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4日星期三

《中国报》霆院声声:納吉的十面埋伏

首相兼國陣主席納吉出席馬華全國代表大會,所談及課題都圍繞著馬華的存亡,並表明馬華被取笑成7-11,讓他也感覺受傷。然而,他似乎選擇性忽略了這背后的主要因素。即使再多的“Hidup MCA”,那也只是激動人心的口號。實際上,納吉欠馬華一個解釋和交代!
 正如馬華總秘書黃家泉作總結時,所道出的一番話,一馬發展公司債務問題、26億令吉政治獻金醜聞、淨選盟大集會和紅衫軍種族集會等等,都與馬華無關。但是,為何所有的賬要算上馬華一份呢?
 從納吉力挺紅衫軍那一刻開始,馬華注定成了犧牲品,成為華社的箭靶。納吉在馬華代表大會高喊需要華社選票,但另一邊廂,卻強打“馬來人至上”的種族牌,其矛盾言論聽在中央代表耳裡,是多么諷刺。
 顯然地,心懷不滿的代表們在辯論環節時刻,對納吉個人、巫統和發表種族極端言論的巫統領袖不客氣了。
 馬華代表大會后,敦馬再次聯手其他國陣元老召開記者會,借用凱魯丁與鄭文傑被捕一事大作文章。記者會主題並不是重點,重點在于誰聯署炮轟納吉,除了敦馬個人之外,馬華兩位前總會長也名列其中,而位居巫統高職的慕尤丁和沙菲益也公開與敦馬結盟,這一波炮火開始猛了。
 國家銀行總裁潔蒂也出手了,她曾指一馬發展公司債務解決能讓馬幣回升,又表明國家政局穩定有助于馬幣升值;現在又來一記重拳,下令一馬公司匯回18億3000萬美元的款項,並指這是為了保護大馬金融體系的完整性。
一關比一關難
 馬來統治者理事會似乎也對一馬發展公司醜聞不滿,並開腔批評,要求政府盡快解決有關課題。然而,遠在美國的副首相阿末扎希卻以三權分立的言論,來為納吉糊了過去。此舉未能為納吉護航,相反地,反倒給人一個“悖逆馬來統治者”的印象。
 納吉當前可說是四面楚歌,國陣元老催促下台,國陣成員黨基層不滿,馬來統治者發諭令,國家銀行追究,反貪會也不放棄調查,納吉要度過這一個十面埋伏的險境,可說是一關比一關難。
 事件發展至今,所有圍繞著一馬發展公司醜聞的進展都顯露出納吉政府是孤單的,而且也開始走向“不惜一切”自保的局面。眼前一切已不再是為了捍衛國陣或保住國陣政權,而僅僅是為了捍衛納吉個人,同時也將國陣推向一個萬劫不復之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