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3日星期五

恩霆贺新年


恩霆明日将收工,准备告别我做大的鼠年(因为我是肖鼠的),迎接牛大哥的到来。依据南北大道公司建议的回乡时间,我将在明天傍晚七点前启程回乡,回到槟城北海,与等待我回乡过年的父母与家人团聚。


今天下午,中学的校长拨电于我,除了问候我的近况外,更希望我可以到母校去,去看看学长团的学弟妹们。对于熟悉的母校,曾经的师长,在这感恩的季节里,我也安排好准备回到母校去,去看看自己在那里待过7年的校园,去寻找熟悉的回忆。我也约好所有的家乡老同学,在新年期间,好好地与他们叙叙旧,把酒话当年,谈谈未来的计划与理想。我相信那必定是享受的聚会,更是我期待已久的同学会。


2008年的鼠年,过得有些匆忙,多数时间都在工作中度过。这一年里,走过了国家308大选,再来便是马华党选。除了感觉工作比以往更繁重外,自己的知识也增长不少。身边所接触的人也多了,社会的现实也相对地看多了,但是我想自己还有进步的空间,毕竟比较“封闭”的我好像还突出不了现有的框框。我希望在未来的一年,可以为这社会贡献些什么的,不想只是成为一个工作奴,而失去了我这份工作该有的意义。


从大学毕业一年多来,我自知经验不足,更明白我还需要经过一连串的考验和磨炼,正如有一位师兄在离职前对我说的那番话般,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指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因此,我要经过那魔鬼般的训练,恶毒的责骂,甚至是心灵上的创伤,方能成为“斯人”。哈哈……


身边的人,如家人、同事、工作领域的长辈们,甚至是朋友们都开始催促恩霆去找个女生谈谈恋爱了。说来有些害臊,哈哈……我不是不谈恋爱,可是没有人要啊,要我怎样去谈情说爱呢!不过,可以请大家放心,恩霆是正常的,是喜欢女生的,不会是大唱后庭花的那种。嘻嘻……


在这全新的一年里,我最大的愿望是希望爸妈身体安康,兄弟姐妹们无论在任何领域都一支独秀,而我也希望马来西亚国富民强,百业兴旺。送走了政治动荡的鼠年,但却在牛年里面对全球经济放缓所带来的经济危机,希望借助牛大哥刻苦耐劳的精神,坚守着自己的本分,默默耕耘,安然度过牛年。但愿大马政治人物可以放开政见的不同,为着人民的福祉奋斗和带给人民实际的奉献,紧记以民心为心,以国志为志的大方向。



恩霆也借此机会向曾经在过去一年曾经所犯下的错误道歉,无论是有心或无意的,我希望各位给恩霆一个机会去检讨过去,毕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同等地,我希望每一位都带有宽容的心去包容别人的无心错误,让我们为这社会的美好欢呼,别为曾经的小口角或小事情去典当了经营多时的感情。给自己一个机会,在这感恩的季节里,去珍惜得来不易的缘分,好好经营或修补这一份三生修来的缘分。与此同时,恩霆更不忘感谢在过去一年对恩霆眷顾的朋友们,尤其是工作上的同事们,我感激您们对我的协助和指导。不但如此,还有身边的多位挚友,当我面对工作上的瓶颈时,你们都毫无条件地陪伴着我,开导我,让我感觉到在异乡的温暖。


在牛年来临的前夕,恩霆已通过多种管道,送上我在牛年的新年祝福,包括了贺年卡、电邮、手机简讯、网上面子书(Facebook)Friendster等等。在即将回家乡的前一晚,在加影市的夜空下,带着游子盼望归家的心情,通过我的部落格,向每一位部落客大哥、大姐们拜个年,希望我们在未来的一年里,可以继续地通过文字的交流来丰富部落格世界的内容。


好啦,恩霆赶紧要去收拾包包了,回家过年去啦!在这农历新年的大好日子里,我恩霆在此祝愿每一位:


牛年发财无人晓


身体安康没烦恼


心想事成事事顺


步步高升登高峰


除此之外,我们更要趁着佳节的美好时刻,与家人聚一聚,与老朋友叙旧,更重要的是让自己休息休息,好好规划未来的一年,一年之计在于春嘛!

新年快乐

恭喜发财

2009年1月22日星期四

988的贺岁专辑正!



看了两个以988MyAstro挂帅的贺年歌曲,988的金牛报喜过好年及MyAstro牛转乾坤庆团圆的两大贺岁专辑。相比之下,我感觉这两个专辑的分别在于名气,无可否认地,MyAstroDJ及电视主持人的名气较988DJ及艺人来得高,但是从整套MTV的比较下,我才发现自己前些日子对988贺岁专辑的看法有些太过主管,就是因为自己对他们的陌生,所以选择否决他们的诚意。


直到前几天,我无意中拿到988的贺岁专辑,我耐性地看完整套专辑的MTV。看完之后,我只能说988的拍摄手法创意十足,简单且搞笑地表达出新春的气息。不但如此,988到了多个地方去取景,当中也用了不同故事去表达了歌曲的意义,充分展现出诚意和构思的能耐。


我想我们在支持MyAstro的贺岁专辑时,也不忘给988的贺岁专辑支持,毕竟988的贺岁专辑没有太多传统的新年歌曲,多了很多比较侵向年轻人的新年歌曲。这种呈现手法的确是必须得到鼓舞的,我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可以看到更多988DJ的表演和作品。


加油,988!希望你们成为本地娱乐圈新的势力,丰富马来西亚的演艺事业。

2009年1月20日星期二

看不到今年的运程

刚在加影市的某个华人Food Court用餐,想与在外摆摊的报纸档买份运程的书籍看看,也学人家八一八自己在牛年的运程。但是,带着期待的心情去选购,却带着不满离开。不是那报摊的运程书籍不够多,而是老板的态度非常不好。怎么说呢?我看上一本运程书籍的封面,但内容不知如何,由于该书籍是以透明纸包裹着,所以我就无法看到书籍里的内容。与此同时,我也看上另一本价钱约RM20令吉左右的台湾雨扬老师所编写的运程书籍。


在这时候,我想拿两本书来比较内容,以决定购买哪本书。但是可恨的事情来了,由于另一本书是包裹着的,因此我还是很有礼貌地询问老板是否可把透明纸拆开,但老板接过书后,瞪了我一眼,很不情愿地把书放在自己的桌前,我还以为他会拆开透明纸,怎知他好像不当一回事,开始忙起自己的工作来了。我还是很耐心地等待,直到他把那本书“抛”回原位的时候,我真的火冒三丈了。


对我来说,我的愤怒是有原因的。第一,若他不愿拆开透明纸的话,他可以开口说明;第二,他傲气的脸孔,无礼的态度让人觉得他是不想做生意的;其三,我认为他是“狗眼看人低”,他可能觉得我一身学生样,是不会买这本书的,可能只是为了看自己的运程而要求拆开。


面对这样的对待,我很无奈。既然老板对我的要求不重视,我想我也不可能会在他的摊子买上任何的书籍,甚至是一份报纸,连早先想比较的两本书籍都不想买了。其实,对于这老板,我早已知道他卑劣的脾性了,但平时在周末的时候,为了不等到星期一工作才看周末的报纸,我还是会为了方便,而光顾他一份报纸的,甚至有时还是几本杂志呢!但对于他今天的态度,我只能为他感到叹息,因为他的脾性只会让自己的生意越来越难做,而我作为一个消费者,我铁定不会光顾态度恶劣、服务不好的档口。

2009年1月17日星期六

农历新年搞笑公路安全宣传短片

今年,交通部属下的公路安全局特别为农历新年炮制了公路安全的宣传短片。它抛开了过往血腥的宣传,选择以柔性的宣传方式,带出公路安全的讯息。不但如此,公路安全局更特别准备了两种语文的宣传短片,搞笑的财神爷Uncle Choi以有趣的方式提醒公路使用者关于交通安全的知识。

农历新年公路安全宣传短片(中文版)





农历新年公路安全宣传短片(国文版)

感触在国大新春

昨晚,回到了母校-马来西亚国民大学参与国大新春的联欢晚宴(Pesta Ang Pow-PAP)。我对国大新春有着特别的感觉,有着不一样的感情,因为这是我加入大学正式活动的开始,更是我踏入校园政治的起步。她让我开始接触了如何在校园内执行华人事务,让我有了对我族文化延续的使命。


还记得我参与国大新春的2005年,当年的第十一届国大新春只不过是接近40 桌的晚宴,而且还是在国大小礼堂Dewan Gemilang举办的,而展览也只是在Pusanika举行。筹委会成员大概在20位左右,而且超过三分之二是第一年生。昨夜,我与第十二届国大新春筹委会主席,也是与我同是第十一届国大新春筹委的志祥话说当年。记得当年,我在晚宴前是广告与赞助组的Exco,晚宴当晚却变成了技术组的Exco;志祥在晚宴前是宣传组Exco,晚宴当晚却成了催场。第十一届的国大新春筹委会只有Exco,没有所谓的各小组成员或member,整个国大新春就是靠着那二十位的小伙子了,更没有自制的象征性衣服,更没有所谓的特刊,可见当年国大新春的“寒酸”,如今的国大新春有如此不错的成就,志祥和第十二届的国大新春筹委该记上改变历史的一功!




回到熟悉的礼堂,碰见当年奋战国大校园的老战友,还有一班曾经在国大华裔学生理事会旗下有共同理念的学长、学姐,承接衣钵的学弟,学妹们,兴奋之情难以言喻。毕业后,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的老战友,昨晚都一一碰见了,声声握手问好外,有则更是相拥问候,可见当年的同甘共苦,一起奋斗的感情没有因为离别而陌生。在这迎春接福的季节里,除了道声问候外,更多的是大家坐在一起,回味当年的一切,笑说当年的趣事。对我来说,这就是人生的一大乐事,无需昂贵的享受,无需刻意的安排。


眼里看见国大新春的成长,看着国大新春的改变,我很感动,我相信其他曾经为国大新春付出的同学们,都有着与我一样的感触。好比泽铿般,他口里一直念着那国大新春的永久徽章是他设计的,我们真的顶不顺他,但是他一直地强调这一个徽章,心中不外乎想宣泄自己对国大新春曾经的付出,因为他心中也有着像我这样的满足。校园内的点点滴滴,只要我们曾经走过,必定留下痕迹,就算是历史不会再记得我们是谁,但是那一份留下的记忆和贡献,必定会为自己的回忆增添多一份满足和喜悦。




从国大新春和国大华裔学生理事会走出校外,踏入社会的校友实在太多了,这一班曾经为国大校园的华人活动贡献的同学遍布在全马各地,好比国大中秋般的桃李满天下。因此,我瞒鼓励学长与学姐们在有经济能力的时候,回到校园去看看我们曾经努力经营的华裔生活动,如国大新春和国大中秋般,慷慨解囊,资助我们曾经的家园。在校园办活动的时候,我们都曾经走过“Marketing Operation”,简写MO的筹钱工作。在那日晒雨淋的天气下,我们穿着团体的衣服,穿梭在市集、店屋、住家或宿舍间,低声下气地向陌生人、商家或同学们筹集活动基金,有时还要面对他人的冷嘲热讽。这一切一切不是为了把这些筹得的钱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相反地,是为着学长、学姐们十多年维持与经营所得的“国大新春”招牌,为的就是延续华裔生的活动,让我们的文化活动持续在国大校园的土地上发光发热。昨夜。坤荣学长还特别提及为何第九届和第十届没有国大新春的徽章,因为当年的学长只是为了延续国大新春的活动,为国大华裔生准备一个团圆饭,没有多余的资金去花费在宣传上,因此只是以30桌的国大新春晚宴来延续着这一个使命。


回看国大新春的历史,身为曾经的一分子,我对国大新春的支持都相较其他活动来得高,我相信其他活动的学长、学姐们都有着像我这样的想法,更希望自己曾经努力付出的活动可以越办越好。我希望直到多年以后,我带着一副Uncle Look回到国大参与国大新春的时候,有一份更引以为豪的喜悦,而我相信国大新春可以越办越好!


国大新春加油!国大华裔生加油!

2009年1月14日星期三

拜早年

春天来临,桃花盛开的时刻,是咱们喜迎春的美好时光。无论过去的一年有多不顺利,都应该将不快乐的事情抛之脑后。恩霆看到美丽的春联,特此放上来,向大家拜个早年!恭喜恭喜!





2009年1月11日星期日

卡巴星的褒与贬


在瓜登补选期间,朝野阵营的合作关系都是一直被讨论的课题之一,包括了马华是否能在巫统的霸权下,继续生存和如何生存;其二便是行动党在回教党高喊回教法的氛围下如何自居。这又是政治人物玩弄课题的时候,互相指责的竞选方式都是朝野政党一直都信奉的传统,没有因为阵营的不同而选择不同的竞选伎俩。

日前,卡巴星与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隔空喊话,对于实施回教法的立场各异。回教法对于行动党来说,可是票房毒药,尤其是需要靠华裔选票冲天的火箭党,更是一瓶一命呜乎的砒霜。报章上的一来一往好不热闹,但是我们不得不钦佩卡巴星的勇气和坚持。毕竟在这补选的非常时期,卡巴星依然不避忌地回应哈迪阿旺的不实言论,更对严批回教法的实施,此乃反对党的楷模。卡巴星有两个立场是我不得不给予赞许的,一是对回教法的立场,其二便是对拉拢议员跳槽的看法。很多人认为拉拢议员是对的,因为要就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但是我们的卡巴星是律师出身,以法律为原则,万事以法律为先,政治为后。因此,他公开表示赞成制定反跳槽法,并会支持国阵提出的议案。

卡巴星的其二立场就是对回教法的不苟同。卡巴星认为回教法的实施是违宪的,甚至对其他种族不公平。哈迪阿旺与卡巴星的两党党魁激战,成为补选中的外围战场。瓜登补选不只是国阵对垒民联,也是朝野内成员党的对垒。



但是,话虽如此,我对于卡巴星的另一个言论有些摸不着头脑,为何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要解释当年回教党加入国阵时,马华曾经与该党的紧密合作呢?当年的马华与回教党的合作是过去式了,如果真的要交代得清楚不过的话,我想可能需要向已故的敦陈修信问个明白了。不过可笑的是,卡巴星为何又不解释现在的民主行动党与回教党的关系?逃避现在发生的事情,去追究过去的事情,这又是什么道理呢?回教党加入国阵的大家庭是在1969年的事情,过后便在1977年退出国阵,理念不一,才会致使回教党脱离国阵。因此,马华总算在其52年执政的岁月里,不曾允许回教法的实施,这是岁月给予马华的证明。

相反地,民主行动党更应该解释为何还与一心想实施回教法的回教党合作?民联在5州执政,行动党就在雪州和霹雳州成立联合政府,这算不算是紧密合作呢?我想这一层关系比马华与回教党在N年前的合作关系更为密切,毕竟是联合政府,没有在理念上达成共识的话,何以能相辅相成地成立了联合政府呢?更值得一提的是,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及回教党不时都同声同气,尤其是林吉祥和林冠英两父子与回教党的关系更为密切。

卡巴星虽贵为火箭党的党魁,但是真正的权利是在秘书长的身上,国会的主导权还是落在林吉祥的身上,火箭党的党魁是虚设的,也只是一个象征。不然的话,为何一个党魁的言论没有得到其政党同志的相应呢?曾经几何时,拿督倪可汉对党魁卡巴星所发表的苏丹不应干政的言论不给予支持,甚至在卡巴星主持的记者会上,当场起立离场,以示不赞同卡巴星的言论。此举此影可看出卡巴星在党内的影响力有多大,更明显地告诉我们民主行动党的党魁是秘书长,而不是全国主席。



话说回来,其实卡巴星所坚持的立场与马华一样,那便是反对回教法的实施,所以立场一样,那就无需互相质问了。只不过卡巴星提出要马华解释在1969年时与回教党的紧密关系,这才令人纳闷不已。我想真正该解释与回教党的紧密关系的应该是卡巴星自己或其代表的政党,而并非追究40年前的事情,因为相对的现在的行动党与回教党的关系才是重要的,人民想知道行动党如何去说服回教党不要坚持回教法及行动党所持的立场。

2009年1月9日星期五

狭客来袭

昨日发表一文章《小题大作的大学生》,不到一日,换来的是各路英雄的围巢,多是那些自认是捍卫民主主义的学生领袖,不然就是熟读法律的大学生。兴许是某“知音人士”将我的文章转贴于佳礼论坛,让一篇文章换来两百余人的阅读,更甚的是引来了学运分子,让小弟有些招架不住。

这些所谓捍卫民主,捍卫人权的“知识分子”所做的、所呛的不就是一个多年都捅不开的无底洞。有些人认为身为知识分子的一群,应该运用所得的知识去捍卫本身的权利,去敲开着一些欺压,但是他们都是从理想的角度去看待事情,而往往将现实抛在脑后。一个大学生待在大学多久?三年?四年或五年?典当自己多年经营得来的念大学的机会就花费在那逗留不到6年的校园民主内。也许有人会说,校园内的不民主又如何塑造一个公平的社会,如何灌输学生关于民主的真谛。但是,我想校园内的民主与否还不至于封锁了整个大学生的思维,至少今天还有人会走上街头来谩骂政府,还有人会把校园内的打压事件带上报章的版面。

曾经听过一位尚在念书的大学生说过一句话,校园政治有限期,社会政治没有,为何还要浪费时间花在生命短暂的校园政治呢?社会的民主及斗争远远比校园来得更有意义,这番话来自一位已经加入公正党的朋友。他还说只有那些以为以学生力量就可以改变结局的人才会一年复一年地去成为火箭党的政治工具,作为高喊校园民主的牺牲品。因此,他告诉我说,只有完成了大学教育,你才能在社会立足,才能更有筹码去喊民主。

在念大学的时候,作为蓝派的学生代表,我必须一一地面对诸如今日的围巢。因此,我也习惯了有理说不清的局面。因为有如此“理想”的同学们一直都认为自己有这能耐去改变什么的,但是广大在校内的学生但求快了度过大学生涯,他们要求的不就是一个快乐的回忆。对于广大的学生来说,校园民主对他们没有多大的意义。校园的民主对在籍的大学生来说都是其次的,相反地,大学生们担心的是未来的就业,未来的前途,尤其是即将毕业的学生们。2009年的经济概况才是这些即将毕业的学生所担心的,目前的国家经济,全球的经济放缓才是我们全民该关注的问题。正如现在的朝野政党,只关心政治,对如何拯救经济却达不到共识,一直想在经济课题里寻找政治筹码。同等地,大学生高喊民主,高喊自由,但他们同时也忘了作为学生组织,作为学生领袖,他们应该比其他学生更有前瞻性的视野,想想如何在这经济低迷之际,让对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所造成的冲击减到最低。

曾经是蓝派的学生代表,从蓝派的体制出来,我并没有力挺蓝派的好。曾经如此地对同事说道,蓝派的学生领袖已经是被政府宠坏了;同等地,青派的学生领袖也被外来的政治势力教导成因反对而反对。最要不得的文化便是有些人持着自己是专业科系的学生,就以“与身俱来”的专业知识,大谈专业一番。不晓得这些“狭客”有否听过“成绩好的学生未必是好学生”的道理,意指持着专业却没有专业的想法。这些“狭客”完全从自己的专业作为出发点,但往往他们没有考虑到现实。我不反对在社会高喊民主,我不反对走上街头,我打从心里支持两线制,破除巫统的一党独大,但不是拿自己的寒窗苦读多年的“时光”来在校园内大喊民主的口号。倘若校方引用《大专法令》来对付有关学生的话,开除是在所难免了,那不就赔上了学生们多年来的力求上进的时光吗?当然,志不同,不相为谋,有些人认为这是值得的,那就让他们去吧!但是,请记得,如果真的那么有骨气的话,就不要在面对校方援引《大专法令》时,还“呼吁”高教部插手此事,对高教部呈交备忘录。既然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那就要学武松打虎,赤手空拳来击毙那只老虎吧!无需再搬救兵了!

我清楚知道此文章一问世,必定有许多“狭客”再来攻击我,利用不雅的字眼或讥讽的语气来揶揄我。但是,在我自己部落格里,在属于自己的空间里,我拥有自主权,请熟读法律的“狭客”们明白何谓“人权”,更明白何谓尊重言论自由!不过,我还是批注发布了所有对我谩骂的字眼,毕竟他们所提的都有他可取之处,虽然文字不雅,但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2009年1月8日星期四

小题大做的大学生

最近校园选举的来临,报章上的新闻接踵而来,报导的新闻不免又偏向反对派所标签的“亲学生阵线”。我感到纳闷地是,为何几位学生被保安人员扣留就成为报章上的报导。每所大学有自己的自主权,有自己的管理方式,更有自己的明文规定的条规,而这些保安人员援用条例来扣查学生,我想合理不过了。但是,往往有些人就喜欢将这些小事化成课题。


小学生犯错,挨鞭挨打挨骂,是合乎情理,是社会可以接受的;中学生犯错,被勒令停学或退学,父母除了只能哀求上诉外,再不能做什么了。但是,大学生犯了校规,犯了国家法令,却没有受皮肉之苦,更没有被勒令退学,但是为什么就被说成比小学生或中学生更值得关注呢?!令我更摸不着头脑的是,只有大学生可以谈人权,说阻止分发传单是侵犯人权,但是明文规定分发传单是需要有学生事务局的签证,而学生没有获得此签证,那是否侵犯条规呢?为何反对党人士或媒体又不对此作出评论,而选择对“人权”的课题大作文章呢?小学生或中学生没有人权可谈,只要是犯了条规,就必须接受训导主任的打骂,任人鱼肉,无人权可谈。大学生却只是不被获准派发没有得到学生事务局批准的传单,却被指为侵犯人权。


好些日子前,大学生说政府控制大学,高教部决定将大学自主权归还各大学,但是现在的大学生却说大学当局的权利太大了,要把权利归还学生,是否要把整个大学的行政权交给学生呢?直至今日为止,那些高喊要废除大专法令的学生是否有真正看过整份大专法令?知道大专法令内所谈的条例是什么吗?当大学生知道大专法令的内容时,这些只会跟随口号的大学生就不会如此地高喊“废除”两字!倘若反对派人士或学生是针对大专法令内的第15条款,即不允许大学生参政的条款来呛声,那是无知的,因为我们只能沿用“修改”的字眼,而并非废除整个法令,因为整个大专法令所提及的不只是第15条款,而其余的条款是关系到如何录取大学生及大学的行政操作。


从进入大学到我今日离开大学近一年多了,吵个不停的废除大专法令,原来是一班只会跟随前人口号而盲目跟从的学生所操弄的课题,目的何在?不外乎是反对党人士要利用这一个课题作为反对党课题的筹码,而利用这些学生来炒作这以学生悲情出发的课题。大学是一个小社会,是学习“如何在社会学习”的开始,民主从此开始也是无可厚非地,因此反对派人士想利用小社会来操作社会大课题,可能这是反对党人士的“用心良苦”,但是利用这些寒窗苦读十多年的学生来玩弄课题,是否妥当呢?


政府提供免费教育,让一个7岁的小孩一步一脚印地来到大学的阶段,为的是为国家栽培人才,但可悲地是,有些学生不惜以自己的前途来捍卫校园的民主,值得吗?倘若要真正为国家做出贡献,为族群与社会付出的话,来到社会方高喊民主的口号,这不是对得起自己的父母,更对得起社会的做法吗?我没有苛刻地说,要求政府栽培出来的学生应该效忠政府,不可成为反政府分子,毕竟政府栽培学生,不外乎希望大学生要有思考的思维,不是盲从分子!

2009年1月5日星期一

又来骗人民了!

瓜登提名日就在明日的早晨,今日报章里的纳吉说非巫裔的选票是关键。我按奈不了心中的疑惑,为何每次的补选都说非巫裔的选票是关键、是决定胜负的最终。不仅是补选,大选亦是如此,高谈非土著的重要,但是为何政府的施政就从来没有善待非土著呢?!此时此刻,我的心在打量着,是否是我们的官爷们选择性地重复这番谈话,何谓选择性呢?意指当每一次的补选或大选的到来时,官爷们一定选择对中文媒体放话,透过中文字告诉全马的华人,你们华人对我们国阵很重要。此次,回教党也不忘提起补选候选人与当地华裔的交情,为何朝野都对非土著的选票那么地注重呢?无他,只因为会放大这类所谓“华人的票很重要”的新闻的只有中文媒体,马来文报章绝口不提说“回教党或巫统”爱华人的选票,看重华人的选票,不然流失的巫裔选票更多。



当朝野看到非土著选票的重要后,就算平时不想拨款给华小的人也趁机找几家中文媒体来宣传哪个党派拨了几个零的款项给某某华小,这就是大选糖果。某些族群对“猪只”恨之入骨,避而远之,但在补选期间,他依然会走进贩卖猪肉的摊位,与猪贩商握手拜票,尽显其为了选票,而做些“能人所不能”的举动。但这一幕令人“叹为观止”的跨越宗教藩篱却不会放进马来文报章内,避免引起己族的诟病。


糖果伎俩在308前的确受用,但308后的糖果伎俩已难以奏效。现在的人民对政治的意识提高了,糖果照吃,反对票照投,那就是马来西亚人民的政治成长。兴许近年来,马来西亚中文媒体对区域性的政治新闻报导甚广,再加上ASTRO的带动下,让大马人民轻易地接触了外国政治的熏陶,如在北方两岸三地的政治新闻,尤其是台湾的蓝绿对抗让马来西亚华裔开始了政治的革命,就是这些日夜新鲜的区域性政治新闻渐渐地激起大马华裔心中寻求改变的想法,试图在改变中寻找突破。


大马人民已经正在成长,而只有当政的依然蒙在鼓里,以为所谓的糖果可以再骗取选票,以为说些好话就会得到某个族群的支持。倘若这些伎俩还奏效的话,308政治海啸就不会将大马政坛弄得天翻地覆,更不会差点改朝换代,政党轮替了。也许国阵成员党试图在改变,但是要一日将所有的陋习给去除的话,实乃难事一桩。毕竟党内有太多根深蒂固的想法和传统,这些想法和传统造就了国阵的失败,也成就了民联的强大。什么想法和传统让国阵如此地遭到人民的唾弃呢?那便是“贪腐”。


身边的朋友总说现在的民联多好,实行多项利国利民的政策。我认同这一点,毕竟民联刚有机会在其他5州执政,当时对国阵政府的不满和想法必定纳入自己执政后的施政纲领内,以实现自己的政治想法。但是,倘若民联好像国阵执政51年后,会否还是那么地清廉呢?我想绝对的权力造就绝对的腐败,中国历代开朝皇帝都是明君,都是英明神武的伟大领袖,这正好反映了现有的民联政府开朝所带来的太平盛世。但执政数代后,民联难保不会像国阵般的贪腐!当然,无可否认地是,人民绝对可以说,民联腐败的时候,我们再选回国阵咯!当人民会说出这番谈话的时候,他们已经告诉你,现有的马来西亚人民不再是二十世纪的政治阿斗了,人民不再惧怕政党轮替,因为台湾的政治不也是如此吗?身边的Uncle Aunt会说台湾能,为何马来西亚不能!这更印证了科技的发达带来了政治的熏陶,已经教会了市集买菜的Aunt何谓政治,更教会了坐在Kopitiam内的Uncle要“敢敢变”!

2009年1月3日星期六

历史忘记了华裔同胞!

在过去的星期一及星期二,趁着年末的休假,我邀爸妈与弟一起到吉隆坡走走,也顺道到马六甲去度假。走过马六甲鸡场街,红屋,三保山,郑和纪念馆,青云亭等等的,这一切不是历史的遗产,便是重温历史的地方。


历史的精髓在于其真,在于其实,若是捏造出来的故事,要硬掰成历史,这就形同篡改历史,背弃历史记载的意义。对先人来说,是一种不敬;对后人而言,则是欺骗。逝者已矣,但对于现在存活在这世上的族群或个体,历史对他们却是起着重要的生存价值。历史也给了现代人在某种事物上的交代,譬如为何有娘惹食物(Nyonya Food)的出现,为何人人到了马六甲,非吃上娘惹食物不可呢?!娘惹从何而来,就是娘惹后代必须了解的族群历史,他们才知道为何要穿着类似马来装的服装,口中操着马来文,却奉行中华传统呢?!


马六甲与槟城乔治市被联合国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这是值得骄傲的伟绩。马六甲就算没有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也已经是本国内的历史古城,这里经历了500 多年的岁月洗礼,从记载中的马六甲王朝到葡萄牙的占领,后来的荷兰及英国,还有日本,前前后后受到5个国家文化的熏陶,人民也随着这些殖民者的到来,让本国,尤为马六甲容纳了5国的建筑文化,人文意识及族群。


历史古城的每一块土地记载着在马六甲上发生的每一个小故事,大战事等等。因此,我们毅然发现马六甲过去500多年的历史都离不开华裔,里头都明确地记载着马六甲华裔在整个社会的人文发展及生活。从马六甲王朝的第一代国王Parameswara的年代开始,明朝汉丽宝公主嫁来马六甲后,华裔子弟就开始在马来西亚这一块土地上扎根。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明朝史记上并没有记载汉丽宝公主嫁来马六甲,因此专研究明朝历史的历史学家对此远嫁他国一事不以为然,更有人试图把这美丽的爱情故事说成是明朝皇帝把一个宫女嫁来了马六甲,但是这些说辞都是无从考证的。但相反地,对于马来西亚的官方记载,确有此事一桩,因此红屋里的博物馆才有了汉丽宝远嫁他国的历史描述,中学的历史教科书上也说明了这一段故事,不然的话,难以说明峇峇与娘惹的由来。


历史对于国家和人文发展起着重要的催化作用,而历史总是被当权者所操控,这是世界数千年下来的不变定律。但是,民间的历史记载却点破了这一些霸权者想要篡改历史的做法。马来西亚的历史既是如此,当权者试图想把自己的掌权时代美化一般,让后代对自己掌权的时候所做的只有歌颂,没有批评。教科书所吸收的知识都是当权派所使出的宣传招数,往往把当权者的丰功伟绩抬到神台上。至于近代华人在马来西亚的历史上,所扮演的角色恰恰没有得到公平的叙述。东姑阿都拉曼对于敦陈祯禄的逝世,所作出的历史评价却与历史教科书所阅读到的陈祯禄事迹,有着天南地北的差别。历史教科书轻微带过陈祯禄,并没有叙述他在建国之路上的辛酸,更没有提到他是第一位提出独立的国家建国元勋。教科书中放大了东姑阿都拉曼,放小了敦陈祯禄,这一种做法也开始了马来西亚华裔在历史上受到不公平待遇。国民不了解开国功臣有着三大民族的血泪,进而认为华印裔是外来者。这就是华印裔在马来西亚丧失生存价值的开始,更是被“欺压”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