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1日星期二

DAP,Tahu ke tak tahu ?


教育部部长马智礼针对大学预科班何时废除固打制的问题,对媒体发表看法时,表示只要等到企业不限制仅聘请谙中文的毕业生为止,政府就考虑废除固打制。这一番言论左看右看,都充满着挑衅的味道,但当看官们从此课题的发酵进展,您会发现其中的悲哀。

马智礼部长来自土著团结党,是一个捍卫土著权益为目标的政党。若看官们希望该党与巫统的领袖不一样,那只能怪自己天真浪漫。这一个政党的主要领导都来自巫统,他们的思维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也别认为他们离开了巫统就脱胎换骨。土团党的领袖仅仅是从一个种族主义政党跳进另一个种族主义政党,没舍分别。

此课题发酵之后,有哪位希望联盟的马来领袖胆敢出来反驳马智礼的言论,答案是没有,安华或旺阿兹莎有出来为非土著说一句话吗?相反地,土青团和反对党巫统领袖却站出来捍卫马智礼的立场。

在这一个马来选票不归于希望联盟的政治氛围下,希望联盟的马来领袖根本没有胆量站出来捍卫他们一直强调的各族平等的政策。倘若看官们认为这是合理的,那么在往后的日子,大家都会用这个理由来合理化土著议程。就好比如今的马来政治领袖一直说华人很有钱,需要平衡各族的经济能力,来继续推行土著经济议程一样。

无论是土著团结党或巫统,甚至是伊斯兰党,他们都会捍卫马智礼的言论和立场,所以甭提希望联盟的马来领袖。然而,依靠95%华人支持的行动党内阁领袖怎么都不敢站出来吭一声呢?也许改朝换代已成功,换掉的不仅仅是贪污的政府,相反地,也改变了整个内阁政治文化,我们甭想内阁内的华人部长是代表华社,印裔部长是代表着印度社会,那是国阵时期的内阁政治文化。在希望联盟执政的年代,这一切都不管用了!

课题发酵超过一星期,大家都在等待着内阁的非土著部长出声反驳马智礼,而相信媒体也都在等待着非土著部长的回应,包括史上最佳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的声明,但咱们等到的确是雪州行政议员邓章钦的“笨蛋”和行动党二、三线领袖的炮轰,平时对魏家祥炮声隆隆,“Tahu ke tak tahu”的林冠英去了哪里啊?

在前朝政府的年代,远的不说,说个近年的个案,巫统部长纳兹里使用粗俗语言羞辱我国首富郭鹤年,马华部长都会知道跳出来捍卫郭老,炮轰纳兹里。即使马华慢了半步跳出来,华社和行动党都绝不放过马华,硬要求马华出来交代。怎么此一时,彼一时呢?难道华裔选民成功推翻巫统之后,我们对种族主义的忍耐度已经升华了吗?

行动党元老级领袖林吉祥日前否认行动党要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取代马智礼的网络传闻,却不敢对大学预科班固打制和马智礼言论发表立场。林吉祥此举仅仅是表现出行动党害怕网络传闻会伤害行动党在马来社会的形象,他们如今担心马来选票多于非土著选票,难道不是吗?

华人社会给予行动党95%的支持力量,拥有42个国会议席和百余个州议席,行动党的声音和能发挥的政治力量不该比马华更不如。您们应该善用自己的第二大执政党的政治势力,在内部制衡这种破坏种族团结的言论。行动党的部长们,我们在等着您的回应,tahu ke tak tahu ? 听到10余万人要求马智礼被革除的诉求吗?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