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日星期三

《中国报》霆院声声:伊斯蘭化風暴吹起了!

衣著指南近期成了大家熱烈討論的課題,更衍生宗教矛盾和種族議題。政府部門的衣著指南是否真的那么苛刻呢?
 政府部門有屬于他們自己的衣著指南,但嚴格執行與否,則另當別論。當然,這個衣著指南是否符合各族民情,又是另一件值得探討的事。
 針對此課題,馬來統治者、政治人物、社會名人或宗教領袖都發表他們的看法,有者力挺馬來西亞的多元,有者則強調非穆斯林應尊重穆斯林。
 霹靂州宗教司哈魯沙尼指出,非穆斯林在公眾場合應穿著得體,是對穆斯林的尊重,因為當穆斯林看見不遮羞體的非穆斯林時,其實也是一種罪過。
 聽哈魯沙尼的說法,可以意識到一個現實,即原本約束穆斯林的伊斯蘭教義,也直接影響非穆斯林,甚至剝奪非穆斯林的衣著自由。
 他的言論是霸道的,其言論與十字架誘惑穆斯林的說法無異,他輕視穆斯林同胞對宗教所堅持的信念,等同對穆斯林的侮辱。
 哈魯沙尼要求非穆斯林尊重穆斯林,穿著得體時,自己不也犯了不尊重非穆斯林權益的問題,難道這不是罪過嗎?
 哈魯沙尼說我國是一個模範伊斯蘭國家的榜樣。但是,其主要原因是因為大馬實施現代化伊斯蘭,而非極端保守的伊斯蘭主義。
 伊斯蘭化或矮化其他宗教的做法,顯然地淺淺地侵蝕著我們的多元,卻有日趨惡化的現象。一部分穆斯林已開始把自己的宗教條規強加在其他友族同胞身上,他們不僅在言語上質疑非穆斯林同胞,甚至從政府部門的條例下手,來為難非穆斯林同胞,讓非穆斯同胞林受盡委屈。
衡量各族接受程度
 近日發生的衣著課題或被喝尿論,都讓人覺得社會趨向極端保守。這類課題本不應該挑起,但因為某些人的狹隘思維,讓各族人民習以為常的生活作息,頓時成了眾人輿論的焦點。
 政府部門在擬定衣著指南時,不能從單一種族或單一宗教的角度作出考量,而需考慮各族同胞的傳統衣著或日常衣著。重新檢討各部門單位的衣著指南是必要的,同時必須衡量各族人民的接受程度,而地點和活動性質也是考量之一。
 倘若政府當局漠視這趨勢的發展,馬來西亞的多元將只會停留在口號層面上,而各族人民卻活在欺壓和委屈之中,那么保守的伊斯蘭國離我們不遠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