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8日星期五

云冰与峇东埔补选之后分析

云冰与峇东埔补选一役,为目前国内的政治发展,做了一次的水温探测。消费税的实施和伊刑法争议后,对各族人民产生了一定的冲击,而不同的选区,却出现不同的选民反应。

云冰补选,投票率下降10%,但伊党仍能保持505大选时的得票,但国阵巫统的得票却大幅度地减少。此现象证明巫统的选票流失,进而让伊党可以保持过去505大选的选票;至于华裔选票方面,由于华裔选票集中在两个投票中心,可以明显看出华裔选票有回流国阵的趋势。

行动党雪州议员刘永山则选择不看华裔选票回流的事实,反指伊刑法没有影响补选的成绩,毕竟伊党的得票没有减少。行动党的说法,仅仅是再次地证明他们为伊刑法护航,伊刑法对伊党的选票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但对于华裔选票方面,行动党应该正视华裔选票回流的事实。

云冰虽然只有大约2%的华裔,但这一场补选的华裔选票流向可以成为数个州属华裔选票的指标,尤其是那些以穆斯林占多数的州属,而这是东马两州或槟城华裔选民所无法体会的,因为只有那些受到宗教化影响的选民,才会担心伊刑法的落实。

槟城华裔选民活在一个无论是国阵或民联执政,首长都是由华裔出任,而且槟城也是非穆斯林占多数的州属。落实伊刑法的可能性在槟城,是相对地比其他州属来得低,所以槟城州华人对伊刑法的担忧,也跟着减低。

峇东埔是一个反映国家种族概况的选区,民联主打该项课题,避开伊刑法,是聪明的做法,毕竟他们深知槟州华裔对行动党的支持,已经解除了华裔对伊刑法的担忧。相较于伊刑法,消费税是一个可以发挥在所有种族身上的课题,而这一个策略果然奏效。

在这两场补选当中,我们只能从云冰补选看到马来选民对消费税的不满,而峇东埔却不太明显,因为国阵与民联在峇东埔选区,所获得选票与505大选相较不远。即使国阵巫统和民联公正党的选票有所减少,但总得票率却与505大选时,差不多一样。

若说峇东埔华裔选票回流的幅度不高,那么巫统选票流向公正党的幅度也不高,因为两大种族的选票已相互抵消,两大阵营才能保持过去505大选时的选票比率。

峇东埔一战,看出民联也在行使着国阵常常所祭出的种族牌,而这也是最为令人惊讶的,毕竟民联给人的观感,是一个极力否定种族极端的政治联盟。王赛之于《中国报》所谓的错误言论,被民联打造成一个巨型的广告牌,竖立在马来区,以告诉马来选民,消费税是对华人有利的,因为马来人缴交更多的消费税。

该项言论实为不该(若王赛之说过),但也在情理之中,因为马华作为一个华裔政党,便会以种族的角度作为出发点,而这也是行动党和公正党所不齿的。但是,很遗憾地是,公正党却利用他们不齿的种族言论,作为他们打击政敌的武器,更甚地是民联加强武器的威力,让有关种族言论无限地放大,将种族极端的武器发挥得淋漓尽致。

此外,民联的内部矛盾并没有在安华的老巢发酵,相反地,峇东埔伊斯兰党依然为公正党护航。峇东巴西是伊斯兰党的州议席,也是传统的堡垒区,但这一个州议席堡垒区却也是贡献了超过一半的多数票,这也证明了峇东埔伊斯兰党给予公正党全力的支持。

两场补选中,伊斯兰党没有对不起民联,但民联看似对不起伊斯兰党,因为民联其他两党完全没有为再战云冰的伊斯兰党助选,行动党完全放弃云冰的华社。然而,6月份的伊斯兰党党选才是整个民联强大与否的关键,而公正党向伊斯兰党保证,党内穆斯林党员支持伊刑法的说法,是值得华社静观其变的,看此举是为了选举,还是贯彻到底的政策。

整体而言,今次补选的成绩与505大选的成绩无大差别,也意味着朝野政治版图的分布,依旧保留着过去的实力,变化不大。国阵巫统有必要关注消费税导致马来选票的流失,还有那依旧解不开的纳吉与敦马矛盾。

华裔选票方面,马华主打伊刑法的课题可以获得一定的关注,但不明显。马华必须根据地方的民情,决定每一项课题的发挥,而不是一招走天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