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3日星期五

左看右看选区划分

选区划分课题闹得沸沸扬扬,坊间说法是选区划分让巫统和行动党壮大,摆在眼前的政治局势,这说法显然地合乎情理,但巫统也不满选区划分结果。

与其说巫统和行动党壮大,不如说选委会把选区“重新调整”后,让混合区消失,不同的种族回归自己的游乐场。马华、民政党或行动党要争一日之长短,就在华人区斗个你死我活呗!

同样的,调整之后,马来人区更马来人,巫统、伊斯兰党、土著团结党和国家诚信党则大可在这马来人的游乐场一较高下。那么靠着城市马来选票和华人选票吃胡的公正党就呜呼哀哉了!

2008年之后,马华领袖曾高喊让马华多元化,吸纳非华人党员。行动党和公正党,即使是国家诚信党,都认为自己的政党路线正确,符合当前国人的期望,即不分肤色,共享国家资源。

然而,选委会划分选区的做法,犹如让马来西亚倒退。该委员会让马来西亚的政治版图以种族来区分,没有了混合选区,只有种族性标签的选区,变相鼓励政党趋向种族化,对国民团结造成极大的伤害。

当朝野政党以选区种族比例分配选区的话,非马来人政党只能竞选少许的非马来人选区,更甭谈染指混合选区,因为那已经不存在。一旦马来选区产生大部分的马来议员的话,无论是土著团结党、国家诚信党、伊斯兰党或巫统胜选,都会强化伊斯兰议程,甚至祭出伊刑法。

若正如坊间所说,巫统为了巩固政权,推出选区划分。那么国阵继续执政的可能性相对地提高,但在这选区划分的情况下,国阵内部的华裔政党代表—马华和民政党又难以突围,毕竟大部分华裔选民不支持,而选区划分又让马华和民政党未战先败。喜欢与否,看来华社还是要依靠行动党在外大喊大叫,才能保障大马华人的命运了,但可能是事倍功半!

对于行动党来说,从政党利益角度出发的话,那么行动党可能就从此成为不败神话的主角,毕竟行动党创党至今,都仰赖华社的支持而屹立不倒。如今选委会把华裔选民推向行动党,那么行动党自然立于不败之身。

当然,行动党的格局不仅仅是个人政党利益,他们放眼的是布城执政权,选取划分倒是给这一个梦想出了个难题。当伊斯兰党跟自己断交后,他们只能希望国家诚信党和公正党争气。

回归现实,国家诚信党根本无法在马来人占大部分的马来选区突围,公正党在过去一直竞选的混合选区则已不存在,现在反过来 需要与伊斯兰党和国家诚信党竞争马来选区。坦白说,公正党与马华和民政党的情况不遑多让,虽说马华是华裔政党,但是该党的票源是多元化的。

相较于多元种族政党的行动党,马华的尴尬却是说好代表华人,却能获得三大民族的票源支持;但行动党高喊代表各族,但只能吸纳华裔选票,马来选票却拒于千里之外。

选委会的选区划分,让需要混合选票过关的政党陷入生存的挣扎,但对于一直刮收单一种族选票的政党来说,却是喜讯一个,如巫统和行动党!

2016年9月12日星期一

马华民政的烂船三分钉


过去的周末,两位巫统高层领袖对国阵华基政党马华和民政党前后奚落,先是副首相阿末扎希呼吁槟城民政党和马华不要傲慢,应该跟随巫统的脚步,确保赢回槟州政权;再来就是旅游部长纳兹里调侃马华中委郑联科来自小党,要求马华退出国阵。

国阵华基政党烂船也有三分钉,2013年大选惨败,但依然收割15%的华裔选票;2013年大选后的安顺补选、砂拉越州选和6月份举行的双补选,投选国阵的华裔选票绝对比2013年大选时的15%还高。

民政党在安顺补选击败行动党、砂人联党收复失地,从行动党手中夺回过去失去的议席,再来便是双补选,华裔选票回流国阵介于35%40%,种种数据显示马华和民政党有机会取得比2013年更佳的成绩。

马华和民政党在国阵成员党当中,掌握的议席数量的确尴尬,但若以非巫统以外的政党自居,这一股势力将足以让巫统畏惧,重之可能动摇国本。

还记得今年5月,巫统放行伊党在国会提呈“伊斯兰刑事法”动议,此举获得国阵巫统以外的成员党团结一致,对巫统隔空喊话,砂拉越和沙巴国阵更是要求巫统收回成命,甚至有政党领袖扬言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就脱离马来西亚。

巫统对马华和民政党的奚落,并不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政治效益。除非行动党加入国阵或与伊党来个马来人大团结,否则的话,巫统想要取得华裔的支持,马华和民政党依然是最可靠的盟友。

巫统领袖常说马华民政党依靠马来选票过关,但事实上,巫统也在多个选区依靠华裔选票保着可观的多数票。若是完全对立的华裔选票,将让巫统痛失多个选区。

若巫统失去马华和民政党的华裔选票基本盘,抑或简单地说,所有的华裔选票与巫统是完全站在不同边的话,那么巫统选区却是险过剃头,有些选区甚至会败走麦城,而副首相阿末扎希和纳兹里的选区分别有20%17%的华裔选票,他们在各自的选区都没有赢得超过3千张多数票。

马来选票牵动国阵生死,决定马华和民政党的存活,但华裔选票却左右了马来半岛多名巫统领袖的选情,尤其是那些华裔选票近20%的选区。

过去的伊党因行动党而收刮可观的华裔选票,但在6月份双补选中,失去行动党支持的伊党在华裔选区大败,而巫统应引以为鉴。也许如今的马华民政党无法像行动党般,拥有庞大的华裔票源,但可以肯定地是,若马华民政不站出来为巫统助选,巫统可是与伊党没两样,最终落得全面被华裔拒绝的政党。


巫统今时今日所为,看似对自己的竞选机制相当要信心,但实际上是本性难移。槟州国阵主席邓章耀说得一点也没错,今天马华和民政党落得如此的地步,莫过于拜巫统所赐,而旅游部长纳兹里的言论不就是印证了这一点,奚落马华和民政党,对国阵没有任何的好处,对巫统更没有益处,只会让华社再一次证明巫统是霸道的政党。

2016年9月10日星期六

奥运英雄值得这一切


2016年里约奥运会,我国运动选手成功取得41铜的佳绩,创下历史上最好的成绩。在残奥会上,我国田径好手成功打破世界纪录,创下史上最好成绩,即三名选手获得金牌。
好成绩自然有尾随而来的奖励,这是我国建国以来,一直追随的传统,而这一种奖励的传统不仅仅出现在官方单位,如今私人界也跟随着政府的脚步,屋业发展商也给特定赢得奖牌的选手颁发公寓和奖金。私人界奖励运动员之余,又能做免费的宣传。

政府宣布给予残奥会获得金牌的选手的奖金与原本为奥运会选手订下的奖金数额一样。有人对此质疑政府薄待之前的残障运动员,有不公之嫌。然而,凡是都有一个开始,若说不公平,难道2016年夺得奥运银牌的男双组合所获得的奖励不比1996年获得银牌的男双组合更丰厚吗?为何不说这也不公平呢?

奥运英雄返国之前,早已经有政治人物以州政府的名誉,给赢得奥运银牌的羽球好手犒赏。先有槟州政府奖赏奥运混双银牌得主陈炳顺,后有甲州政府发奖金给另外一位赢得银牌的混双女神吴柳萤,同时也颁发较甲州子民吴柳萤所获得的奖金数额低一些的奖金给来自槟州的陈炳顺。槟政府看似也不甘示弱,也给吴柳萤一些奖金。

好了,槟州政府和甲州政府一来一往了,大家都看看霹雳州政府和砂州政府,如何犒赏跳水银牌得主张俊虹和小潘。当大家以为霹雳州政府对张俊虹没有安排接待回乡,有薄待之嫌时,霹州政府在张俊虹回乡第二天,即宣布获得霹州政府所颁发价值32万令吉的公寓和奖金。

无可避免的,网民开始质疑他们是否会获得太多的犒赏。他们从原本期待政府的奖金多少,直到批评运动员得到太多奖励。他们的心情是矛盾的,他们一方面认为政府应该给他们奖励,但却又认为他们不能获得那么多,更担心返国后频频出席晚宴和公开活动,会影响他们的心理素质和没时间训练。

网民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我国曾出现一对“钻石男双组合”,赢得全英赛冠军后,获得多项公开赛冠军,但最终还是攀不上更高的荣誉,在羽坛的舞台上渐渐失去动力。
然而,对于奖金方面,运动员有如此成绩,亦成功唤醒全马人民对国家的认同,甚至让大马人民团结一致,为同一个目标欢呼喝彩,所以国人无需质疑他们,因为他们比我们为国家付出更多。

运动员生涯并不长久,它会随着岁月的流失,年龄的增长,而慢慢地结束其运动生涯。短短1015年的职业运动员生涯,哪怕有一次的成功,也值得他们回味一辈子,甚至是运动生涯中最为辉煌的记录。当这一项辉煌到来时,且让他们收割过去数十年来的付出和坚持,而这也是他们应得。

记得有一位记者询问羽球一哥李宗伟是否会把高级公寓捐出来,一哥直接了当地说:“我还有两个小孩要养!”一句话回应询问者的无知,也说出运动员心里话,平常人可以用自己的专业,在三十余年内追求财富,但对于只拥有某个运动项目专业的运动员来说 ,他们只能有那少常人一半的时间,而机会也不会太多,可能就这么一次。


2016年8月31日星期三

桌底交易看廉价屋政策

日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槟州双溪槟榔区州议员林秀琴的父亲林吉祥涉及桌底交易,以换取廉价屋的丑闻,反映了社会与老百姓的另一个层面。

政治人物和媒体围绕在槟州政府是否涉及贪污滥权,槟州反对党民政党则一直对此课题穷追不舍,支持行动党的网民却也以“小贪无罪”或“错在林秀琴父亲”的论调,为槟州政府和林州议员护驾。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从另外一个角度来为槟州政府美誉一番,他说“桌底交易”也无法换取廉价屋,证明州政府的防贪系统奏效,但也说明槟州子民对廉价屋的饥渴。

抛开这些政治人物的一来一往,“桌底交易换取廉价屋”一案虽然没有打击槟州政府的形象,但也说明了槟州老百姓,尤其是愿意接受“桌底交易”的民众始终没有感受到槟州政府廉洁不贪的施政理念,依然相信金钱可以解决槟州希望联盟政府的官僚体系,这实乃对槟州行动党政府8年执政的一大侮辱。

这些涉及桌底交易的槟州子民接近州议员的亲属,除了走回行动党一贯不齿的贪污老路之外,更相信朋党关系可以解决他们以正式管道解决不到的问题。

州议员林秀琴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述说自己不知情,甚至扬言与其父亲林吉祥切割,母亲更说林州议员有权选择朋友,但无权选择父亲。林州议员的不知情,看似林州议员对身边所发生的事情欠缺敏感度,毕竟这涉及父亲的案子已纠缠四年,而且都发生在槟岛境内。

四年前,这批槟州子民一直渴望槟州政府可以为他们提供廉价屋,但四年后依然一无所获。除了这些走后门的廉价屋需求者之外,相信还有很多很多槟州子民透过正式管道申请廉价屋,但仍在等待之中。

据目前房价趋势看来,槟州大部分老百姓已无法在槟岛购买房子,他们必须越过槟威大桥,到威省一带购买房子。然而,近几年的北海房价也开始偏高,而老百姓也逐渐把买房子的地点转向威北和威南。

这一切证明槟州子民对廉价屋的需要挺高的,槟州政府需加速建造廉价屋,以造福多年等待的老百姓。与此同时,槟州政府也该设定政策,以防私人发展商所提供的房屋价格迅速涨高。

槟州政府官方网站显示州政府在州内多个地方建造廉价房屋,也公开给槟州子民提出申请,但网站却没有提供成功申请的案例数据。因此,槟州政府需要加把劲,别只把廉价屋停留在纸张上,应更新网络数据,这有助于鼓舞槟州子民申请,更能杜绝桌底交易。

2016年8月22日星期一

奥运的羽毛球情感


里约奥运会结束了,我国健儿取得自1956年参与奥运会以来,最为标青的成绩,获得四银1铜。这5面奖牌来自三项运动项目,即脚车、跳水和羽毛球,而这些运动项目都是我们所熟悉的,都是咱们国家在国际各项大型赛事获奖的运动。

作为马来西亚国球的羽毛球,全国人民都把注意力放在了这一项运动上,而我国羽毛球好手创造了史无前例的壮举,在羽毛球赛的5项项目上,其中的3项项目决赛有我国的代表,甚至比中国还多。

我们心中也许只期待李宗伟夺得金牌,但我们从来没有想到我国混双组合第一次杀入决赛,男双组合更是击败世界第一的韩国组合,一路杀进决赛。

外国媒体质疑马来西亚人民给李宗伟太多的压力,他背负着国家的使命。然而,对于每一位参与单项项目决赛的运动员来说,他们都背负为国家争取第一面金牌的使命,从过去的李宗伟一人,到今天的陈炳顺、吴柳荫、陈蔚强和吴蔚森,我国运动员一直都在进步当中。当然,我们不能否认目前仍没有单打选手可以取代李宗伟,而这是不争的事实。

李宗伟对垒林丹的那一场半决赛,是近年最伟大的赛事之一,可说是继伦敦奥运之后,另一场精彩绝伦的王者对决。他俩在技术、年龄和体力相符的情况下对决,在种种条件的撮合下,他们展开了今届奥运最瞩目的比赛,甚至较决赛更为刺激。

好喜欢中国网民的一句话:“谌龙打得赢33岁的李宗伟,但未必打得赢年轻的李宗伟”。是的,李宗伟这一次不是输给年龄和体力相符的林丹,而是输给年龄。但是,我们任何人都有输给年龄的一天,而我们和李宗伟都要接受。

奥运之后,很多人会围绕着林丹和李宗伟,听听他们说说彼此的老对手、老朋友。套一句林丹所说的话,看回2000世青赛的照片,一晃就是16年了,真叫人催泪。那一种因羽毛球而生的友情,或多或少,对他俩来说,是特别的骄傲,毕竟在值得骄傲一辈子的事迹上,总会让你想起一个值得你尊敬的对手。

坦白说,我倒很喜欢听听林李之间对彼此的评价和看法,那一种“识英雄、重英雄”的感觉让人非常地舒服,他们的故事可以写成一本小说,甚至拍成一部电影。


在竞技赛场上,我们可以是对手,但我们却也是相互成就的朋友。对于林丹和李宗伟,羽毛球历史上很难再出现如此惺惺相惜的对手,而林丹和李宗伟之间的亦敌亦友情谊,成了一段佳话。

*写下这一切,只为了纪念一段亦敌亦友的感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