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8日星期五

老爱踩一脚



蔡细历说只要恢复党籍,“生是马华人,死是马华鬼”,此言论悲壮不已,真叫我含泪不舍。政治人物的谈话往往这里听爽就好,后面放的屁一定是臭的,谁都不例外,只是看谁的屁比较臭而已。这里说只要恢复党籍,那边提案除了要恢复党籍,要当回署理总会长,再来便是当总会长。陈财和说若翁诗杰被投不信任票成功过关,翁诗杰可以不用辞职。理论上是如此,但这样的提案一旦过关,任谁都不可能不下台,更何况是翁诗杰这坚持原则的政治人物。


根据最新的《号外周刊》的访问,蔡细历说不捧大脚,就说他不尊重总会长。其实,不捧大脚也不能说是不尊重总会长,而是不捧大脚也不能公开抨击总会长和领导层。记得今年723日,马华正副部长联合发表文告,支持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彻查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丑闻一案。但是,咱们的蔡细历医生却唱反调,说了以下这番话:



















坦白说,蔡细历医生的谈话并无不妥,他也说出人民的心声。但是,作为马华署理总会长的蔡细历医生公开地批评自己党内同志的所作所为是“没有用”,更提出一些揶揄总会长和正副部长的言论,鞭挞了整个文告的价值和意义。这是身为马华领导层之一应该发表的言论吗?蔡细历医生可以“不捧大脚”,但不可以“踩多一脚”!这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若熟读本地新闻的人们,必定知道蔡细历医生喜欢公开地指责总会长和领导层。



记得会长理事会开会讨纪委会针对蔡细历医生的那个晚上,蔡细历医生自行要求提早离开会议,以方便会长理事会针对此案件作出讨论。翁总会长也要求蔡细历医生留下来,以让蔡细历医生有一个解释的机会,但是蔡细历医生拒绝了这项建议,反而说纪委会的报告就是一切,自行看就好。蔡细历医生于是日晚上845分离开会议现场,让会长理事会针对此案作出讨论。蔡细历医生离开会议现场,并没有离开马华,反而在马华党部内召开记者招待会,以下是他的谈话:



蔡:不让个人摧毁党
有救党计划尚无细节
另一方面,他显然不满总会长翁诗杰采取的行动,多次不指名表示:“我们不应该让一个人摧毁整个党。”
虽然当记者提问此言是否针对翁诗杰时,他做出否认,还说:“我没有说总会长不适合,我们不可以让一个人摧毁党,不可以让党没有方向,没有希望,这样会被淘汰,我不是讲总会长、蔡细历,我们是讲整个党。”
不过当有记者问到在其救党计划当中,倘若欲让马华公会继续生存,是否必须剔除翁诗杰,他却显然不耐烦的回答记者:“我刚才不是讲得很清楚了吗?……我说我们不可以让一个人摧毁党,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蔡细历显然有备而来,在记者会开始不久已经准备好文告发放给在场记者,他在文告中表示:“任何与总会长立场相伟的同志都被视为他的敌人或威胁,这早已是公开的秘密,这些人甚至背标签为“倒党”份子、黑帮、与商人勾结集资“倒翁”的人士。“
他甚至语带嘲讽的说:“开除我之后,我希望总会长今晚可以睡得好好的。”他重申自去年10月马华公会党选以来,该党总会长翁诗杰就把他看作敌人,“甚至他认为我是他最大的威胁,我的威胁性肯定比他所面对的法律更重要。”
蔡细历呼吁所友爱党同志必须团结起来救党,不过当记者进一步洽询时,他却表示尚没有任何“救党计划”,并且强调他并不清楚召开特大的事宜,要记者询问那些欲召开特大者,并指特大谣言不过是媒体绘声绘影之说。
他在记者会上拒绝透露更多救党计划的可能方向,强调这个记者会主要是回应纪委会决定。他说党内仍有许多资深领袖会提出种种建议,“我们还没有正式坐下来讨论,我也没有说没有排除(召开特大)。”
蔡细历告诉媒体,其国阵总协调职务是否保留,将由首相纳吉定夺。


会长理事会成员还在针对此案进行讨论和做出决定,怎知这位老爱制造新闻的署理总会长已经率先自行解决自己的政治生命。各报媒体的新闻短讯传入正在开会的会长领导层的手机,个个都看得目瞪口呆,怎么决定都还没出来,蔡细历却为这还没成事实的事情作出如此多的谈话,更揶揄总会长可以睡得安稳。这种举动任谁都无法接受,自己扪心自问,是否可以容忍他人在你还未做出任何宣布前,为这些可能发生的事情来做出多项推断,更侮辱领导层的人格,而可以原谅之?!记得这不是第一次,而是重蹈覆辙!

20 条评论:

B@dman 说...

如果你认为这已经是一件严重的错误,那么就也希望你回去告诉你老板,不要再拿刀往自己人身上砍。更不要骂自己的副手是狗。

匿名 说...

Badman :

领导层允许不同的声音,但不容许单单打打地鞭挞。好比王乃志,他可以拥有不同的声音,但他必须尊重多数人的决定。不过,有些人就不是这样;他选择会议保持沉默,但会议外却公开地对记者喊话。

那如果是你?你该如何做?不在会议内提出意见,但却在外提出异见;不在会议内贡献,却在外搞破坏。

我只能说,今天这一步是自造的!

Mountebank 说...

你的波力真的很好玩,一个是老翁脚下的鹰犬,另外一个是老蔡手下的狗腿子。

这些无聊人士每天拼命写文章攻击对方,然后还可以厚着脸皮告诉华社“马华是民族先锋。”

真搞笑。

志汶 说...

年轻人,华语有很多历史谚语“薑是老的辣、过桥多过你走路、吃盐多过你吃米、做爱多过你小便”懂吗?想成大事就多多征求老人家的意见。千万别教老爸做爱

T.C.T 说...

B@dman,
若你是老板,请了这位员工不做事,切在外头倒米,你还对他笑吗?

骂你是狗,不炒你鱿鱼算好啦!

林恩霆 说...

Moutebank:没有人要您看无聊人写东西,这里是进出自如。若不屑,大可不看,没人逼着您看我们的文章。马华是民族的先锋也可诠释为大马民族的前锋,不应只是华社。

志汶:若志汶了解那么多地中国古代谚语,不如开个部落阁与大家分享您的见解。我倒想看看“姜”的看法是如何?!还有,这年头不要一直把做爱挂在口边,不然人只会笑说您这“老姜”不懂礼义廉耻!

Optimus 说...

志汶,
不要在这里倚老卖老。老人家得空多做爱吧,可以延年益寿,不要搞什么特大争做老大了,会阳痿的。

B@dman 说...

匿名先生及TCT,

一位万人之上的领袖应该要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和说什么,如果他也和别人一样口不择言,那么他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

不管蔡细厉在会议上是否有发言或他是否对党有贡献,身为总会长都不应该骂人是狗!更重要的是在会议里是否给意见和工作表现,蔡也有自己的说法。

那个“老板”的比喻根本就是在混淆视听,更何况翁诗杰是老板吗?还是他一直把蔡细厉当下属而不是拍档?

T.C.T 说...

志汶 说...“ 薑是老的辣 ”
老的辣最好是拿来墩老鸡。
这些老人家只会讲吃盐做爱,还会什么?
回家休养吧!

T.C.T 说...

B@dman ,
老翁骂他是狗腿子,不是狗,意思是老蔡帮了别人做事,而不是为党,老翁没有错的。你的要搞清楚!
政治没有拍档,拍档是妥协对方,
领袖是引领,其他党员是配搭跟随罢了。
老菜被选上第二把交椅,已经暗中行事,倒翁,
你是老翁你该如何?
老蔡在会议里不说话,但外头切说老总打压。
这种人诚意在那里?

B@dman 说...

老兄,“我要砍掉那条狗”,这句话中请您告诉我哪里看出来“狗腿子”?麻烦你帮我搞清楚咯。

一个只能有党员跟随的 one way traffic 政党是类似共产主义的政党。难怪老翁领导马华之后将许多名词改为共产党使用的名词如中央党部!原来如此,真是悲哀。

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马华会被人民进一步唾弃,因为马华领导层只有“总会长”其他人只是“跟随”。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老二在会议上不说话了,因为总会长就是唯一的领导,在会议上直接发号司令而没有你讲话的份啊。

你说说看,马华还有未来吗?

Mic 说...

哇。。。TCT,几时我们大家也来骂你是“狗”。因为你也跟他人做事啊。

老翁的华语文言文水平这么高,这种荒谬的言论几乎不适合他哦。

讲话要有逻辑,不要老是学老翁的,没事在那里十面埋伏,黑色会,一亿倒翁。让我们这些外人看到,好像笑戏那样。那个自己判刑,自己减刑的更是一绝,原来人的脑袋会在不同的会议有不同的想法,完全是没有立场的人。我到现在都不知老翁的立场在那里?都去荷兰了?

T.C.T 说...

B@dman
我不知你那里听来“我要砍掉那条狗”,当事者都表明没说,你爱听别人胡说,随便你。
你的想法好像蔡细历,自以为是,个个像你一样不随从党领袖,马华一定倒。
你以为没给他机会说话?你是颠倒是非。
你是不是马华党员?请你看党训。不要用你自己见解去批评马华。

T.C.T 说...

Mic,
我是说为别人做事而不为党。
若你证明我是在党外替人做事,你可以骂我是狗,
你当然看不到马华总会长得立场在那里,是你在轻视他,他说什么你也在踩。加上你也不懂马华里面的事,你若是党员,那就可悲。
你若不是党员,你爱笑爱弹,那是你的立场。不代表别人没有。

B@dman 说...

这句话是苏诗登亲口告诉我,为什么别人就是胡说,翁诗杰就不会胡说呢?

那么你说翁诗杰没说过,那么他是怎么说的啊?

好,你说我颠倒是非就给你一个机会我颠倒是非。请你告诉我为什么在蔡细厉担任政府政策监督局主任时,翁诗杰要下“封杀令”?

一个组织是要互相合作而不是“追随”,每一项决定应该是经过讨论后议决而不是由总会长决定别人跟随。

翁诗杰到底给多少钱你,要你这样为他说好话?连身份都不敢公开,是为什么?

不过也好,这样至少你不会觉得丢脸

Mic 说...

T.C.T,

堂堂一个总会长的治国方针是在那里?请宽恕我无党派的小人物一个。但是,连我这个关心政治的小人物都不知道他的方针或治国之道,请问他要如何带领全国的“华人”呢?

或许对于你来说,马华不需要理睬我们这些“小人物”吧。没有问题,我的全家和朋友们都会努力的投民联,你们慢慢争吧。

T.C.T 说...

B@dman,
我相信你是不懂团体的组织构造,一位领导人要看到的是下属同心同力去达到目的。
蔡细厉暗中行事,志在倒翁,目无中人,担任政府政策监督局主任时,反而倒米。更严重的是。。。我不能说,说你也不信。是你看不到。“封杀令”是最后的决定。
“追随”? 我没说过。
随从是必要的行径,蔡细历没有,更可能是幕后有心人利用了蔡细历。你没思想过 ?
,每一位总会长的提案都经过中委通过。请你指出那一项是违法党章的?
你有这样的想法,可悲,我也问回你,蔡细历到底给多少钱你?

T.C.T 说...

MIC,
治国方针你可以看,治党方针是给马华党员看。
你懂治国之道, 分享来看?

B@dman 说...

你说蔡细厉志在到翁,没有同心同力,那么就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蔡细厉两次伸出橄榄枝而翁诗杰还是不断的利用“道德污点”来抹黑蔡细厉?

你说蔡细厉志在倒翁根本说不过去!如果不是翁诗杰边缘化蔡细厉,甚至不算影响他工作,会有今天的特大吗?

谁才是真正倒米?我不敢说,我肯定的是蔡细厉在执行任务时,所说的都是部门必须改进的现象,翁总不能忍受就下封杀令,现在你又说他在倒米?把“要求改进”=“倒米”?

怎么你除了不能清楚解释上述几点,对于“狗”论,怎么也不答了?

收了翁诗杰钱就好心你作完全套戏啦。对了,蔡细厉说他没钱给我哦,因为她没说到一千万。

Mic 说...

T.C.T,

怎么不可以看?OBAMA都有治国方针。前Mahatir也有2020宏远。你不出方针,人民要怎样配合你?这就像一间公司Vision,全员工都以这个Vision为公司的目标,这样才能避免公司跑去荷兰。

难听讲一句,你们这些马华仔又懂什么方针,我这个平民百姓都好过你们。我只懂翁会长的三拼去荷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