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8日星期六

马来人政治势力大拼盘

前巫统最高理事拿督洛曼指国民联盟(Pakatan Nasional)的新联盟正在密谋酝酿成立,为新春佳节时期的政坛投下震撼弹。

对于与敦马合作而达致的马来人大团结的新政治联盟,巫统于2月7日召开最高理事会议,并在会议后由该党总秘书发出文告,内容指出继续加强推动与伊斯兰党的“国民和谐”,也间接表明拒绝与敦马合作的献议。

换句话说,巫统将继续地在野,也将不会走后门,在没有民意基础下加入政府。这是对民主精神的尊重,但这不意味着事情就这样结束。

巫统虽然不与敦马合作成立政府或组阁,但巫统可能会以另一种方式与敦马合作,包括继续支持敦马继续担任首相。

筹组新联盟的计划失败,他们肯定会另谋出路,所以大马政坛今年肯定不会安宁,毕竟安华派系人马和支持安华接任首相的希盟成员党将继续催促敦马交棒。若敦马欣然接受按时交棒,也并不代表这一切将回归平静,因为还有一个阿兹敏。

当然,倘若敦马愿意如期交棒的话,阿兹敏的威胁根本不足为惧。然而,以目前的情况看来,阿兹敏的立场依然强硬,这也表示敦马交棒安华一事存在变数,不然阿兹敏何以有如此胆量和勇气挑战未来首相安华。

无论如何,敦马和安华之间的嫌隙将扩大,这也将让这个政府处在风雨飘渺,一个如此不稳定的政府,或者说充满变数的政府,其施政有信任危机,影响外资信心,进而打击经济。

在纷纷扰扰中,有一点是肯定的,国民联盟的建议的确存在,首先敦马没有驳斥谣言,希盟重量级领袖没有人站出来辟谣,反而是倪可敏和倾向安华派系的巴西古当国会议员哈山卡林则异口同声说,没有民意基础的政府将最终遭到人民唾弃。两位希盟领袖的谈话反映了国民联盟的建议的确在酝酿,而抛出警告的谈话,而不是否认有关谣言。

总括而言,握着18席的伊斯兰党并不是棋局的主导者;相反地,敦马、安华、阿兹敏、阿末扎希和纳吉才是主角,他们将继续地在下这一盘棋,以为自己找到最好的出路和政治筹码。

2020年2月4日星期二

国民联盟即将诞生?


巫统最高理事洛曼日前揭露,巫统内部正在酝酿着与敦马合作的建议。据说与敦马合作的这一项建议并非空穴来风,其中被点名涉及的人物包括前国家耆老理事会主席敦达因,前国防部长希山慕丁和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洛曼指敦马的代表是敦达因,而巫统与敦达因牵线的则是希山。

洛曼也提到敦马与巫统的合作对象将包括伊斯兰党、砂拉越联盟、民兴党、马华和印度国大党,而这一个联盟取名为国民联盟(Pakatan Nasional)。换句话说,现有的希望联盟将会瓦解,另一个以旧有国阵模式的联盟将会产生。在这一个概念之下,敦马开出的唯一条件是纳吉必须停止一切的政治活动。

谈到如此的合作概念,我们不得不再回到国会,算一算各党的议席人数。以洛曼的说辞,巫统(39)、土团党(26)、民兴党(9)、伊斯兰党(18)、砂拉越联盟(19)、马华(2)和印度国大党(1)的合作,已经可以简单多数议席执政,但这并不是敦马最后的算盘。

若沿着这一个思路去探讨,行动党将会完全被排除在外,公正党部分分属阿兹敏派系的议员将会离开,也许投靠到民政党,再加入国民联盟。至于国家诚信党,是否加入该联盟已变得不重要,若加入的话,仅仅是锦上添花。

对于敦马的算盘,他想要继续地担任首相,提拔希山慕丁担任副首相,然后由其儿子接希山慕丁的班也算是理想计划。但是,在这样的一个以“马来大团结”的概念下所组成的联盟,非马来人的未来将会日趋令人担忧。

当然,在这一场算计的背后,巫统的内部协调是一个大问题,有人主张不与敦马合作,有人在关税局和反贪委员会的压力下,选择向敦马低头。这其中是否会导致巫统分裂,让土团党成为取代巫统的唯一马来民族政党,是值得我们去留意的。我们看到敦马眼前亮出来的算盘,但不得不留意算盘背后的算计。

对于巫统方面,他们眼前所面对是领袖的法庭案件、巫统的银行户口遭冻结,还有就是部分国会议员是倾向支持安华任相,譬如纳兹里。因此,巫统将会是整个“国民联盟”新联盟的关键政党。至于土团党方面,他们的唯一议程就是永远掌握权力,不交棒于公正党的安华。

倘若这一个新政治联盟果真成功成立的话,那么马来人大团结的概念将得以进行,但为了照顾新联盟的多元性,作为非穆斯林代表的印度国大党和马华虽然议席不多,但却受到青睐,旨在维持整个政府机关的多元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