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1日星期一

中国 VS 敦马 VS 美国

首相纳吉远赴美国白宫与新任总统特朗普会面,并进行国事访问。我国驻美国大使祖哈斯南在两国领袖会面前,已向媒体公布纳吉此行所着重的课题,除了近日发生于缅甸的罗兴亚人难民课题之外,也包括向特朗普提出国民前往美国90天免签证的批准。

我国是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在特朗普发起限制数个穆斯林国家人民入境美国之后,若仍能获得特朗普的接受,让我国国民免签证入境美国,实属难事的一桩。

国事访问的行程,不意味着全天候都是官方活动。政府高官往往仅花一个下午的时间,与受访国元首或政府最高领导人举行双边会议,而其余的时间则花在与受访国投资者或企业家,甚至是在地的本国留学生或国民交流。

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揶揄纳吉前往美国白宫,仅仅为了与特朗普合照,并不是国事访问,还质疑纳吉此美国之行是否由政府买单。若不是国事访问,特朗普可能接见纳吉吗?这是美国总统与马来西亚首相的会面,而不是特朗普与纳吉的私人会面。

既然特朗普以美国总统的身份邀请马来西亚首相纳吉,那么这就是国与国之间的事情,由政府买单是无可厚非的。难道雪州大臣阿兹敏或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的出国招商,并不是由州政府买单?

在野党的论述必须合情合理,才能成为有素质的反对党,甚至能取信于民,有朝一日取而代之,成为领导国家前进的执政党。

2015918日,希联领导人兼前首相敦马哈迪对着本地马来非政府组织说,纳吉目前的遭遇,已经与一些非洲独裁者如苏丹总统巴希尔一样,一离开自己的国家,就会被逮捕。

因此,若以敦马哈迪的言论看来,纳吉应该最怕到美国去,因为一旦入境美国,就会被美国当局抓拿。然而,纳吉如今不仅入境美国,而且还到了象征美国最高权力的白宫去,且看看纳吉是否可以顺利离开白宫。

敦马哈迪发表“纳吉离国将被抓论”之后,现在却说纳吉前往美国拜会特朗普是“外国干政”的做法。但是,在野党一直引用美国司法部的指控,以及美国媒体反对纳吉的文章,对纳吉展开攻击,难道在野党不是在利用美国司法部和媒体敢于国家内政吗?

中国来马投入大量投资,敦马说出卖国家主权;纳吉拜会美国总统特朗普,敦马说外国势力干预内政。

根据2016年马来西亚投资报告显示,新加坡在我国的投资额占21.2%,日本则是12.9%,荷兰和香港分别占8.8%8.1%,而纳吉到访的美国则是6.6%。换句话说,中国在我国的投资额尚未进入5大最大投资国,出卖主权的论述从何说起呢?

为何偏偏是中国?原因却是与华人有莫大的关系,但华人却与在野党或敦马的论述闻风起舞,可见政治盲点何其多。在野党尝试在马来社会挑起仇华情绪,不外乎在马来社会的保守骨子里,凡是与“China”、“Chinese”或“华人掌控经济”有关的论述,都容易得到“反华”的共鸣,进而抹黑政府靠拢中国,让马来西亚进一步被中国或华人殖民。


总括而论,种族牌在马来西亚政治内,依然是朝野双方极力玩弄的政治棋子。国阵以国内族群情绪各自捞取选票,也是国阵超过60年以来的执政手法;而自称对各族公平施政的希望联盟,事实上在过去的伊党或现在的土著团结党,都逃离不了种族的枷锁,伊党与土著团结党的分别在于前者利用宗教挑起马来人情绪,而土著团结党则是以仇华的策略,挑起马来保守社会的危机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