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6日星期四

看政治说政治

大选似乎不远了,但事实上,在未来的大选中,那只是一场马华与行动党的角力战。回教党无疑将依然守着原有的吉兰丹州,公正党必定将在雪州面对国阵的强力对抗外,公正党似乎再也无法在未来的大选中重拾当年的雄风,安华的风采将在司法缠身下,逐渐失去光芒。



行动党可以继续地在槟城州稳守江山,这是毫无疑问的。不过,尽管行动党和公正党有办法赢获所有的华人选区,但无法取得比
308大选更辉煌的选票。因此,行动党必定呼吁全槟华人在可能流失非华裔选票下全力支持行动党,这与当时民政马华所打出的“保华裔首席部长”的戏码没有太大的风别,都是种族政治。行动党在华裔占多数的州属执政,无疑该政党是依靠华人选票,也必定将马华视为对手。

年轻一代总认为国家需要摆脱种族政治,但年轻一代否定了国阵的种族政治,却认同了民联的种族政治。此外,年轻一代对马华没有承诺,但在体制下无法办到的事情,加以鞭挞;不过,年轻人却不对行动党承诺了,但在体制下办不到的事情,加以鞭挞。这就是现有的政治潮流和趋向。老百姓对政治的了解,莫过于政客的宣传和吹捧,但在政客背后的动机,却完全可以选择不理会。




举个例子,国阵政府不调高油价,行动党说这是阴谋,大选后一定会起价;但若国阵政府调高了油价,行动党却说国阵政府不思民困。坦白说,说来说去,林冠英还是有话说的,不是吗?



再来,槟城升旗山前几个星期因野狗“挡路”,使到上山的电动车必须暂停服务。林冠英第一个跳出来说,“不相信是野狗的原因,肯定是人为的疏忽”,此话一出,肯定获得人民的热烈激赏,林首长又出来骂“令人民讨厌的公务员”。但调查报告出来后,真的还是因为一只野狗“挡路”而引起暂停服务。林冠英的新闻做得很好,他可以夸大事实,但错怪公务员后,却一声不响,这就是政客所为。

还是大学生的时候,308大选前一年,曾经到新纪元去听林氏父子的讲座会。当我听他的演讲时,现场大概只有不到40人,我真的听了热血沸腾,简直就是要揭竿而起,我当年还捐了10元给行动党。对于一位大学生来说,10元似乎可作为两日的费用了,而这10元可是我生平第一次捐钱给政党,而且还是在林冠英和林吉祥的面前投下那红色的钞票。国会参访团,虽然是在民政党前领袖李家全安排下,有机会第一次参观国会,但我们一大班同学却与林吉祥拍了合照。

但当我静下来的时候,好好地思考民联与国阵的施政,我却选择了后者。国阵本来就是种族政治,这是国阵成员党不曾否认的事实。但,民联的成员党称自己是多元种族政党,却依靠某族群的选票赖以生存,公正党和行动党都是,回教党以宗教出发,但在吉打州的施政,却以种族区分,简直就是挂羊头,卖狗肉。




民联当年批评国阵的政策,今天在各州属执政后,依然选择当年他们所批评的施政来执政,这根本就是换了位子,换了脑袋的做法。雪州民联政府通过资讯自由法,但对于马华议员黄冠文所追问的,“雪州政府在砂州州选的时候,投入多少的经费作为竞选基金”一事,完全不做回答。这样一个资讯自由法是为了赢取选民的赞赏,但却完全没有真正的执行,这是一项伪善的政策。对于一个不诚恳的政党,公正党做得很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