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2日星期二

马青40岁好!

就事论事,马青年龄从原本的45岁降至40岁,这一个年龄上的调整,在政党年轻化和发展上,绝对有利无害。当你看到敌对政党行动党的社青团把青年的年龄定在35岁以下,而国阵老大巫统冶把年龄限制在40岁以下时,马青就别奢望40岁以后还可以当马青了。


其实是自相矛盾的,当很多马华年轻党员感叹“英雄无用武之地”,背地里批评老一辈的领袖霸者位子不走人时,但又有人却认为把马青年龄往下调是一个错误。任何一个改变都有人会被牺牲,也有人会从改变中获得利益。然而,改变是为了党利益着想的话,我们就必须将自我幻想的“利益论”和“得失论”放一边。

今天,我们牺牲了过了40岁的“老马青”的才能,难保我们不能在未来,发掘更多少过40岁的年轻党员,甚至是少过30岁的青年才俊。若非把年龄调低的话,马华如何冒出30岁以下的州团长,如何拥有一大批30岁左右的区团长。

用了一大堆什么“魏家祥要保着张盛闻”的理由来为“调低马青年龄”套上罪恶的骂名,其实另一边厢,反对者也间接地在打压着年轻党员上位的机会,更抹杀了党年轻党员发挥的机会,进而让年轻人对马华却步和意兴阑珊。

马青州代表大会的出席率偏低,无疑与马华不够年轻化有关,甚至无法让人看到马华贴近年轻人,毕竟45岁的党员还属于马华青年的话,那也表示马华真的没有太多的年轻人。

今天,马青调低年龄至40岁,千多个支团无法组军,41岁至45岁的老马青何去何从等问题,都是制度改革上的牺牲,是一个过渡期,这与马华瘦身无异。有人说马华瘦身将会变成小党,很多支会可能找不到人,但就为了这些虚名,马华继续地自我膨胀,自我陶醉吗?


别为了那个人的得失,放弃了追求制度上的改变。自个儿的利益在党的历史中,是微不足道的,相反地,制度上的改变,却可能影响好几代人,至少影响着这一刻每一位30岁左右的年轻马华党员。否则的话,站在前面摇旗呐喊的还是45岁头发半白的“老马青”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