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9日星期一

“基督国事件”是种族课题?


日前,《前锋报》的“基督国言论”的报导,显然地是无中生有的事情。槟州峇眼巫青团对首长林冠英的无礼态度,也是一项对国阵形象的回马枪,但只限于华裔选票的伤害。


正如沙巴州民统主席伯纳东博所说的,马来西亚联邦宪法没有规定首相一定是由马来人出任,甚至是穆斯林。出任首相的唯一条件是必须获得国会多数议员的支持和信任。虽然马来西亚出现非穆斯林首相的可能性不高,但这也不意味着“首相是穆斯林”就是巫青团口中的权益,宪法没有列明,何谓权益之有呢?

不过,虽然联邦宪法没有阐明这一点,但当国家宪法与回教为官方宗教绑在一起之后,这所谓“没有阐明的一点”也变成宪法底下的另一个条文。因此,我们可以预见为何他们坚持要捍卫回教为官方宗教。



巫青团今日高喊捍卫回教为官方宗教,甚至否决首相由非穆斯林出任的可能性。这样的论调,大家是否似曾相似呢?没有错,回教党精神领袖兼吉兰丹州州务大臣聂阿兹也说过类似的谈话,即若林吉祥要当副首相,先信奉回教。巫青团还没有聂阿兹的要求来得苛刻,至少副首相可以是非回教徒。

在这起事件上,我们看到回教徒在捍卫国家领导人的宗教信仰上,无疑是站在同一阵线的。我们无法摆脱一个事实,即回教教义里头阐明“回教徒居多的国家必须由回教徒来领导”。





在马来西亚政治上,宗教往往成为政治抗争的一环,因为根据民调显示,马来同胞多以“我是一名回教徒”自居,对他们来说是较为舒适的“自我介绍”。因此,当宗教成为政治斗争的一部分时,再多的“无理取闹”和“无中生有”都是为了争取某个族群的选票。巫统内部不晓得这是一则“谎言”吗?不是不知,只是有意地炒大,挑起种族情绪,捞取马来选票,削弱马来人对行动党的支持,这就是《前锋报》和巫青团的主要政治目的。

对于华人来说,也许“安居乐业”才是最大的要求,但那也局限于308大选前夕。308政治海啸后的华人,已经对“安居乐业”不感兴趣,相反地,“公平施政”才是他们投票前最为关心的课题。

为何都是华裔年轻的一代反政府呢?我有看法,但不晓得是否正确。年轻一代在父母细心的呵护下,受到了最少的伤害,无须为生活烦恼,多有高学位的学历,自小到大都在安逸的生活中长大。因此,“安居乐业”对他们来说,似乎太遥远了。因为从小都“安居乐业”了,不愁米饭和住,感受不到社会动荡和种族冲突所带来的伤害和破坏。

但,这些年轻人无论在就业或求学上,他们受到了一定政策上的约束,也形成了一种对其他种族的不满。听老一辈的人说,以前在kampong长大的孩子,都是三大民族一起同一条河戏水,踢同一粒皮球等等。但现在的年轻人,都半在父母的过多呵护下,从小到大都是被局限在种族的框框内,儿时玩伴都是同一族群,念书的时候也是同一个语言在交谈,甚至到了社会,可以在午休一起出去吃饭的都是同一族群。因此,所谓的“互相了解”和“互相谅解”似乎已经卖不出去了。当我们认为自己族群所面对的约束时,其实其他种族也有同样的问题,只是我们不曾了解,就一味地偏见,我们只是在听别人说,但从来没有真正地去理解,这也加剧了我们对其他友族同胞的不满。




种族政治在马来西亚继续地走下去,会是一场民主的悲剧。但现实告诉我们,无论在朝或在野的政党,没有一个政党不以种族政治作为斗争目标和竞选策略,包括一直倡导多元政治的民政党和民主行动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