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0日星期六

奥运英雄值得这一切


2016年里约奥运会,我国运动选手成功取得41铜的佳绩,创下历史上最好的成绩。在残奥会上,我国田径好手成功打破世界纪录,创下史上最好成绩,即三名选手获得金牌。
好成绩自然有尾随而来的奖励,这是我国建国以来,一直追随的传统,而这一种奖励的传统不仅仅出现在官方单位,如今私人界也跟随着政府的脚步,屋业发展商也给特定赢得奖牌的选手颁发公寓和奖金。私人界奖励运动员之余,又能做免费的宣传。

政府宣布给予残奥会获得金牌的选手的奖金与原本为奥运会选手订下的奖金数额一样。有人对此质疑政府薄待之前的残障运动员,有不公之嫌。然而,凡是都有一个开始,若说不公平,难道2016年夺得奥运银牌的男双组合所获得的奖励不比1996年获得银牌的男双组合更丰厚吗?为何不说这也不公平呢?

奥运英雄返国之前,早已经有政治人物以州政府的名誉,给赢得奥运银牌的羽球好手犒赏。先有槟州政府奖赏奥运混双银牌得主陈炳顺,后有甲州政府发奖金给另外一位赢得银牌的混双女神吴柳萤,同时也颁发较甲州子民吴柳萤所获得的奖金数额低一些的奖金给来自槟州的陈炳顺。槟政府看似也不甘示弱,也给吴柳萤一些奖金。

好了,槟州政府和甲州政府一来一往了,大家都看看霹雳州政府和砂州政府,如何犒赏跳水银牌得主张俊虹和小潘。当大家以为霹雳州政府对张俊虹没有安排接待回乡,有薄待之嫌时,霹州政府在张俊虹回乡第二天,即宣布获得霹州政府所颁发价值32万令吉的公寓和奖金。

无可避免的,网民开始质疑他们是否会获得太多的犒赏。他们从原本期待政府的奖金多少,直到批评运动员得到太多奖励。他们的心情是矛盾的,他们一方面认为政府应该给他们奖励,但却又认为他们不能获得那么多,更担心返国后频频出席晚宴和公开活动,会影响他们的心理素质和没时间训练。

网民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我国曾出现一对“钻石男双组合”,赢得全英赛冠军后,获得多项公开赛冠军,但最终还是攀不上更高的荣誉,在羽坛的舞台上渐渐失去动力。
然而,对于奖金方面,运动员有如此成绩,亦成功唤醒全马人民对国家的认同,甚至让大马人民团结一致,为同一个目标欢呼喝彩,所以国人无需质疑他们,因为他们比我们为国家付出更多。

运动员生涯并不长久,它会随着岁月的流失,年龄的增长,而慢慢地结束其运动生涯。短短1015年的职业运动员生涯,哪怕有一次的成功,也值得他们回味一辈子,甚至是运动生涯中最为辉煌的记录。当这一项辉煌到来时,且让他们收割过去数十年来的付出和坚持,而这也是他们应得。

记得有一位记者询问羽球一哥李宗伟是否会把高级公寓捐出来,一哥直接了当地说:“我还有两个小孩要养!”一句话回应询问者的无知,也说出运动员心里话,平常人可以用自己的专业,在三十余年内追求财富,但对于只拥有某个运动项目专业的运动员来说 ,他们只能有那少常人一半的时间,而机会也不会太多,可能就这么一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