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8日星期五

老爱踩一脚



蔡细历说只要恢复党籍,“生是马华人,死是马华鬼”,此言论悲壮不已,真叫我含泪不舍。政治人物的谈话往往这里听爽就好,后面放的屁一定是臭的,谁都不例外,只是看谁的屁比较臭而已。这里说只要恢复党籍,那边提案除了要恢复党籍,要当回署理总会长,再来便是当总会长。陈财和说若翁诗杰被投不信任票成功过关,翁诗杰可以不用辞职。理论上是如此,但这样的提案一旦过关,任谁都不可能不下台,更何况是翁诗杰这坚持原则的政治人物。


根据最新的《号外周刊》的访问,蔡细历说不捧大脚,就说他不尊重总会长。其实,不捧大脚也不能说是不尊重总会长,而是不捧大脚也不能公开抨击总会长和领导层。记得今年723日,马华正副部长联合发表文告,支持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彻查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丑闻一案。但是,咱们的蔡细历医生却唱反调,说了以下这番话:



















坦白说,蔡细历医生的谈话并无不妥,他也说出人民的心声。但是,作为马华署理总会长的蔡细历医生公开地批评自己党内同志的所作所为是“没有用”,更提出一些揶揄总会长和正副部长的言论,鞭挞了整个文告的价值和意义。这是身为马华领导层之一应该发表的言论吗?蔡细历医生可以“不捧大脚”,但不可以“踩多一脚”!这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若熟读本地新闻的人们,必定知道蔡细历医生喜欢公开地指责总会长和领导层。



记得会长理事会开会讨纪委会针对蔡细历医生的那个晚上,蔡细历医生自行要求提早离开会议,以方便会长理事会针对此案件作出讨论。翁总会长也要求蔡细历医生留下来,以让蔡细历医生有一个解释的机会,但是蔡细历医生拒绝了这项建议,反而说纪委会的报告就是一切,自行看就好。蔡细历医生于是日晚上845分离开会议现场,让会长理事会针对此案作出讨论。蔡细历医生离开会议现场,并没有离开马华,反而在马华党部内召开记者招待会,以下是他的谈话:



蔡:不让个人摧毁党
有救党计划尚无细节
另一方面,他显然不满总会长翁诗杰采取的行动,多次不指名表示:“我们不应该让一个人摧毁整个党。”
虽然当记者提问此言是否针对翁诗杰时,他做出否认,还说:“我没有说总会长不适合,我们不可以让一个人摧毁党,不可以让党没有方向,没有希望,这样会被淘汰,我不是讲总会长、蔡细历,我们是讲整个党。”
不过当有记者问到在其救党计划当中,倘若欲让马华公会继续生存,是否必须剔除翁诗杰,他却显然不耐烦的回答记者:“我刚才不是讲得很清楚了吗?……我说我们不可以让一个人摧毁党,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蔡细历显然有备而来,在记者会开始不久已经准备好文告发放给在场记者,他在文告中表示:“任何与总会长立场相伟的同志都被视为他的敌人或威胁,这早已是公开的秘密,这些人甚至背标签为“倒党”份子、黑帮、与商人勾结集资“倒翁”的人士。“
他甚至语带嘲讽的说:“开除我之后,我希望总会长今晚可以睡得好好的。”他重申自去年10月马华公会党选以来,该党总会长翁诗杰就把他看作敌人,“甚至他认为我是他最大的威胁,我的威胁性肯定比他所面对的法律更重要。”
蔡细历呼吁所友爱党同志必须团结起来救党,不过当记者进一步洽询时,他却表示尚没有任何“救党计划”,并且强调他并不清楚召开特大的事宜,要记者询问那些欲召开特大者,并指特大谣言不过是媒体绘声绘影之说。
他在记者会上拒绝透露更多救党计划的可能方向,强调这个记者会主要是回应纪委会决定。他说党内仍有许多资深领袖会提出种种建议,“我们还没有正式坐下来讨论,我也没有说没有排除(召开特大)。”
蔡细历告诉媒体,其国阵总协调职务是否保留,将由首相纳吉定夺。


会长理事会成员还在针对此案进行讨论和做出决定,怎知这位老爱制造新闻的署理总会长已经率先自行解决自己的政治生命。各报媒体的新闻短讯传入正在开会的会长领导层的手机,个个都看得目瞪口呆,怎么决定都还没出来,蔡细历却为这还没成事实的事情作出如此多的谈话,更揶揄总会长可以睡得安稳。这种举动任谁都无法接受,自己扪心自问,是否可以容忍他人在你还未做出任何宣布前,为这些可能发生的事情来做出多项推断,更侮辱领导层的人格,而可以原谅之?!记得这不是第一次,而是重蹈覆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