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6日星期一

集体决定价何在?


集体决定的涵义在不同时刻,在不同的人,却有不同的诠释。


特大前夕,我们高喊“集体决定”,会长理事会“集体决定”开除蔡细历医生;中委会“集体决定”冻结蔡细历医生党籍。但特大结果出来后,“集体决定”联盟因为总会长的一句话“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而推得一干二净,让翁诗杰一个人去承担“集体决定”的后果。


翁蔡和解,提出团结方案,唯独这一个团结方案得到首相的祝福,却没有得到部分中委或寄望东山再起的元老支持。今天,有人冒出说,团结方案应该获得中委会的首肯;更有人说,团结方案不是中委会的“集体决定”。我在想,特大前夕的“集体决定”,特大后的“集体决定”及翁蔡和解后的“集体决定”,这三个不同时期的“集体决定”怎么会有不同的诠释?


特大前夕的“集体决定”-冻结蔡细历医生的党籍是中委会集体的决定,部分中委会与总会长共进退的言论听在耳里,甜在心里。但是,原来那些都是“甜言蜜语”,但给全国中央代表看到“一个马华,一个团队”的滂湃气势。中委会成员与总会长是一个团队的,蔡细历医生是独自个儿的团队,既没有中委会的支持,更没有华社的拥护。


特大后的“集体决定”-共进退可以不代表总辞,但集体决定已说明全体参与会议的成员都认同这一个决定。若不,至少也必须在少数服从多数的情况下,接受有关会议结果。作为会议成员之一,无论你的个人立场如何,都必须以全体成员所决定的决定为立场。好比内阁阁员,无论您多不认同有关政策的执行,但基于“共同负责”的原则下,阁员都必须在外力挺内阁所决定的政策,非批评之。不然的话,有关阁员必须辞职。因此,没有任何理由要其中一个会议里的成员承担一切的责任。今日要问杰给交代,不如问自己如何作解释。毕竟会议的结果不是翁诗杰一个人说了算的,除非其他人都是“傀儡”,那我就无话可说。此外,原本应该参与会议的成员却没有参与,“不出席者,故作默认”的会议规范也出现在民间团体内的会议条款内,“不出席者,故作默认”意指不出席会议的成员,当作默认任何的会议结果。但是,偏偏有人在会议内说决定冻结蔡细历医生党籍的时候。我没有在现场出席会议。哦哦,想推得有理似无理般哦!坦白说,今天中央代表否决了中委会冻结蔡细历医生党籍的决定,该解释的不只是翁诗杰,全体中委都难逃其责!


翁蔡和解后的“集体决定”- 翁蔡之间的“团结方案”没有获得中委会的支持,某人说应该把团结方案呈交到中委会讨论,不应该是翁蔡二人之间的协议,更应该纳入廖派嫡系的意见。我在想,翁诗杰说不需要获得小部分人的批准。其实,这些人口里所谓的“批准”是在于他们的“权益”是否有涵括在这一个“团结方案”里,要确定不是蔡派人马完全得益,而剥削了原属于他们的“权益”。

7 条评论:

阿武叔 Uncle Boo 说...

特大之前,只有蔡细历一人被标签为没有私德。特大之後,剩下翁诗杰一人背负不顾政治道德。

而其实,都没有道德。

当初集体决定的,伸出食指说好一个马华一个团队的,说好要总辞的,当初就不想总辞但静悄悄不敢出声的,全部都是没有道德的烂鸟烂人一个。

解散,重选,才有品德。

烂人堆,敢吗?不敢的话,把道德两个字挤在下体算了。

Jason 说...

话虽如此,但言出必行。
老总在特大前所许下的承诺必须实现,就是走人。

特大投了蕹菜不信任票,意味着两人都需要拿得起,放得下。
坦白说,如两人再抱着不放,也许他俩将成为马华记载的千古罪人。。

要挽回华社及人民的心,就看看你们怎么做吧。
拿得起,放得下。这是一个政治人物第一天加入政坛所应该领悟的学问。

权利不是个人的专利,乐观看待人世间的一切事物吧。。

愛黨特工 说...

同志們,起義吧,翁蔡一個不能留.

Freddie 说...

现在回教党也可能要玩特大,如果特大成绩出来后又不符和尼阿兹所期望的人选,会不会又要再来一个特大,至到满意为止。

Optimus 说...

jason ,

那么,中委会的道义呢?若要翁走,他们应该总辞,他们之前说过的话不算数,竟然要翁说过算数?真是厚脸皮。

既然大家都不守道义,重新重选最公平。

丘仲尼 说...

我多次强调,马华双十节特大,是马华中央领袖政治道德评审会,中央代表们必须持用心中的“照妖镜”,将党内妖魔鬼怪一一照出原形,才投下支持票。

结果,中央代表们真有水准,作出“最明智”的选择,引蛇出洞,让马华中委会成员大演变脸把戏,然後推出不和平的“和平方案”。

接下来“魏金童”高呼“兄弟情可胜天”,周玉女唱“神经人人皆有,巧妙各自不同”。

马华耗资70万制作费,自编、自导、自演《大马版意难忘》,让全体中央领袖粉墨登场,人人有份演出。

其实,大家自己人,应该客客气气,何必做戏!

指南企業教練 说...

今天對於團結方案的反對,不過是即得利益不見了!
還記得特大前中委會所說的"集體決定"; 甚至於1015之後; 有關三人逼宮事件上; 廖先生在南洋訪問中多次強調凍結老蔡是"集體決定",非他們三人從恿!
我想馬華非兩三人的决定, 同樣的也非由一個被否决提案的中委會决定!
回歸民主,那就重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