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8日星期三

箭在弦上,对准马华


全国大选即将来临,朝野政党开始调兵遣将,试图在来临的大选,斩获更多的国会选区,甚至达到终极目标,如国阵的继续执政或希联的入主布城。

对于华社来说,除了江山谁属的大格局之外,华社将对马华和行动党这两大传统以华人选票为主的政党排阵,更有兴趣。

早期,行动党籍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发表“剿灭马华是行动党的历史使命”的言论,这一番言论掀起马华基层的不满,甚至连华社也一片哗然。华社虽对巫统的霸权不满,对马华的无所作为感到失望,但谈到“以华制华”的政治斗争,华社仍然有所犹豫。

行动党元老林吉祥急忙出来撇清,表明行动党无意剿灭马华,也不是该党的历史使命。但是,纵观行动党近期所宣布的排阵,无论是从雪隆调派猛将南下,抑或是委派柔佛州行动党主席刘镇东挑战马华老二魏家祥,其目的显而易见,就是剑指马华选区,展开剿灭行动。

行动党口中虽无剿灭之意,但其步兵排阵却释出欲将马华置于死地的想法。为了缓和这一个对行动党看似不利的舆论,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指行动党并非在选区对垒马华或针对马华,而行动党真正对垒的是巫统。

林首长的言论无非是为了缓和“以华制华”的舆论,但却无法掩盖行动党的政治野心。若行动党真的想击倒巫统的话,他们应该自动请缨到巫统的选区上阵,就如近日所传般,林吉祥欲到新山区挑战巫统7届国会议员沙里尔,那么才会获得华社的认同。

行动党、人联党、印度国大党、民政党或马华之间的政治斗争,都离不开222个国会议席中的60个议席左右。60个国会议席仅仅是222各国会议席中的百分之二十七,仍未能决定江山谁属。换句话说,最大的战场是马来选区和东马选区。

若国阵继续执政,但行动党却将所有的非穆斯林议员击败,那么行动党是否准备加入国阵,代表非穆斯林社会呢?

当然,若希联成功执政,那么行动党就立下大功,但这可能性仅仅是一半。由于目前出现种种不利因素(选区划分和三角战),今届大选的可能性还少过一半。


对于华社来说,未来5年的最好政治选择,就是行动党与国阵华基政党各占一定的席位,确保无论任何政治联盟执政,华社仍是得益的一方,利益不受到半点影响。

2008年与2013年的两届大选失利后,马华与民政党似乎有自知之明,不敢奢望能取得如2004年大选般的佳绩。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扬言该党能在今届大选取得15个国会议席,民政党主席马袖强则说民政党可以取得5个国会议席。

然而,行动党看似除了要击破廖中莱和马袖强的美丽幻想之外,更想要把马华和民政党连根拔起。除了坊间传闻倪可敏欲到安顺挑战马袖强之外,马华在2013年全国大选仅存的7个国会议席,其中5个议席是由马华与行动党直接对垒,而这些议席也受到行动党的直接性或间接性强攻。

其中两个国会议席交由土著团结党上阵,即亚罗牙也和丹绒比艾。行动党让出两个国会议席给土著团结党,原因是该党过去数届大选都无法赢下该议席,而这两个议席都是马来人占多数的选区。行动党让给土著团结党,就是要借刀杀人,降低马华在此两个选区的胜算。

再来,坊间谣传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将猛龙过江,挑战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浦种国会议员哥宾星南下强攻拉美士区国会议员蔡智勇,只因蔡智勇在2013年大选,是依靠印度选民的选票过关,而如今委派印裔著名领袖,卡巴星之子挑战蔡细历之子,展开官二代之争。

看了这5个国会选区的调兵遣将,“剿灭马华之说”或“以华制华”看似势在必行,但是在调兵遣将的大力宣传后,大选的战略现实和华社态度,仍然是这一场“剿灭战”能否成功的决定性因素。三角战、选区划分和马来海啸是大选战略现实,而华社态度却决定了支持率和投票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