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8日星期四

国家诚信党的难处

国家诚信党的前身是马来西亚工人党,由一批从伊党分裂出来的人士将其改头换面而诞生的。这个新生政党不是一个蚊子政党,她获得6名现任国会议员和6名州议员的支持,也是取代民联的希望联盟成员党之一。

很多人都对这个取代伊党的新政党抱有期望,更希望这个政党可以取代之前在民联的伊党,成为马来穆斯林的新选择。然而,去年的一场国庆前夕的BERSIH 4.0可看出诚信党的实力并不如伊党强大,该党的政治领袖无法动员更多的马来人参与该集会,甚至让巫统有理由相信这个集会纯粹获得大部分的非穆斯林支持。

诚信党的的实力无法让人放心,至少公正党是这么认为。我们看看公正党掌控的雪州政权就好,公正党党籍的雪州大臣阿兹敏不敢将伊党党籍的行政议员扫地出门,反而继续保留他们的职位,就是看到伊党在马来保守社会的影响力。

诚信党自成立以来,有两个课题立场是让人异常失望的。第一,国家诚信党在末沙布领导之下,成立了研究伊斯兰刑事法的单位,第二则是他们在跨性群体的立场。

这两大课题都是倾向开明派的人士所强调的自由和人权,但诚信党似乎与伊党的立场相似,伊党所强调的伊刑法,诚信党不但没有开声反对,相反地,他们却还在党内成立相关单位来研究落实这个刑事法的可能。倘若这不是诚信党的治党目标,那何必成立这个单位呢?

再来,诚信党策略主任祖基菲里曾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该党并不认同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群体(LGBT)的生活方式,但却可以接受LGBT存在于社会上。诚信党顾问阿末阿旺指LGBT是最大社会问题,并宣布诚信党将成立一个劝导理事会,以解决国内LGBT问题。

显然地,诚信党比伊斯兰党开明,但基于伊斯兰教义,他们还是无法接受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群体。不但如此, 他们也无法摆脱伊斯兰刑事法套在他们头上的紧箍咒。虽然他们公开说只要盟党反对,他们就不落实伊刑法,但伊党曾几何时也说过类似的话?最后,伊党党要变了个样,从亲切的哈迪阿旺变成我们不认识的哈迪阿旺。

回到政治现实,诚信党需要与伊党竞争同一个市场时,推出的产品必须是投其所好。倘若伊党主导的大部分穆斯林选民市场是支持落实伊刑法的话,那么要与伊党竞争的诚信党是必须遵守这一个游戏规则的,这是无可避免的。

因此,诚信党无疑是走不出旧有的框框,他们唯一与伊党的分别是他们可以与行动党合作,而伊党不行。诚信党党要是从伊党脱离出来的,他们坚持伊刑法的议程是置于布城之下,即是先入主布城,然后再谈伊刑法,而伊党则认为伊刑法高于一切。

总括而论,诚信党与伊党在伊刑法上的立场,有着前后执行秩序的分别。即使诚信党希望可以表现出更开明,与伊党有所不同,但他们所作的政治举动,只能获得西海岸城市选区的马来穆斯林所接受,而东海岸保守穆斯林选民或较为趋向城乡地区的马来穆斯林则不见得对诚信党卖账,更甭谈东马两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