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6日星期六

希望联盟的隐忧


全国大选将在未来半年内举行,一踏入2018年,朝野各阵营开始摩拳擦掌,攻城掠地,以期在往后5年,在我国的政治版图上占一席地,政党领袖得以延续他们的政治生命。

即将来临的大选虽被吹捧成“大选之母”,但其震撼度却有待观察。相较于过去两届大选,反对阵营在这一届大选存在着数项隐忧,而这些隐忧都将直接影响选民的投票心态,进而成为希盟入主布城的绊脚石。

首先,这一届大选将出现三角战,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过去两届大选的壁垒分明已不复存在,拒绝国阵的选票将被分散。伊党不加入希盟,社会主义党也靠边站,让希望联盟在数个混合选区面对极大的挑战。根据观察,希盟各党都有可能损失一些议席,而行动党的受伤程度最低,但看似也无可幸免,其中可能受影响的国会议席包括柔佛州的峇吉里、居銮和彭亨州的劳勿。

其二,2013年全国大选之后,反对国阵的政治凝聚力开始消退,没有了过去大型集会的号召力。也许人们会认为集会人数不能反映反对国阵的势力,但绝对会动摇“中间选民”的关注和思考,潮流会让人不加以思考地疯狂追逐,但也会让人容易淡忘,不留痕迹。

其三,议题仅仅围绕在一马发展公司和26亿令吉政治献金,而这两项课题发酵至今已两年,对选民来说,这已是熟悉的课题,而且也已被消化,消化后成影响力减弱的课题。若希盟无法像2013年大选前,挑起公寓养牛、莱纳斯稀土厂、边加兰石化厂计划、选举不公、高教学费全免的议题等等,让特定的课题针对特定的社会阶层,那么希盟的情况将会难上加难。

再来,就是影响选民对朝野政党观点的印象分,换句话说,希盟如今也背负一样的政治包袱,尤其是敦马如今主宰希盟。希盟一味挑起贪污腐败、中国外资、王室课题等等,不会收获明显的效果,因为希盟有担任首相长达22年的敦马哈迪,他所背负的政治包袱,远远比仅担任首相9年的纳吉还要多,国阵即使不能明枪明刀地指责,但也足以堵住敦马等人的嘴巴。

当敦马试图为人们的批评作出“非直接”的道歉,甚至为90年代开除首席大法官敦沙烈阿巴斯作出解释时,我们就能意识到敦马对过去的施政和指责,已陷入穷于应付的状态。敦马可以解释的课题,他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但无法理清的课题,他就选择沉默,如茅草行动。

敦马的政治包袱也让很多选民,甚至是希望联盟领袖对他再次出任首相有意见,而这又再次挑起希盟选前无主帅或无首相人选的课题。敦马再拜相的政治决定,是否会为希盟带来选票,抑或是吓跑了选票,这是必须衡量的议题,免得得不偿失。

总括而言,若说2013年大选是将一个烂苹果丢弃,换个好的;那么2018年大选将会是两个烂苹果,选一个没有那么烂的。对于不同的选民,何为之烂,何为之不烂,看法有别,但可以确定地是,少了议题的共鸣,少了潮流效应,中间选民的投票倾向和主动性还真地难以预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