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0日星期三

《中国报》霆院声声:拖馬華下水,萬事好辦?

這年頭,凡事扯上國陣、巫統或馬華,似乎就可以得到不同效果,甚至可以為自己加分或脫身。此話怎說呢?
 先看看董總內亂,當權派的鄒壽漢為了保住自己職位,扭轉其在董總內亂中不利的局面,就誣蔑以傅振荃為首的挑戰派有靠山罩住,甚至直指這一場董總內亂不再是教育課題,而是政治課題。
 當權派指馬華插手董總內亂,多個州董聯會都有馬華領袖的影子出現,但他們沒有老實地告訴華社,這些馬華領袖參與華教事業的時間,可能比參與馬華日子還長呢!
 董總當權派的做法,無疑是要借助華社對馬華的不滿印象,讓與之“掛鉤”的挑戰派變成不討好的一方,削弱對方所獲支持度。這種做法,豈不是把董總內亂給政治化了嗎?
 不僅是全國性課題,即使是地方上的課題,也有人會為了拉攏華人的心,而把莫須有罪名強加在馬華身上。
 蕉賴皇冠城坐落于雪州,但卻相當靠近吉隆坡。許多在吉隆坡工作的上班族,居住在皇冠城,而這一個地方是以華裔佔多數。上班族欲準時抵達公司,就必須在天亮之前出門,以避開擁擠的交通。
 居住在這裡的居民,不滿交通情況無法取得改善,發起示威集會,以抗議當局漠視。集會者在皇冠城主要入口處,到處貼上“尋人啟事”,質問交通部長廖中萊在哪裡?
廖中萊躺著也中槍
 廖中萊可是躺著也中槍。馬路改道或交通燈系統調整,是屬于地方政府權限,也是民聯州政府管轄的範圍,沙登大街改道便是民聯州政府的傑作;即使有關改道涉及大道公司都好,那也是工程部的權限範圍,完全與交通部無關。
 好了,有人說交通警察在哪裡?他們似乎不曉得,交通警察是皇家警察的一部分,是屬于內政部的權限範圍。我們為了尋找責怪的對象,胡亂把責任強加在馬華身上,卻對應該負起責任的單位避重就輕,這對于問責制來說,是一種破壞。
 董總內亂也好,皇冠城抗議塞車也罷,國陣、巫統或馬華不討好的形象,常讓有心人士加以利用和誇大,以政治化所發生的事件;這恰恰是檳州政府首號人物所愛用的伎倆,每當他自己犯下錯誤后,就會扯到巫統身上去。這不是欲作出改變的政治人物所該表現出來的政治道德。人民在民主問責制中,不知不覺地被這些人所愚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