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1日星期日

剿灭马华后的局面



行动党籍国会议员张念群所发表的“剿灭马华”言论,顿时掀起华社一番思考,更引发舆论界的讨论。

“剿灭马华”是行动党的历史使命,这话说起来士气高昂,激发三军气势,但仅仅是政治使命,实际上行动党是否做好取代马华的使命呢?

投票给行动党,是建立在对马华的不满,甚至对巫统霸权的抗议,但绝不是因为林冠英或行动党所执行的政策取悦人民,至少在槟城以外的地方都不是,更甭谈选民认为行动党可以取代马华。

若选民真的认为行动党可以取代马华的话,那就不必“服务找马华,选票投火箭”,而这句话却实实在在反映了当前华社的政治状态,即使跳槽后的前副首相慕尤丁也承认这一点。
假设行动党成功剿灭马华,意味着马华在全国各地的国州选区皆败北,那么未来5年的国家情况将陷入怎么样的局面,尤其是华社。

也许我们真的无需先考虑国家将如何,而我们该先思考的是,我们捍卫和奋斗数十年的华教事业、华人商家、华裔企业、外劳政策、移民政策、文化传统、大大小小关乎华裔的利益等等,该如何独自走过这未来的5年。

当我们全力支持剿灭马华的同时,我们该思考三个可能出现的选后局面。在没有马华国会议员或内阁代表的情况下,华人的利益是否得以提升,抑或是获得至少的“维持”呢?!

这三个可能出现的选后局面是,第一希联全面赢得政权,其二是巫统与东马国阵成员党的席位过半,继续执政,第三种局面就是存在着组织联合政府的可能,意味着没有一个政党可以过半执政,或是任何一个政党退出联盟后,在有条件下与某个联盟组织联合政府。

我们先谈谈第一种可能性,全力支持行动党是好事,尤其是希望联盟全面掌控政权之时,行动党在政府内的代表性明显,占据影响力,而这是大部分华裔选民最期望的结果。在这种政治结果中,马华民政党是否存在,根本无伤大雅。

第二种可能出现的局面,巫统与东马国阵成员党凭着赢得的席位,成功过半执政,但这执政集团中没有了马华和民政党。也许东马国阵成员党当中还有一些华裔议员,如2013年大选胜出的叶娟呈受委教育部副部长(当时马华退出内阁),但其实际作用与马华代表当教育部副部长的作用相差甚远。若不信,问问董教总。

最后一个可能性就是乱局,希联与国阵各占半壁江山,这时候的国会议员看似非常珍贵。跳槽谣言满天飞,议员的个人跳槽已够头疼,若是整个政党退出联盟呢?网络冒出许多类似的看法,即敦马哈迪只要倒纳吉,而非真的要倒国阵巫统,这话说来刺耳,却是警惕。

没有人可以拍胸膛保证,敦马领导的土团党在大选之后,不会带着赢得的国会议席回归巫统,尤其是“条件谈妥”的情况下。纵然他老人家言辞凿凿说“永不回巫统”,但翻开历史,敦马不遵守诺言的事迹比比皆是,而最为令华社心痛的莫过于1999年大选,华团向敦马提出诉求,敦马为了华裔选民,应酬点头;选后,他却指华人是共产党,令华社对敦马大失所望。

若敦马拉大队回归巫统,那也意味着行动党和华社如2013年大选般,重蹈覆辙,被伊党耍得团团转,如今只是换了土团党。

华裔选民经历了2013年大选的教训,深知华裔选民绝不是造王者,更不可能在友族同胞和东马选民不寻求改变的情况下,单独执行改朝换代的使命。对于如此不确定性的局面,华裔选民必须多番思量,尤其是那些马华濒临败选或以微差多数票落败选区。是否愿意协助行动党完成剿灭马华的历史使命,其实仅仅取决于那马华目前胜选的7个国会议席。若果想增加马华在国阵的代表性,马华有较高机会翻盘的选区也不超过8个席位。

因此,在这7个马华胜选的国会议席的华裔选民,将决定华裔在这个国家未来5年的走向,而这走向也得取决于友族同胞的政治选择,否则的话,自讨苦吃的依然是华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