国家领导人。纵然我们非要推出年轻领袖当家不可,但至少也不该选一位过于老态龙钟的领袖担任领导。

当新加坡政府计划在今年选出第四代领导人,这也意味着66岁的李显龙即将退位,而我们还推举93岁的过气领袖担任首相,那岂不是走回头路吗?

土团党竞选52席而已,就不能翻天覆地吗?那么在上一届大选赢得21个席位的伊党怎么就搞垮民联呢?土团党竞选的议席不多,但若给土团党赢得20席,而又在微差席位下执政中央,那么谁敢写包单,土团党不是伊党2.0,到时再与巫统谈判,以敦马之子出任副首相,作为与巫统组成联合政府的条件?

救国大局为重,从字面上是大义凛然的,但加上敦马就大打折扣了。救国为大局,那政治原则却是次要?今天的这个国家若真的如此地乌烟瘴气,损害人民利益的高速大道合约、保护国产车政策而牺牲公交设施和迫使国人购买昂贵的入口车、华企逐步被马来企业吞并、国行炒外汇亏损300亿令吉丑闻、行使恶法内安法令对付政敌等等,都是敦马在位时的“杰作”。

敦马在救一个被他自己弄得病入膏肓的国家,难道行动党同仁不觉得讽刺吗?行动党看似忘了自己过去30余年来,对敦马所做出的批评和指责。他们抨击了敦马长达30余年,最后发现自己可以轻易地原谅对方,而且是以“救国为重”而含糊过去。

行动党可以接受敦马,甚至可能是敦马加入希联的最大推手。行动党没有公正党的顾虑,原因不外乎是他们相信大部分华裔的选票会相信行动党所说的论述,就好像2013年一样,“投回教党一票就是投行动党一票”,如今只是把有关口号改变一下,“投敦马一票就是投林吉祥一票”,就可以让华裔选民对行动党的支持度毫发无损。行动党希望华社与他们一样,原谅敦马,放开所有,向前迈进,应该是让他们向布城迈进。

刚才所说的,当然是最美好的。然而,即使支持敦马之后,华裔选票有所下降的话,对行动党来说也是值得的,因为华裔选票下降的幅度绝对不会比敦马吸引马来票来得多。相反地,敦马吸引马来选票不仅可以弥补伊党出走后的缺陷,也可以打击向来被认为依靠马来选票过关的死敌马华,就好比把马华胜选的亚罗呀也和丹绒比艾交给土团党竞选。

总括而言,行动党对自己所可以赢得的华裔选票非常有信心,因为华裔选民在2013年大选,给予行动党高达85%的支持率。即使华裔选票因为敦马因素而下滑,也无阻行动党在目前的选区胜选,唯独需要担心的是投票率可能降低,进而影响多数票。

2018年1月11日星期四

伊党出走后的希望联盟




希望联盟(希联)大会甫落幕,大会上确定两件事情,即正副首相人选及半岛国会议席分配。每一项决定都有其赞成与反对的声音。

正副首相人选早已呼之欲出,而此课题的话题性不在于“马旺配”,但确是安华与家人如何接受敦马作为他们的代表。安华实在不容易,但也无可奈何,毕竟希联当中,能担任首相人选,且受到希联各政党和支持者认同的人选,并不存在,除了敦马。

半岛国会议席分配中,土著团结党与国家诚信党的席位原本是属于伊党,但后者退出反对党联盟之后,该议席就归后来加入的两大政党所有。

希联的策略就是希望借助敦马领导的土著团结党与国家诚信党取代伊党出走后的马来选票真空,而这一个策略是否能取得成功,老话一句,没有开票就没有答案。

根据席位分配的形势看来,希联内部并不看好国家诚信党可以取代伊党,收割保守马来社会的选票,但却认为土著团结党可以偷得国阵巫统的选票。

若说伊党离开之后,希联出现大约20%的马来票流失,而国家诚信党的任务就是减少流失,但这项任务几近失败。因此,希联把目光转向巫统的选票,目前看似只有土著团结党有能力降低巫统的支持度,而这也是希联目前唯一可以运用在马来社会的策略。

然而,土著团结党必须在巫统身上,偷取更多的选票,以弥补伊党出走后的真空。换句话说,伊党带走多少,土著团结党就必须从巫统身上挖走多少选票。要不然的话,希联不仅无法保住上一届由伊党(目前将由土著团结党和诚信党竞选)所赢得的马来人占多数议席,甚至也可能断送更多的混合选区,而这一种趋势将冲击公正党。

届时,国阵巫统将在大部分早前有民联所赢得的选区,以微小的票数胜选。若这一个局面出现,那么也应验了默迪卡民意调查所推测的,国阵将取得三分之二的国会议席。

除了默迪卡民调中心之外,连由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所赞助的INVOKE民调中心在他们所做的民意调查中,也做出一模一样的推算,即希联在马来社会仅仅取得13%的支持率,刚巧两份民调都在去年11月至12月期间所进行的。

当然我们不能以偏概全,断无法以一样的选民支持率放在所有的选区上,毕竟走过2013年的“选党不选人”,来届大选可能出现部分选区是“选人不选党”。同时,我们也必须胥视伊斯兰党的竞选策略,若伊斯兰党在全部的马来选区和混合选区都插上一脚的话,那么希联的前景势必堪忧,毕竟伊斯兰党的基层势力不容小觑。

总括而论,失去伊党的希联实力大受打击,虽然这并不是大部分希联支持者所能接受的,但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希联如何弥补这一个缺陷,除了找来土著团结党和国家诚信党之外,更需要给反对党马来选民一个把票集中给希联的理由。

2018年1月6日星期六

希望联盟的隐忧


全国大选将在未来半年内举行,一踏入2018年,朝野各阵营开始摩拳擦掌,攻城掠地,以期在往后5年,在我国的政治版图上占一席地,政党领袖得以延续他们的政治生命。

即将来临的大选虽被吹捧成“大选之母”,但其震撼度却有待观察。相较于过去两届大选,反对阵营在这一届大选存在着数项隐忧,而这些隐忧都将直接影响选民的投票心态,进而成为希盟入主布城的绊脚石。

首先,这一届大选将出现三角战,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过去两届大选的壁垒分明已不复存在,拒绝国阵的选票将被分散。伊党不加入希盟,社会主义党也靠边站,让希望联盟在数个混合选区面对极大的挑战。根据观察,希盟各党都有可能损失一些议席,而行动党的受伤程度最低,但看似也无可幸免,其中可能受影响的国会议席包括柔佛州的峇吉里、居銮和彭亨州的劳勿。

其二,2013年全国大选之后,反对国阵的政治凝聚力开始消退,没有了过去大型集会的号召力。也许人们会认为集会人数不能反映反对国阵的势力,但绝对会动摇“中间选民”的关注和思考,潮流会让人不加以思考地疯狂追逐,但也会让人容易淡忘,不留痕迹。

其三,议题仅仅围绕在一马发展公司和26亿令吉政治献金,而这两项课题发酵至今已两年,对选民来说,这已是熟悉的课题,而且也已被消化,消化后成影响力减弱的课题。若希盟无法像2013年大选前,挑起公寓养牛、莱纳斯稀土厂、边加兰石化厂计划、选举不公、高教学费全免的议题等等,让特定的课题针对特定的社会阶层,那么希盟的情况将会难上加难。

再来,就是影响选民对朝野政党观点的印象分,换句话说,希盟如今也背负一样的政治包袱,尤其是敦马如今主宰希盟。希盟一味挑起贪污腐败、中国外资、王室课题等等,不会收获明显的效果,因为希盟有担任首相长达22年的敦马哈迪,他所背负的政治包袱,远远比仅担任首相9年的纳吉还要多,国阵即使不能明枪明刀地指责,但也足以堵住敦马等人的嘴巴。

当敦马试图为人们的批评作出“非直接”的道歉,甚至为90年代开除首席大法官敦沙烈阿巴斯作出解释时,我们就能意识到敦马对过去的施政和指责,已陷入穷于应付的状态。敦马可以解释的课题,他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但无法理清的课题,他就选择沉默,如茅草行动。

敦马的政治包袱也让很多选民,甚至是希望联盟领袖对他再次出任首相有意见,而这又再次挑起希盟选前无主帅或无首相人选的课题。敦马再拜相的政治决定,是否会为希盟带来选票,抑或是吓跑了选票,这是必须衡量的议题,免得得不偿失。

总括而言,若说2013年大选是将一个烂苹果丢弃,换个好的;那么2018年大选将会是两个烂苹果,选一个没有那么烂的。对于不同的选民,何为之烂,何为之不烂,看法有别,但可以确定地是,少了议题的共鸣,少了潮流效应,中间选民的投票倾向和主动性还真地难以预料。

2017年11月20日星期一

引“青兵”入关者



话说最近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揶揄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是大马版吴三桂,直指廖中莱出卖华社利益,并与伊党一唱一和。

谈到吴三桂这号历史人物,后代人都标签他为叛国贼,出卖汉族江山的大奸人。然而,这是历史的一个角度,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没有了吴三桂,这清朝尔后的太平盛世不存在,而李自成所领导的大顺军队也未必能抵挡清兵的追击,战火将会持续。

吴三桂身处的那个年代,明朝已经是一个奄奄一息的政权,民不聊生,才会让从南部起义的李自成有机可乘。吴三桂打开城门,让清兵入关,为的是家人和红颜陈圆圆,因为李自成杀害吴三桂一家三十几口,属下霸占陈圆圆。然而,这城门一开,也开启了清朝数百年的江山大业,更迎来了数百年的康乾盛世。历史没有为这城门一开后,开启太平盛世而正名,但却为了吴三桂断送汉人江山而遗臭万年。

回到大马版吴三桂,廖中莱与林冠英二人互指对方是吴三桂。对于华社来说,数百年前的汉人就是今日的大马华裔,他们选择性地相信所谓的背叛,却看不到安居乐业;汉人看到出卖汉人江山,却看不到后来的康乾盛世。

同样地,林冠英在过去两届大选,都选择与哈迪阿旺合作,跟这一个大马版青兵合作,难道不也是开启了雪州人民期盼已久的雪州太平盛世吗?

2008年与2013年的两届大选,行动党、公正党和伊党组成政治联盟,在互惠互利的情况下,三党的大选表现明显比过去大选成绩较耀眼得多。说说伊党这个青兵,比起2004年大选前的成绩,青兵在霹雳州、雪州、柔佛州和马六甲州赢得州议席是明显有所增加,尤其是雪州。

2008年前的11届的大选中,青兵在雪州总共仅取得5个议席,甚至在多届大选中取得零议席;然而,当行动党和公正党与青兵合作之后,在2008年的单届大选中,青兵就赢得了8个州议席;2013年大选,更是赢得了15个州议席。

行动党与公正党的引青兵入关,为雪州带来新气息,这也是选民老百姓所期待的政权,不是吗?行动党与青兵断交后,依然与青兵联合执政雪州,说是不要辜负选民的委托,更足以证明行动党、公正党与青兵的合作,才能开启所谓的雪州“康乾盛世”。

来届大选,失去青兵的协助,雪州政权岌岌可危,而公正党早已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公正党内部才出现联伊派和反伊派。联伊派极力拉拢伊斯兰党,避免出现三角战,其中包括了公正党内华裔议员蔡添强,许来贤和黄洁冰,那么这些华裔领袖是否会被林冠英标签为吴三桂呢?但是,林冠英说这是公正党内部的事情,不加以插手。

林冠英的“吴三桂”骂得看似理直气壮,但一想到行动党依然与青兵一同管理全马最富有的州属时,其联盟内的战友不乏是支持与青兵合作,那么所谓的理直气壮顿时消了气似的,还摸不着头脑的想想,到底谁才是吴三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