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6日星期日

马华路在何方?



伊党全国主席哈迪阿旺日前在妇女组代表大会后的记者会上表示,伊党与国阵达致政治合作,迎接第十五届全国大选。哈迪阿旺也表明,伊党与印度国大党和马华的合作日趋正面发展,越来越来好。

距离第十五届全国大选还有4年之久,伊党与国阵的合作模式是否能继续,可说是言之过早,毕竟正如哈迪阿旺所说的,他们需要解决议席分配、竞选策略和候选人问题。在协商的过程中,是否会节外生枝,抑或是谈不妥方案,都可能动摇整个政治合作。

对于马华而言,依照目前的政治发展来看,华裔选票不太可能在来届大选大幅度回流马华和国阵,而马华若想在来届大选重返执政地位,那么不脱离国阵,与伊党合作是目前唯一可以保证马华不会继续势弱的选择。

那些一味批评马华不脱离国阵便是死路,甚至批评马华找不着出路的批评者,却从来都没有给马华的未来和选择提出任何的建议。

马华早前成立九大监察组,表面目的看似在监督与制衡现有的政府,但事实上,却是重新凝聚党内实力的运动,甚至让这一项九大监察组成为一个栽培新鲜脸孔的年轻领袖的摇篮。九大监察组打破马华过去地方诸侯的传统组织架构,绕过区会诸侯,并直接由中央在各州寻找专业人才,提供资讯和协助,让这些年轻领袖有监督政府施政的能力,甚至提高年轻领袖的曝光率。

有评论员说马华以以昔日的行动党打今日的行动党的宣传策略来攻行动党是于事无补的,甚至认为这种做法无法为马华赢得选票。对于马华来说,赢得选票看似不是马华现在可以做得到的事情;相反地,让华社对行动党失望和诅丧,打击华裔选民对行动党的信任和期待,这可能将减少华裔选票在来届大选对行动党的选票支持。减少华裔选票不代表马华可以囊括这所有的选票,但若失望的华裔选民不出来投票,那么对马华来说,算是目前可以极力争取做到的事情。

当然,依据行动党在过去一年的执政成绩来看,真的没想到行动党可以在短短的一年内,让华裔选民失望无奈,甚至开始质疑自己在509大选的选择是否正确。倘若在未来的4年内,经济复苏无望,马币和股票暴跌,而新政府继续祭出扰民政策,如禁烟等,甚至从人民的荷包拿钱等,推出汽水税、离境税或遗产税等,这将激起民怨,难保华裔选民放弃投票。

无论如何,过去的行动党是马华身边的寄生虫,唯有马华犯错,行动党才找到机会;如今,行动党的过错,相等于给马华送上红利。当然,大家可以说非火箭不选,但想想看,15年前的长辈们,不也是非马华不选吗?政治可是没有绝对的,马华可以效仿火箭,火箭与伊党三分三和,为何马华就不可以呢?哦,对了,马华是马华,行动党是行动党!这是现在希盟铁粉自我告慰的口头禅!

2019年6月13日星期四

男男性爱,党内斗争


最近,轰动全国的部长男男性爱丑闻事件,矛头指向经济事务部长兼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而这一项丑闻所涉及的人物除了是位高权重的阿兹敏阿里之外,还包括原产业部副部长三苏依斯干达的27岁高级机要秘书哈兹阿兹。

据称哈兹阿兹本人发表视频,承认自己是性爱丑闻视频中的其中男主角之一,并指名道姓地指责阿兹敏阿里不配当领袖,甚至要求反贪委员会调查两笔数额不菲的资金转入阿兹敏户口的指控。

在马来西亚的政党政治历史上,针对政治人物的丑闻可被分成两种不同的动机。若说丑闻是发生在反对党议员或领袖身上的话,那么这些丑闻可能是执政集团打击政敌的手段,小则打击个人声誉,尤其是穆斯林犯下淫乱罪行可被视为宗教大罪;大则可能视为刑事罪行,并将其入罪,约束其行动自由,甚至包括政治参与权。

至于针对执政集团领袖的丑闻,大部分都是自家人炮制的丑闻。简单来说,这些丑闻很大可能性都是党内人士所为。正如首相敦马所说的,“你输了,你看到别人赢了,然后就出示淫猥照片,还有一个男孩出来承认。这完全是刻意安排,否则的话,那个男孩不会出来承认。”

看看敦马哈迪的立场表态,你就知道他老人家洞悉这是自家人所为,而国阵或反对党根本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对如日中天的阿兹敏施下如此的毒手。即使要选择污蔑的对手,也轮不到阿兹敏阿里,反而可能是敦马或林冠英,这才符合巫统的政治方向。

过去有许多案例是可以支持这项论点的,其中包括安华本身在1998年所涉及的肛交案,据坊间所言,安华是遭到党内黑手所污蔑,好让他锒铛入狱,免得其势力做大,威胁当时巫统党内的最高领导人。至于安华的第二次入狱,当时他是在野党共主,而这刚好符合执政党想约束其行动自由,包括其政治自由(不得参选)的一步棋子。

在华社的圈子内,也曾发生政治人物性爱丑闻事件,那就是马华前任总会长蔡细历在未担任总会长前,即2008年的那一年。当时的蔡细历位居副总会长和卫生部长,其勤耕基层的政治举动或许令人感冒,导致他与女性朋友的性爱光碟曝光。

当时的蔡细历承认本身就是光碟中的男主角,他为此辞去卫生部长职和所有党内职位,而蔡细历从未指这丑闻背后的主谋是敌对党人士,相反地,他认为是党内眼红他的对手所为。

总括而言,矛头指向阿兹敏阿里的男男性爱视频的真伪交由专家去审定和调查,但可以肯定地是,这一种政治污蔑行为则是出自于公正党党内人士,并非是希盟成员党、国阵或其他反对党。

2019年6月8日星期六

希盟败在反贪主席委任上



拉蒂花被首相敦马任命为反贪委员会首席专员(亦称主席),而这一项决定并没有照会内阁,更没有在希盟党主席理事会内部讨论过,完全是敦马本身沿用首相的权利所任命的。此消息震惊朝野和非政府组织,不仅仅是反对党大力反对,连希盟内部都出现两种不同的声音,非政府组织联署要求首相撤回此项任命。

拉蒂花接受反贪委员会主席的任命前,是公正党党员,曾经担任中委,更是公正党署理主席兼经济部长阿兹敏阿里派系人马。她是一名执业律师,近期曾处理的主要的刑事案件都与支持希盟政府的人士或领袖有关,如安华、玛丽亚陈、聂纳兹米、漫画家祖纳等。拉蒂花是Daim & Gamany律师楼律师及合伙人,而Daim & Gamany是敦达因于1968年创立的,敦达因于2018年重披律师袍后,也在自己曾经拥有股份的律师楼执业。

这项任命是否存在着政治动机,马华总会长魏家祥认为这项任命是为了阻止安华任相,因为拉蒂花是阿兹敏阿里的支持者,阿兹敏阿里本身就与安华有嫌隙。敦马委任拉蒂花,却不曾向内阁和希盟党主席理事会提起此事,他也表明不愿意自己的决定不约束;换句话说,他知道这项决定将遭到众人的反对。同样地,他也无法提出让众人接受这项任命的理由,所以难免让人怀疑敦马的这项任命动作存有政治目的。

敦马可以拥有很多人选作为替代苏克里的选择,但他偏偏选择了拉蒂花,这其中是否存在着敦达因给予敦马的意见呢?但愿拉蒂花与敦达因来自同一家律师楼是巧合,并不存在着阴谋论。然而,以敦达因和敦马的关系,再加上拉蒂花与其爱将阿兹敏爱将的关系,这难免让人联想到敦马是一石二鸟。

NTV7日前针对这项反贪委员会首席专员的任命做面子书民意调查,询问网友是否对人权律师拉蒂花受委为反贪委员会新主席有信心,其中百分之七十二的网友有信心,另外的百分之二十八则表示没信心。为何会有百分之七十二的网友有信心呢?因为他们都忠于希盟这一个政党,而非之前希盟所坚持的制度改革。

我们扪心自问,若国阵仍然执政,并委任亲国阵或国阵领袖,如巫统最高理事洛曼或红衫军领袖嘉玛,甚至是为纳吉辩护的著名律师沙菲宜担任反贪委员会主席,社会大众能接受吗?你或我能接受吗?那当然是无法认同啊!

因此,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既然不齿国阵的作为,为何我们今天又纵容希盟任命“自己人”充当应该拥有绝对独立性操作的反贪委员会主席呢?这不就是我们在509大选前,不齿纳吉撤换反贪委员会主席和总检察司的做法,被质疑企图掩饰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的行为吗?那么为何我们如今却对希盟任命自己人有信心呢?这是忠于希盟,并非忠于制度改革和正义!

希盟搞经济搞得不怎么样,反而搞制度改革却有一套,譬如限制首相两届的任期,但如今的这项反贪委员会主席任命却破坏了这一切,连希盟唯一可以祭出的“靓牌”,都被敦马给破坏了。敦马依然是敦马,他不愿意被约束的言论,显见其独裁自负的一面,林吉祥还能说敦马已经洗心革面吗?对于拉蒂花的任命,希望这不是打击政敌的策略,拉蒂花不是敦马打击希盟内部对手或党外政敌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