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3日星期二

年轻人愿意干3D工作?

早上驱车上班时,听了一个年轻女听众拨电到电台,针对外劳问题和3D(Dirty, Dangerous & Difficulty,即肮脏,危险和困难)课题发表看法。她的看法的确让人摸不着头脑,她说本地年轻人还未争取3D的工作前,这些3D的工作机会早已聘请了外劳,甚至是预留给外劳,让本地年轻人无法获得该机会。

这种说法的确是一种不正视现实问题,一味地反对体制和不满政府政策的宣泄。我们甭管那些部长或政治人物说了些什么,我们只是单纯地从人力资源和经济发展的角度,探讨这一个问题。

首先,本地厂家、商家或企业提供给3D工作的薪水并不高,也许就是刚刚符合政府制定的最低薪金制,即RM900。当时政府制定最低薪金制时,本地企业和雇主多半都反对,原因不外乎希望聘请更廉宜的劳工,以期减低商业成本。

因此,即使本地年轻人欲争取3D工作,但RM900的薪金可以让本地年轻人买车买房,甚至组织家庭吗?

在这种情况之下,年轻人不会选择这类型的工作,即辛苦又薪水少;而雇主更不会聘请本地人,因为薪水要求高。

再来,便是本地年轻人大部分都拥有一定的教育程度,不是大学生也好,至少可能是高中毕业。在教育普及化的年代,即使高中毕业也可获得比RM900更高的薪水,有者甚至当中介或文书工作,薪水都远比最低薪金制高,那么本地年轻人还会去选择日晒雨淋的建筑业吗?还会憋在厂房内进行高危险的产品机器操作员吗?

印尼某部长曾说过,若印尼撤回大部分劳工的话,马来西亚经济将瘫痪,甚至崩盘。这是长久以来的问题,若国人愿意从事3D工作,雇主不会因为暂停引进外劳而跳脚,更不会担心政府冻结引进外劳,而导致他们的业务停滞不前,甚至倒闭。

有时候,我们不能一味地责怪他人,必须扪心自问,掏心掏肺地询问自己,国民选择工作的取向和国内人力资源需求的比较。若您认为自己可以干这3D的工作,那么您身边的人,甚至全国年轻的国民,哪怕是即将从中学毕业的少年们,是否真的会在未来选择3D工作?

若不是的话,就别愚昧地对外劳政策反对到底,我们可以检讨和改良外劳政策,但这不意味着我们不需要外劳,甚至更甭说本地年轻人可以干3D工作的气话,那对国家的现实状况一点儿帮助也没有,顶多只是无知的放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