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8日星期二

KSN把话说反了!


昨天,阅读到国家首席秘书长的言论,丹斯里西迪说非土著不爱当公务员,而逼使政府偶尔必须提拔一些没有达到标准的非土著公务员来填补属于非土著的固打。他举了个相当有意思的例子,有20个人来应征只有10个空缺的职位,而20人当中只有2位非土著,10个空缺的职位中也保留了2个空缺给非土著。经过筛选后,这两位非土著只是名列第十一及第十二,但为了填满非土著的空缺,这两位非土著就入选了最后的10人名单,而排在第九和第十的土著候选人将会因为这固打制的定律而被割爱。但若以绩效制来评定的话,非土著将不会有代表在公务员行列内了。


从丹斯里的谈话,我发现他意识到固打制的不好,也无奈为何非土著不当公务员。非土著不当公务员的原因不是薪水待遇不好,而是公务员的体制给人一种贬义的印象。不但如此,公务员的歧视不是丹斯里说没有就没有,只是低下层的公务员如何来擢升下属,我想丹斯里也无法给予一个肯定的解释。马来西亚有那么多的政府部门,为何只有旅游部及人力资源部的秘书长才是非土著?记忆依然清晰,去年雪州政府擢升一位非土著担任雪州发展机构的总经理,却换来了政党和部分百姓的反抗。这一个例子是否证明了在政府公务员的体系内,依然存有着肤色的歧视?非土著不敢奢望有朝一日当上马来西亚皇家警察总长,更别想谈可以坐上首席秘书长的位子。


身在交通部,看见了公务员体系的操作和做法。我相信作为一个部门或政府机构的主管,其办事和积极的态度将决定了旗下职员的工作态度。交通部内的非土著官员都非常地尽责,而土著公务员也不乏精明能干之士,但也许人数庞大,所以难免差的多过好的,尤其是支援级的公务员,三天晒网,两天打鱼的都大有人在,甚至是数个星期不见人影的都有。我想丹斯里西迪无需关心非土著的素质不达标却被录取的问题,相反地,我认为丹斯里更需要关心的是,政府用了庞大的资金投资在完全没有贡献的公务员的身上。若公共服务局想改变公务员的态度及素质,我想最简单不过的便是将公务员的“铁饭碗”变成“易碎饭碗”,这将让公务员时时记得保护自己的饭碗,不再让政府养闲人。


排在第十一及第十二的非土著肯定比这些好吃懒做的公务员来得有贡献吧?!我没有意愿要提起种族课题,但是若参杂三大民族的公务员体制,我相信效率不只是会提高,而且更能达到团结国民的宏愿。也许这更远胜宏愿学校或国民服务计划的,毕竟三大民族的公务员体系更能行使语言的方便,为三大民族不同阶层的百姓服务。这说法正好符合了反贪污委员会之前号召非土著加入反贪委会的行列般,需要以语言的优势来提高破案的效率。


丹斯里的言论希望不是来为非土著无法入选公务员行列而寻找的下台阶,更不希望他成为日后无法擢升非土著公务员的借口。丹斯里一味地要求非土著政党号召非土著加入公务员行列,但在公务员行列内,却隐藏着一股似有似无的“歧视”传统,这要非土著政党来为公共服务局擦亮招牌呢?!今天临时抱佛脚地到了加影的税收局去缴交表格,等了好久才轮到我,等待的人(华人)都揶揄说会慢了些,因为刚好那时是Tea Break的时间,所以工作的人少了。也许事实并非如此,但这就是公务员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既然非土著都有这样的想法了,哪有家里的孩子还会踏入公务员体系呢?往往除了为人师表外,非土著充当公务员的人数实在寥寥可数。公务员的形象和“歧视”传统才是公共服务局招纳非土著公务员的主要绊脚石,而非固打制或绩效制。没有非土著要当公务员,论你拿固打制或绩效制,那也只是你们的玩意儿。非土著还是回归私人界,也不加入公务员体系。


最后,我想对丹斯里西迪说,其实公共服务局老早也因为没有非土著要当公务员,而擢升了很多不达标的土著公务员当差了。这应该才是真正拖垮整个公务员体系及政府机构操作的真正原因,丹斯里西迪把话说反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