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7日星期五

我不能当政治人物!

在政治工作上,党内外人士都曾鼓励我积极投入政治,讨个官位来做做。兴许过去的部长秘书助理都是未来党内领导层的接班人,甚至是国家未来的议员什么的,所以才会有人认为在总会长身边办事总可以像过去的总会长得到什么提拔的机会。

有些人更是大言不惭地告诉我说,要把握在老翁当总会长的任期内,捞得一官半职或利益云云的。对于这些人,我还是以打哈哈的方式应对之,不得罪任何人。也许对方只是通过电话与我聊天,不曾见到我的庐山真面目,所以不晓得电话的另一方竟然是刚出茅庐的小伙子,甚至是还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子,要这乳臭未干的小子怎能在孩提时期去想嫁娶的问题呢?!

说实在的,身边的朋友曾经问我类似的问题,是否会为自己织个YB梦。我曾经有为自己发个这样的白日梦,但是在老翁身边工作一年多了,毅然发现自己不是YB的料子。怎么说呢?我不是一个可以日夜开工,一星期7天都工作的人,更不会为了这权力的欲望去牺牲其它重要的事物,如家庭,兴趣,私人空间等等。典型的巨蟹座男生都该是这样的吧!而我确实逃不出这样的宿命,因为我享受工作以外的时间,属于家人也好,属于自己也罢,就是要把生命中的时间均衡的分配。因此,我老早都把这梦给惊醒,现在发的是自在人生的梦了。

眼看着老翁的工作,再看自己所安排的日程,发现老翁真的神了。自从将国会议员,部长及总会长聚集在一身后,工作量比以前更繁重得多了。今天晚上飞往马尼拉,明天逗留马尼拉出席东南亚交通部长会议,晚上漏夜乘搭飞机从马尼拉飞往新加坡(马尼拉飞往吉隆坡的班机是在星期五早上),到达新加坡后,在凌晨时间从新加坡驱车回到吉隆坡,赶在出席星期五早上的内阁会议,下午又得开部门会议,晚上又要出席活动。这就是3项重任聚一身的无奈,党国重任在身,不可有所怠慢。也许只有老翁这类的政治人物办得到,而我知道自己讨厌这样的生活,所以我选择了幕后,我选择了辅助,也不想走向前面的舞台,就让那些有这种魄力的人去为国卖力吧!

有些党外人士认为身为秘书助理的可以亲近部长或总会长,必定可以问个究竟,到底愿不愿出席他们的活动或见见他们。但是,往往意想不到的是,秘书助理要与部长讨论事物的难度也挺高的,不是外人想象的容易。也许我该这么说,见到可容易,可以讨论到事物才是难。毕竟部长得赶场,赶搭飞机,甚至赶着开会,而我们这些秘书助理只能从左从右地摸索空间来转达我们的信息。不过还好的是,老翁是个可以接受多方面管道来讨论问题的部长,他不在乎礼节,只在乎效率,哪怕是一个纸条都没问题。因为这样,我们还是可以有惊无险地完成我们的工作。

看了老翁,毁了自己的梦,不为了什么,只因自己的料不够!不过,没有能力作大将,做个鱼虾小卒总该行吧!哈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