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6日星期一

集体决定价何在?


集体决定的涵义在不同时刻,在不同的人,却有不同的诠释。


特大前夕,我们高喊“集体决定”,会长理事会“集体决定”开除蔡细历医生;中委会“集体决定”冻结蔡细历医生党籍。但特大结果出来后,“集体决定”联盟因为总会长的一句话“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而推得一干二净,让翁诗杰一个人去承担“集体决定”的后果。


翁蔡和解,提出团结方案,唯独这一个团结方案得到首相的祝福,却没有得到部分中委或寄望东山再起的元老支持。今天,有人冒出说,团结方案应该获得中委会的首肯;更有人说,团结方案不是中委会的“集体决定”。我在想,特大前夕的“集体决定”,特大后的“集体决定”及翁蔡和解后的“集体决定”,这三个不同时期的“集体决定”怎么会有不同的诠释?


特大前夕的“集体决定”-冻结蔡细历医生的党籍是中委会集体的决定,部分中委会与总会长共进退的言论听在耳里,甜在心里。但是,原来那些都是“甜言蜜语”,但给全国中央代表看到“一个马华,一个团队”的滂湃气势。中委会成员与总会长是一个团队的,蔡细历医生是独自个儿的团队,既没有中委会的支持,更没有华社的拥护。


特大后的“集体决定”-共进退可以不代表总辞,但集体决定已说明全体参与会议的成员都认同这一个决定。若不,至少也必须在少数服从多数的情况下,接受有关会议结果。作为会议成员之一,无论你的个人立场如何,都必须以全体成员所决定的决定为立场。好比内阁阁员,无论您多不认同有关政策的执行,但基于“共同负责”的原则下,阁员都必须在外力挺内阁所决定的政策,非批评之。不然的话,有关阁员必须辞职。因此,没有任何理由要其中一个会议里的成员承担一切的责任。今日要问杰给交代,不如问自己如何作解释。毕竟会议的结果不是翁诗杰一个人说了算的,除非其他人都是“傀儡”,那我就无话可说。此外,原本应该参与会议的成员却没有参与,“不出席者,故作默认”的会议规范也出现在民间团体内的会议条款内,“不出席者,故作默认”意指不出席会议的成员,当作默认任何的会议结果。但是,偏偏有人在会议内说决定冻结蔡细历医生党籍的时候。我没有在现场出席会议。哦哦,想推得有理似无理般哦!坦白说,今天中央代表否决了中委会冻结蔡细历医生党籍的决定,该解释的不只是翁诗杰,全体中委都难逃其责!


翁蔡和解后的“集体决定”- 翁蔡之间的“团结方案”没有获得中委会的支持,某人说应该把团结方案呈交到中委会讨论,不应该是翁蔡二人之间的协议,更应该纳入廖派嫡系的意见。我在想,翁诗杰说不需要获得小部分人的批准。其实,这些人口里所谓的“批准”是在于他们的“权益”是否有涵括在这一个“团结方案”里,要确定不是蔡派人马完全得益,而剥削了原属于他们的“权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