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1日星期二

DAP,Tahu ke tak tahu ?


教育部部长马智礼针对大学预科班何时废除固打制的问题,对媒体发表看法时,表示只要等到企业不限制仅聘请谙中文的毕业生为止,政府就考虑废除固打制。这一番言论左看右看,都充满着挑衅的味道,但当看官们从此课题的发酵进展,您会发现其中的悲哀。

马智礼部长来自土著团结党,是一个捍卫土著权益为目标的政党。若看官们希望该党与巫统的领袖不一样,那只能怪自己天真浪漫。这一个政党的主要领导都来自巫统,他们的思维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也别认为他们离开了巫统就脱胎换骨。土团党的领袖仅仅是从一个种族主义政党跳进另一个种族主义政党,没舍分别。

此课题发酵之后,有哪位希望联盟的马来领袖胆敢出来反驳马智礼的言论,答案是没有,安华或旺阿兹莎有出来为非土著说一句话吗?相反地,土青团和反对党巫统领袖却站出来捍卫马智礼的立场。

在这一个马来选票不归于希望联盟的政治氛围下,希望联盟的马来领袖根本没有胆量站出来捍卫他们一直强调的各族平等的政策。倘若看官们认为这是合理的,那么在往后的日子,大家都会用这个理由来合理化土著议程。就好比如今的马来政治领袖一直说华人很有钱,需要平衡各族的经济能力,来继续推行土著经济议程一样。

无论是土著团结党或巫统,甚至是伊斯兰党,他们都会捍卫马智礼的言论和立场,所以甭提希望联盟的马来领袖。然而,依靠95%华人支持的行动党内阁领袖怎么都不敢站出来吭一声呢?也许改朝换代已成功,换掉的不仅仅是贪污的政府,相反地,也改变了整个内阁政治文化,我们甭想内阁内的华人部长是代表华社,印裔部长是代表着印度社会,那是国阵时期的内阁政治文化。在希望联盟执政的年代,这一切都不管用了!

课题发酵超过一星期,大家都在等待着内阁的非土著部长出声反驳马智礼,而相信媒体也都在等待着非土著部长的回应,包括史上最佳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的声明,但咱们等到的确是雪州行政议员邓章钦的“笨蛋”和行动党二、三线领袖的炮轰,平时对魏家祥炮声隆隆,“Tahu ke tak tahu”的林冠英去了哪里啊?

在前朝政府的年代,远的不说,说个近年的个案,巫统部长纳兹里使用粗俗语言羞辱我国首富郭鹤年,马华部长都会知道跳出来捍卫郭老,炮轰纳兹里。即使马华慢了半步跳出来,华社和行动党都绝不放过马华,硬要求马华出来交代。怎么此一时,彼一时呢?难道华裔选民成功推翻巫统之后,我们对种族主义的忍耐度已经升华了吗?

行动党元老级领袖林吉祥日前否认行动党要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取代马智礼的网络传闻,却不敢对大学预科班固打制和马智礼言论发表立场。林吉祥此举仅仅是表现出行动党害怕网络传闻会伤害行动党在马来社会的形象,他们如今担心马来选票多于非土著选票,难道不是吗?

华人社会给予行动党95%的支持力量,拥有42个国会议席和百余个州议席,行动党的声音和能发挥的政治力量不该比马华更不如。您们应该善用自己的第二大执政党的政治势力,在内部制衡这种破坏种族团结的言论。行动党的部长们,我们在等着您的回应,tahu ke tak tahu ? 听到10余万人要求马智礼被革除的诉求吗?

2019年5月14日星期二

希盟执政一周年:经济表现


希盟执政中央政府一周年之际,国家的经济状况面临着挑战。除了全球经济因素,即中国与美国两大经济体的贸易战之外,国内的因素也是其中带来经济挑战的缘由之一。

首先,希盟政府上台之后,首相敦马哈迪的内阁出现两大关乎经济命脉的掌管人,即财政部长林冠英和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阿里,那么到底谁才是掌握经济最大实权的内阁部长,那么谁说的话才是足以代表着政府对经济的立场呢?这是混淆投资者的其中因素。

财政部长林冠英一上任之后,以“本国计算法”得出国阵执政留下来的国债高达1870亿令吉,而非国阵早前所指的6868亿令吉,但据说国阵的国债计算法是依据国际金融机构穆迪的计算法而得出。穆迪认为马来西亚国债实为6868亿令吉,财长林冠英则指穆迪不了解马来西亚情况而否定之。

这一个国债数额庞大,是希盟政府对前朝国阵政府的一大声誉打击,是上台后的很好政治噱头;然而,在经济上,这是一个打击投资者信心的错误策略。庞大的国债吓跑了外资,当时投资者自全国大选后,外资连续11日净卖出马股,从股市撤走70亿4686万令吉,在不足两周内将2018年上半年流入的外资悉数清空。

希盟上台一周年,吉隆坡综合指数从去年58日至今年59日,共下跌212.96点或11.53%在去年5月意外改朝换代之后,市场曾以为马股会出现资金大逃亡而暴跌,但投资者对新政府的乐观期许,加上本地基金扶盘,带动综指强势上涨,并在去年516日抵达1858.26点高峰。然而,此涨势仅暂短暂,外资过后加速撤离,综指节节败退,至今为止,综指曾跌破1600点。

过去一年,富时全股指数和富时100指数也下滑逾10%。各指数表现方面,由于政府大砍基建项目,建筑股跌势最重,共下跌25.50%;其次是产业股,共跌14.07%。期间,也曾发生财长林冠英在活动开幕词中的开玩笑,导致隔日的银行股股价大跌,可见没有执掌财政经验的部长往往将影响着整个市场的动脉。

希望联盟政府大砍前朝政府的大型计划,造成有关联的企业股价受影响,其中包括马资源(MRCB),金务大(GAMUDA),怡保工程(IJM),乔治肯特(GKENT)等。大砍计划何止影响本地企业,其中也开罪了中国和沙地阿拉伯两大国,间接性造成棕油和旅游业受到打击。最终在今年4月末,首相敦马表示重启东铁和大马城之后,并出访中国,中国才同意向我国购买棕油。
马币兑美元的汇率是另一个隐忧。58日收盘时的马币兑美元是1美元兑3.9480令吉,而到513日为止,马币已经跌近4.1635令吉,一年内足足贬值了5.45%

挪威财政部于今年4月宣布,挪威政府养老基金(GPFG)将通过削减对新兴市场债卷的投资,并在我国的债卷市场,撤走80亿令吉的资金。挪威主权财富基金撤离大马肯定令马币面对更大下跌压力。

马币下跌将影响出入口货品的价格和成本,除了导致国民购买昂贵的入口产品之外,也将影响外资是否继续地选择马来西亚作为其设厂投资。为了刺激整个市场经济成长,国行银行在57日宣布,将隔夜政策利率(OPR)下调25基点至3%,令大马成为继印度之后,本区域今年第二个宣布减息的国家,而也是马来西亚自2016年以来首度减息。

在国行宣布降息之后,马币兑美元汇率下滑至4.1635。马币在4月份共贬值1.3%,是表现最差的亚洲货币,因美元走强和投资情绪低迷。若富时全球公债指数在9月决定将大马除名,债市的外资撤离将可能加剧。

国行在今年3月宣布调低今年经济预测,2019年的大马经济成长介于4.34.8% 之间,而在5月初维持经济成长率,说明我国经济未到完全败坏的局面,但吉隆坡股市综合指数暴跌,马币贬值,国行降息刺激经济,成长率调低等财政措施,一再说明我国经济在509大选改朝换代之后,遭受庞大的打击和影响,希盟政府应与专才商讨对策,除了应付外在的因素之外,也必须恢复投资者的信心,尤其修复“签约后赖账”的负面印象,而这恰恰反映出政府对投资者和经济政策的不稳定性。

2019年5月8日星期三

希盟执政一周年:种族课题


希盟政府执政一周年,也意味着新政府距离下一届大选来临前,已经完成了百分之二十的任期。各大媒体和民调中心趁着希盟政府执政一周年之际,针对其执政表现,推出民调,以一探选民对当前新政府的表现态度。

纵观各大媒体与民调机构所做出的调查结果显示,有三大重点左右着选民对希盟政府过去一年的态度,即是种族课题、生活成本和经济表现。

对于马来社会来说,种族课题的衍生层面相当广泛,其中包括宗教和皇权。新政府上台执政之后,委任非穆斯林出任财政部长、总检察长和首席大法官,导致马来社会一时之间无法接受穆斯林没有担任这些重要职位的改变。此外,《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或称之为ICERD,也让马来社会开始联想到马来主权受到威胁,并相信这个政府是由行动党所主导。

至于非马来人社会,对这一项课题的关注较为低,毕竟44年以后,再有华裔领袖重新当上掌管国家财务的财政部长,这是一项值得欣慰和自豪的事情;印度社会更迎来了3位印裔部长,这是国阵掌权时代所不曾发生。

然而,最近的大学预科班固打制风波,触动了非马来人社会的种族敏感神经线。他们开始意识到国阵所拟定的90对10的固打百分比,并没有随着改朝换代,而获得改善。有人认为大学预科班的入取固打比率应该与马来西亚的种族比率一样,而不是仅仅提供百分之十的学额给非土著学生。

对于这项课题的发酵,民主行动党首当其冲地面对非土著社会的炮轰。行动党从一开始执政,多位领袖对华社喊话,试图教育华裔选民不要凡事都以华人作为出发点。林冠英要求华社成为消除种族主义的先锋,换句话说,就是要华人先放下种族身份;张念群谈及派遣不谙中文的监考官时,指责华人过于敏感;至于倪可敏则认为华人听到“土著大会”就反对,叫华人回家照镜子,因为华人也很种族主义;在大学预科班课题上,刘镇东呼吁华社要超越族群,才能让政府落实国家体制改革。

行动党众领袖的言论,看得出他们正在寻找新的政治论述,而这一个政治论述却建立在过去他们炮轰敌对政党马华的论点上,让人觉得行动党在自打嘴巴。最明显地例子是,行动党元老林吉祥过去都不齿巫统或马华领袖一直拿513种族冲突事件来制造白色恐怖,威吓老百姓。然而,当《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课题爆发之后,林老竟以担心513事件重演,作为不签署有关公约的理由。

种族关系不佳的问题,并没有在新政府执政后,获得改善;相反地,情况有趋向恶化,尤其是巫统和伊斯兰党展开合作,发动大规模集会,并在半岛三场补选中连胜,说明巫伊成功凝聚马来人的支持,对新政府要落实国家制度改革,更是难上加难。

当一个政府没有获得国家内占大部分的族群认同时,这一个政府的稳定性将有待考验。为了赢得马来社会的支持,新政府将会做出很大的妥协,看看大学预科班固打制的演变,就看得出新政府要改变国家制度,根本是寸步难行,而最终被牺牲的依然是非土著,也是最支持新政府的族群。

行动党如今面对最大的问题是在执政前,对马华炮声隆隆,不当家不知其苦也,把“新马来西亚梦”说得太迷人,让老百姓目前空欢喜一场,而事实上,无论行动党或马华,两者都不敢在种族课题上做太多的立场表述,以前看马华当种族课题的消防员,如今的行动党则选择以“马来西亚人”概念说服华社接受马来西亚的种族现实,而两大政党根本对种族现实都无能为力。

2019年5月2日星期四

365天后看希盟的百日新政



适逢希盟政府执政一周年纪念,从抽屉里发现希盟的全国大选竞选宣言,封面大大地打出“希望宣言,拥抱希望,重建家国”,小篇幅则有“5大篇章、10010大新政、560项承诺、5大特别承诺”,仿佛就是一份给选民的海誓山盟。

希盟上台执政之后,各个部长初哥初姐说他们没有想到国家债务那么严重,暂时无法兑现其向选民承诺的政策,首相敦马甚至认为他们没有想到会执政,也意味着没有想过要落实其竞选宣言,这是政治人物欲骗取选票的政治伎俩。

翻开希盟的竞选宣言的内页,百日新政和5大篇章的60项承诺,字字铿锵有力,所有提到的承诺仿佛让选民们看到了一个全新的马来西亚,那是多么不一样的马来西亚。对于选民来说,这正是摆脱过去,朝向更美好的未来的最佳选择。

希盟的百日新政,所谓的百日即是一百天内,这一百天内的新政并没有如期完成。我们暂且不谈5大篇章内的60项承诺,我们先看看一百天内该完成的新政,在经历了365天之后,希盟新政府完成了多少项新政?

第一,废除消费税,并推出各项惠民福利以减轻人民的生活负担。前半句的废除消费税的确做到了,但后半句的“推出各项惠民福利以减轻人民的生活负担”,人民却感受不到。废除消费税之后,物价没有随着消费税的废除而降价,相反地,在新政府推出销售税之后,物价又随着新税的推出,而再次推高物价。

第二,稳定油价,推行援助特定目标群体的汽油津贴制度。早前,财政部长林冠英有提及汽油津贴只惠及车子1500CC以下的B40群体,但“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到底这个制度是否能落实,尚未可知。至于稳定油价,财政部看似沿用前朝国阵政府的每周公布油价的方式来“稳定”油价,而RON97的油价是连续11周连续涨了10次。

第三,废除所有施加于联邦土地局垦殖民的不合理债务。这一项承诺有另一种诠释,新政府并没有废除这些不合理的债务,相反地,政府拨款7700万令吉,以协助垦殖民偿还拖欠的债务。其中的120万令吉是给120名已故肯殖民家属的抚血金,4300万令吉时支付Felda Technoplant垦殖民发展与管理园丘费用,以及3280万令吉协助38000名垦殖民获得生活费与翻种计划首期款项。

第四,为家庭主妇缴交公积金。副首相兼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部长旺阿兹莎宣布只要参与的家庭主妇每月缴交5令吉,政府就会为他们存入另外的40令吉,而第一阶段已经在去年的815日进行,而这一项工作将分成三个阶段落实。在第二阶段时,政府将提高补贴至50令吉,公积金补贴依然维持40令吉,但家庭主妇则获得另外10令吉的社会保险存款。至于第三个阶段,即从丈夫的公积金,扣除2%作为妻子的公积金,而这需要修订1991年公积金法令,预料在2020年初落实。

第五,统一全国各地的最低工资,并且渐进提高最低工资。201895日,首相署发表文告,统一全国的最低薪金制,将西马一千令吉和东马920令吉的最低薪金调高至1050令吉。虽然希盟政府已经兑现他们的承诺,但却无法让多数人满意,因为他们的最低薪金目标是1500令吉。

第六,收入未达4000令吉的高等教育基金借贷者,暂缓偿还,并且废除黑名单措施。此举看似拉抬年轻人的选票。然而,在希盟执政之后,的确废除黑名单措施,但推出每月扣薪的制度,而且扣薪幅度不小,让马来年轻人社群反弹,最终撤回该政策,并考虑重新沿用国阵时期的黑名单措施,敦马更怒斥借贷者不还钱是可耻的。

第七,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彻查一马发展公司、联邦土地发展局、玛拉人民信托局和朝圣基金局的金融丑闻,并且重组这些机构的领导结构。希盟上台执政后,并没有针对任何一个政府机构或官联公司的弊案,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新政府选择动用政府机关调查这些机构的丑闻,其中包括警方和反贪委员会,而反贪委员会的人事调动也随着希盟上台以后,做出明显的调动,其中包括与纳吉政府有过节的前官员。

第八,成立内阁特别委员会,立即检讨和落实《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针对这一项新政,希盟政府的确成立了内阁特别委员会讨论此事,但在四月份提呈的修宪法案之字眼被砂州首长指不符合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他认为修宪必须是实质上的,而非在形式上而已。换句话说,此修宪的内容部分仍然未能获得东马国会议员的认同,而暂时搁着。

第九,推行健康关怀计划,为低收入群体提供五百令吉的基本医疗津贴,并能在所有注册的诊所都能获得医疗。卫生部长祖基菲里在去年7月份宣布展延此计划,理由是国家没钱。然而,希盟政府则为40%低收入群体提供总值20亿令吉的免付费国家健康保险计划。在这项免费的国家健康保险计划下,重大疾病者最高可获得8000令吉,且每天将可获得50令吉,最多14天或每年700令吉的补助。

第十,详细谨慎地检讨各项颁布予外国的大型计划。对于颁布予外国的大型计划,大家可能认为这一项新政是针对中国,但其实还包括沙地阿拉伯。希盟政府上台之后,大砍外国投资的大型工程计划,首当其中的是中国和沙地阿拉伯。对于这项举动,希盟新政府面对外交吃力的局面。

最近,敦马参与中国“一带一路”座谈会,并发表了“了解之后才知道一带一路的好”,首相对“一带一路”的立场,在选前选后,看似有很大的差别,尤其是外交与经济面对严重制衡之后,尤其是棕油业和旅游业。

希盟政府在落实百日新政的难度,受限于没有事先了解法令的约束,国家财务状况是否允许,甚至包括人民的期许。华而不实的政策,只能哗众取众,然而一年过去了,百日新政的推行看似满目苍夷,更甭说那尚未提及的60大承诺。

当希盟政府与选民尚有“新马来西亚”的蜜月期时,他们尚可将不能兑现承诺的责任,推卸在一马发展公司和“庞大国债”的前朝问题上。然而,蜜月期一过,人民开始质疑希盟高官的执政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