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8日星期日

找回马来西亚曾经的开放风气

马来西亚怎么啦?

服装怎么变成了一个课题?难道目前的经济窘境不是首要的考量?

人们总说以前的比南利(P.Ramlee)的黑白马来电影里,其演员的服装不也是仅仅围着一条纱笼露肩吗?著名马来影星的比南利所呈现的电影,是当初马来社会所可以接受的电影,也反映整个社会的现实。若电影所呈现的不是社会现实,比南利不会成为马来电影事业的一代传奇,国家电视台也不会重播该电影。

但是,什么原因让马来西亚社会风气倒退了呢?我们是否开始趋向那阿拉伯式的伊朗呢?伊朗曾是一个开放且社会风气开明的国度,但自从落实伊斯兰刑事法之后,伊斯兰教义成为了整个社会的根本,国家开始放弃了过去曾经的开放,而开明也变成了一个历史的代名词。

我们的国家是多元的,我们的国民拥有不同的宗教信仰,尊重他人宗教相等于尊重自己,但不是强迫别人尊重我们的宗教。我们把自身的宗教教义强加在别人的身上,这是一种霸道的行为。

宗教信仰是双向的,我们的聚会可以是多元的。当我们欲邀请穆斯林同胞出席聚会时,我们会选择清真食物,我们会选择清真餐厅,但是若邀请印度同胞出席宴会时,我们是否会避忌地放弃牛肉作为招待宾客的食物呢?显然地,我们似乎从未在乎这一切。

有人认为十字架会诱惑其他教徒入会,那是多么肤浅的说辞。这类说辞不会侮辱他人,只会侮辱自身宗教同胞对其宗教的坚持,更间接性地让人以为其教徒的信念都可以轻易地被动摇,是如此地脆弱。

但是,我们从未认为一所大学学府内或住宅区内的回教堂会诱惑其他教徒入教,因为我们都知道何谓尊重,何谓谅解。我们从未因为任何的宗教教义或宗教象征,而动起示威的念头。

国家趋向伊斯兰化,不仅仅是政治人物有责任,人民也有责任。我们不能一再地对极端伊斯兰化妥协,我们不能对政府的伊斯兰政策放软姿态,无论是中央政府或州政府,我们必须监督他们的妥协, 并在适当的时候,发出我们的咆哮。

雪州民联政府只允许啤酒节在停车场举行,而非穆斯林行政议员却接受之,就是一种妥协;当首相署负责伊斯兰事务的部长认为大马体操选手的衣着需要重新检讨时,我们不能就此妥协,那是向国际宣示马来西亚的保守。

庆幸地是,我们的部长当中,有人是趋向于开明的,他们对此不妥协,而其中之一的部长就是青体部长凯里。当然,我们也为柔州二王子、公主及雪州苏丹捍卫大马选手的服装,感到无比地欣慰。

我们要勇于揭发政府部门、私人场所对服装的诸多限制,他们的做法显然地一步一步地把马来西亚社会推向保守和伊斯兰化。有些庄严的地方,如法庭或较为庄重的政府部门,如首相署等,需要注重衣着端庄之外,其实那些面对草根人民或处理人民日常作业的部门,理应开放接受之,而非诸多刁难。


看看外国“哈里法国”(IS)极端伊斯兰组织的惨绝人寰,再看看国内的伊斯兰党所推崇的伊斯兰刑事法,还有那渐渐侵蚀我国社会的保守风气,我们真的需要抛开政治成见,抛开政党政治,携手并肩地捍卫马来西亚的多元,捍卫国民的自由风气,且让我们找回属于马来西亚曾经的开放和开明风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