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1日星期五

不能说好国文,褫夺公民权?我们慌了吗?

巫统州议员提出重新检讨国人说国语的能力,若无法达标的话,立即褫夺公民权。当巫统议员此番言论一出,身为非马来人的华人就会心虚地对号入座。其实,马来西亚国人中,不会说马来语或国语的,也不仅仅是华人或印度人,可能也包括东马土著或身在半岛内陆地区的原住民。

华文报章第一时间放大报导此事,网络媒体大力地吹捧这一番言论,不外乎是华人对号入座了,华人心虚了。此时此刻的政治人物,尤其是与巫统议员敌对阵线的反对党议员,就跳出来谴责什么的,但实际上,这些口口声声“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政治人物,是否有深思这位巫统议员极端言论背后所道出的问题呢?

在老早的年代,祖辈们要获得公民权,首要条件就是会说马来文或国文。但是,1957年后出生的国人已自动成为公民,所谓会说马来文的条件已不存在。巫统议员的建议,无非是回到了独立前的做法,那是走回头路,也不符和国民的基本权利,违反宪法。

巫统议员的说辞固然不恰当,但也刺激了非马来人的心,尤其是华裔。华裔有一种心态,那就是自我为尊,别人的文化和语言终究不及自个儿地强。这是中华民族数千年以来,自我为中心的一种民族心态。也因为如此,我们看不起马来人和马来语,也许你口中会否认,但心里有意无意间,也在力数这个民族的不是,惰性和愚笨等等的。

当我们一直吹捧自己的语言和文化时,我们不能嫌弃或边缘化他人的文化语言。我们可以捍卫学习母语的立场,但绝对不能视马来文为假想敌。我们必须学好母语,也需要操得一口流利的马来文。

这是马来西亚,是无国界的年代,你除了需要学好母语,也需要学好马来文,你才能与其他友族共同分享这个国家的一切;你只有学好英文,你才能与这个世界接轨。

在政府部门服务的时候,马来同事曾经接过数通来自华裔中学生的来电,询问关于技术学校的入学程序。该位马来同事只是问他们名字和来自哪里,这些出生在90年代,在千禧年之后求学的孩子,完全听不懂马来同事的提问,更甭说回答他的问题。当我接过电话后,他们则可以以一口流利的中文沟通。

当下的我只能说,我国华文教育的成功,也造就了某大部分孩子失去“认真和严肃”对待马来文或国文的态度。过分捍卫华文,不会给华裔子弟带来巨大的发展,但若可以掌握多几种语言的话,对一个孩子的未来,才会拥有无限的发展。

我来自华文小学,也是华文国民型中学的毕业生,可说是华教栽培出来的孩子。我很庆幸地,我身处的教育体系让我可以掌握好国文。然而,有些来自华小的孩子,却不见得可以说上一口可以见人的国文,进而导致华小子弟在升上中学时,因无法掌握国文,而必须辍学。

我们的华教人士,一直公布入读华小和华文独中的学生人数,但他们是否有探讨多少位华小生在入读国中后辍学?甚至报告入读华文独中的学生的国语程度是如何?一味地吹捧独中的自豪,却选择视而不见这份自豪感背后的悲哀,是华人在这片土地上的最大危机。当然,我们无法说所有的独中生国文不佳,但却有不少华小生或独中生,有着面对国文的难堪,而这是华教人士应该正视的问题。

当别人说马来文不行,褫夺公民权时,我们就心虚地对号入座,这是问题症结中所表露出来的一种民族悲哀。你可以鞭挞发表此番言论的政治人物,但你不能不正视自个儿民族所面对的问题,这是下一代的问题,也是华裔在这片土地上的生存发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