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6日星期三

政经被种族的框框牵制

昨晚9时正,马来西亚掀开历史新的一页,首次主办电视辩论,双方辩手是重量级的前副首相安华及我国现任新闻部长阿末沙伯里。这场代表朝野政党的对决,为马来西亚的民主历程走出新的方向。

对于整场辩论,我认为无论结果是什么,抑或是输赢是谁,都不是人民值得去注意的一个环节。反之,我认为辩题里的内容及论点才是我们去探讨的,不但如此,我更认为人民应该站在中立的立场去分析辩手的论点,而不是认为站在单方面的角度去看待问题。

看过整个辩论的直播,有个学者提到安华为何只是对准降油价的课题来向政府开炮,更质问安华为何不向人民保证抗通膨呢?其实,安华如此的做法很简单,虽然汽油 涨价是全球的问题,但他咬住了马来西亚是出产石油的国家,所以在人民的面前,他可以拥有有利的因素去支持他的论点。但是,反观抗通膨的问题却是全世界的问 题,这是政府难以控制的,身为发展中国家的大马还是不免被世界的市场走势影响,甚至牵着鼻子走。

大约晚上10时,辩论会也随之4个环节的结束而宣告闭幕。但是,我家的3人辩论会才刚刚开始。我的屋友在职的行业牵涉的领域都不同,一个是在银行工作,属于金融界;一个是属于市场销售助理,涉及的领域是市场走势,而我是在政府部门工作,属于政治的这一块。在这种身份各异的情况下,我们秉持的立场当然有分别了。

我 们提到马来西亚的经济体系无法满足外来投资者,因为马来西亚的新经济政策成为了投资者却步的原因之一。我赞成这一个观点,但是马来西亚的经济体系论谁执政 都无法改变的局面,因为我国经济还是被种族的架构给限制着。倘若马来西亚人民无法跳出种族的框框,友族同胞还是坚持土著特权,坚持马来主权的话,我们不难 发现这将会成为我们国家发展的绊脚石。外资投入资金在马来西亚,却必须让出30%的股权于土著,再加上4天 半的工作制,马来西亚何以能发展呢?其二,外资对我国政府部门的官僚作风更是难以适从。一个简单的申请需费时半年才获得批准,这是何等的可笑?但是,政府 部门的种族比率与友族的工作态度不免成为了箭靶。当华人意识到这一个问题时,却直骂政府部门的官员还耍把戏,但为何非土著又不愿涉足公务员领域呢?市场领 域的屋友反驳说,这不是华族不愿意,反而是华族不被接收,被友族同胞挡在门外。但是,这并不是事实,这是一般华族同胞的想法,这是对政府不公平的。政府曾 经敲定公务员固打制,但是还是没有非土著问津。公务员的薪水更不应该成为课题,因为大学毕业生的公务员薪水比私人界还高,这是任谁都不能否定的事实。

马来西亚的政治与经济还是无法跳出种族的框框,因为种族之间对于权益和主权还是那么的在乎。不只是马来同胞担心他们的特权被剥夺,甚至华族同胞也担心他们的华教被消灭。在这种情况下,多元种族政党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概念距离实现还是很遥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