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3日星期二

各联盟都有青蛙史


青蛙跳槽文化并不是一件有道德的政治行为,可说是背弃选民的做法,尤其是我国大部分选民都以“选党不选人”的概念进行民主投票,当然“选人不选党”的理智选民依然存在,只是这并不是主要潮流。

过去一星期,国内出现很多只青蛙,有些青蛙是个别退党然后加入其他政党,有些则是整个政党跳过去另一个联盟。无论什么形式,在民主政治上,她都是背弃选民期待的做法,虽然这一切不合理,但却没有违法,而且也根据国家宪法行事。

2008年的安华发动的916夺权计划,也是类似今天执政党议员大幅度与反对党共组政府,分别在于安华当年追国阵议员到台湾,设法引诱他们跳槽,唯最终却空手而归。之后便是著名的霹雳州变天事故,由时任副首相纳吉主导,一开始是民联要拉拢国阵议员跳槽,熟知最后被国阵反将一局,而且是整个霹雳州政权垮台。

2018年大选后,其实也发生不少青蛙跳槽的情况,进而让相关州属的政权才能稳定下来。沙巴州政权能由民兴党的沙菲阿达成功稳住,并出任首席部长,也是靠着在国阵旗帜下竞选获胜的4名民统党议员跳槽支持沙菲阿达而成事。不仅如此,原本只得21个州议席的民兴党在10名原属于巫统的议员跳槽后,壮大成31个议席的最大党。严格来说,这也是一个依靠跳槽文化而稳住的政权。

此外,敦马公子慕克立兹所领导的吉打州政权也是依靠敌巫统议员古阿都拉曼跳槽入土团党,进而稳住政权,以19个议席对17个议席的优势出任州务大臣。至于霹雳州政权,在509大选后也出现没有一个政党有多数议席执政的局面,那时候的局势是巫统27席,伊党3席,至于希盟成员党(包括土团)总共有29席。如果当时的巫统与伊党合作,希盟根本执政不了霹雳州。最后的僵局却是由两名巫统议员退党,其中一位加入土团党,另一位维持独立议员的身份,但却支持希盟政府的情况下,让希盟顺利坐拥霹雳州江山。

青蛙跳槽文化看似成了国内政治的常态,都是夺权的最好工具。无论是过去的国阵、昔日的民联、今天的希盟,甚至如今的国民联盟,他们都是故技重施,进而确保自己的官位通顺。

2020年3月1日星期日

敦马归田吧!

前首相敦马哈迪终于衰收尾,他这一位马来西亚史上最叱咤风云的政治人物,简单来说,他对任何人都不满意,他只接受自己成为首相。在他第一次担任首相的22年里,更换四名副首相,从慕沙希淡、嘉华峇峇、安华、到最后传位于自己属意的阿都拉接棒。

阿都拉当上首相,他也对阿都拉不满,虽然他没有所谓的贪污恶行或爱挥霍的夫人,但他还是不满意阿都拉,最终他搞垮阿都拉。好了,他推举的纳吉上台了,搞一搞,他又跟纳吉不和,说他贪污滥权,批评他出卖主权给中国等等。

闹一闹,敦马终于搞垮国阵。但他为了搞垮国阵,厚着脸皮去法庭一睹安华这一位昔日“政敌”。敦马可别忘了98年的他怎么指责安华渎职滥权,肛交道德败坏。不过他还是牵着安华的手说我们“一起”吧!

搞垮国阵,希盟上台,敦马也第二度担任首相。我们大伙儿都相信他为了救国,在93岁高龄还站出来,可见他多么地爱这个国家。509前,他老人家录制对女孩掉泪的视频,感动马来西亚各族群。然而,敦马并没有遵守承诺,两年交棒的协议在敦马的眼里,最后变成“我说了算”,他如此的做法叫支持希盟的选民情何以堪,如何让安华和希盟各党领袖安心,更让国家经济处在一个不确定的政治不稳定中,投资者却步,马币暴跌,股市综指从国阵时期至今暴跌了400点了。

敦马老早知道今天的希盟可能会垮台,为何他不及早为交棒于安华做准备?他有时间,也有能力这么做,包括在内阁安排位子给安华,说服支持他的国会议员也支持安华,但他不愿意,他一心想要自己当首相到这一届完毕,甚至可以的话,接棒的人最好不是安华。

如今,慕尤丁出任第八任首相。敦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但他不是为了希盟,不是为了人民,更不会为了安华,他是为了自己才这么做。

敦马说不愿与盗贼和贪污的巫统合作,但他却为了搞垮纳吉和国阵,去与当年被他指责肛交和渎职贪污而被判入狱的安华称兄道弟,别说自己那么伟大,种种的伟大理由,仅仅是满足他唯我独尊的野心。

即使慕尤丁成为史上最短命的首相也好,宁可把棒子交给安华表演,也不该是敦马继续出任首相。新一代领袖有其治国理念,别样样回到90年代的英文教数理,什么第三国产车,又说重新启动F1等等…老人家,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