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3日星期四

党争斜斜看


马华元老抢风头


马华元老纷纷出来表态声援蔡细历,计有陈祖排,冯镇安,曾永森,陈财和等等的老马华,他们口中所谓的心痛,指责这个那个的错。不想对元老不尊重,但是当我们在发言的时候,是否该扪心自问当年自己身处的党争时期,自己是否也是曾经争个不停呢?!曾永森在马华争输了,也退了马华,加入民政后,又在民政一争再争,又退了民政,现在又回来了马华。陈祖排,冯镇安及陈财和不也是AB Team党争时期的猛将吗?陈财和不甘寂寞,现在又回到征途上。华人社会里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批评马华的党争,就是这些曾经是过去马华党争历史洪流中的一分子就不可以,他们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也别想利用元老的地位来倚老卖老。这里得罪元老们,不是有意,只是实话实说,因为很恶心。

中央代表的认同是否可以否决法律责任


现在中央代表的心中都有一个疑惑,为何蔡细历的性爱光碟事件已过了21个月,直到现在才拿来定罪,翁诗杰是否有“公报私仇”的意图?!不仅是如此,第二个疑案便是当时的纪委会主席陈广才因蔡细历的自动辞职而宣布此案就此了结。过去了21个月,并不代表不曾发生过,而且作为一个族群的领袖,马来西亚第二大政党的领袖,他被针对的可能性相对地比他人来得高,尤其是在政治圈子内。朝野都恨不得要置对方于死地,因此蔡细历的“口交”刑事罪案不是我们马华不提就罢,敌对政党会就此罢休吗?我们可别忘了308大选,我们马华被牵连的种种指责,最为严重的便是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丑闻和蔡细历医生的性爱口交光碟。同志们,还记得当时敌对政党如何在群众大会羞辱我们马华吗?难道当年的恶耻辱,今天就忘了吗?公正党党员曾经就此口交案报案,因而才有了蔡细历到警局接受调查的新闻。蔡细历的性爱光碟论谁都会同情,他也被逼害,才会被人偷拍,但是若今天我们却因为这一份同情,而忽略了党的未来,忽略了民族对我党的尊重的话,我们将会成为将马华送入历史搅拌机内的推手。此外,21个月可以让中央代表忘却此事,甚至认为蔡细历已通过中央代表在党选的考验,理应原谅他;但是,21个月的岁月和中央代表的认同是否可以永远免被警方提控?是否敌对政党不再以此丑闻来攻击我们?也许今天我们必须牺牲蔡细历医生,如果爱党的话,应该选择退下,不再让自己所犯下的错误拖累了整个党及民族的尊严。

蔡细历拒绝翁诗杰的善意

党选过后,我们的确看到翁蔡不和的新闻出街。翁诗杰攻击蔡细历的性丑闻,蔡细历轰翁诗杰不给他部长做,往往与翁诗杰所倡导的党务政策唱反调。直到今年3月的60周年党庆,翁诗杰在党庆的演讲词上,脱稿演出,一句“一笑泯恩仇”来向蔡细历医生示出善意;在党庆活动后的记者会,翁诗杰一度寻找蔡细历,等到蔡细历来了才开始记者会。但是,蔡细历医生却在记者会后,自行再开一个记者会,说对翁诗杰的“一笑泯恩仇”没有感觉,感受不到对方的诚意。翁诗杰不就是把热脸皮贴向冷屁股吗?这就是蔡细历每一次都要向翁诗杰宣战的佐证,就算翁诗杰已经拉下脸皮,蔡细历还是不愿放下过去,非要挑起战争不可。



同情一个人或被别人同情你的族群?

今天,有一位来到我办公室做投诉的马来同胞对我抛了这一个问题:

“为什么翁诗杰揭发PKFZ的丑闻,但还是有那么多人倒翁?”马来同胞问。

“这是两码子的事情,揭发PKFZ是公务,是所有马来西亚人民想看到的;至于倒翁,是党务,因为开除了蔡细历医生。”我答。

“他们都支持蔡细历吗”马来同胞问。

“不完全,但数目也不少,部分的人是同情他吧!”我答。

以下这句话是说明了为何我要与大家分享这谈话的原因。

“今天同情一个人,未来就让别人同情你的族群。”

一开始的时候,我真的没有get到他要说什么,后来他再次地解释,我明白了。他告诉我说,连西方国家及先进的国家都不能接受涉及性丑闻的领袖来领导他们,而马华若可以,就只有让其他族群来取笑你,让敌对政党来攻击你。

马华的未来决定在特大

政党是决定民族的未来,今天马华经过了308大选后,华社有了第二个选择,那就是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甚至是回教党。当权派说马华不容许再分裂,这句话没有错,因为党选过后的马华,马华总会长和署理总会长的不和制造了很多不必要的言论对峙。马华如今只可以有一个火车头,只有一个领导人,而唯一被孤立的只有被牺牲,这个团对才能一致地将炮火对外,只有一个马华,一个理念,一个方向,马华才能迈向更稳健的未来。今天的马华党争,造就了同志之间的对峙,挺翁挺蔡派成了强烈的隔空骂战,但是我们都忘了真正的敌人是那个说我们是Mahu Cari Angpau的DAP,还有华社期待我们对抗的巫统霸权。但是,蔡细历为了延续自己的政治生命,祈求纳吉委任他为国阵总协调,这不就给巫统一个机会来牵着鼻子走吗?若再给这类出卖族群与党尊严的领袖来领导马华,那华社所期待的对抗和希望就会落空。我们无可否认,在当下的马华,我们只有改革,只有听取一个敢于对抗的领袖的号令,让我们在大团结下,对抗霸权和敌对政党一而再,再而三带给我们的耻辱。相较于前两任总会长,相较于前两任的交通部长,翁诗杰比他们果敢,敢于揭发弊案就是最好的佐证,面对霸权,誓不低头,而我们就是要这样的领袖带领马华收复在308失去的江山。说到这里,有人一定会说我在拍马屁,在捧大脚,我不介意大家这么说,但扪心想想,在大家的心里,除了说我捧大脚外,是否也对我所谈的一切有一定的思考。当然,大家也给了自己一个很好的理由去支持提案,倒翁等等的,但是相较于民族和党的未来,甚至是未来子子孙孙的未来,那一个很好的理由是否也变得渺小了呢?国家,党和族群的未来比一个人的政途,比一个人所谓的利益来得重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