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1日星期四

公正党走入党争



公正党党选原本是属于一场令人期待的政党选举,毕竟它是第一个推行党直选制的政党。虽然马华在翁诗杰担任总会长的时候,曾经有这趋势进入直选制度,工作也在进行,但无奈碍于党内人事的纷争,却无疾而终。当然,至今为止,我认同党直选制,更认为它是党内民主,减少金钱政治的最好方法。

公正党党选可能是大选来临前的最后一个党选。因此,有梦的公正党领袖当然希望在党选中找个可以站得住脚的职位,以希望借助党职在梦成真后,可以在内阁中占据一个“部长”职。

公正党有着“远大的宏愿”,希望在马来西亚的政党中一枝独秀,尽力塑造一个人民期望看到的“廉洁政党”。无奈地,一场党选让人看到了党内民主的死亡。再益说安华和阿兹敏是问题的根源。对我来说,安华本来就是问题的根源,他本来就是问题人物,若没有太大的问题,他如今已经是首相了。

至于阿兹敏,他早前在雪州篡位的戏码,因安华给他一个安慰奖(雪州公正党主席),把卡立的党职让给了他,才宣告落幕。不然的话,今天坐在雪州州务大臣的椅子上的是阿兹敏,不再是卡立了。阿兹敏好胜,也好斗,他更是安华的爱徒。在党选上,安华宁愿选择自己的爱徒,也不支持当时自己以“小罗纳多从曼联转会皇马”的开场白来宣告跳槽公正党的再益。

若说马华是一个党争连连的政党,不如我们说政党都会有党争,看看哪个喜欢搬上台面,让全民看笑话而已。公正党成立近12年,这一次算是一场小党争,也是党分裂的开始。如果像再益所说的,被开除的话,就成立“新公正党”,那岂不是与马华当年的林苍佑离开马华,另组民政党一样。(*我衷心祝福敦林苍佑早日康复。)

因此,我还是那一句,我们今天依然要以同样的标准来监督民联,监督公正党。不喜欢马华的人难道希望有一天,民联公正党也是一个为利益生存的政党吗?因此,不要以为公正党才刚刚起步,给他们一些时间,多给他们一些时间,也表示多给他们时间去学坏。但对我来说,每一个政党都是生存在利益之上,只是我宁愿相信没有谎言的政党,也不相信满口民主,背后却大家长式的领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