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0日星期日

林礼菲没资格批评马华

针对日前前马华妇女组中委林礼菲的谈话,我并不能苟同。她指加入马华有如《二十二世纪杀人网络》电影中遭电脑控制的人类,思想已被有制度地蒙骗和洗脑。她的这番言论不仅是侮辱了马华,甚至典当了自己的人格。

如果马华党员是她口中所谓的遭到电脑控制,思想被有制度化的洗脑。那为何林礼菲直到马华败选大选后,方有如此的觉悟。难道政治海啸对没有机会上阵的林礼菲当头棒喝?这不仅让人联想到马华不派她上阵士布爹,方向马华发难。我个人今天想讨论的主题,并不是重点探讨她“遗弃”马华及“拥抱”公正党的对与错。相反地,我想借此文章向林礼菲喊话,林礼菲的这番言论合理了自己的跳槽,掩饰了自己对党的不忠,转移了大家对于她投机的批评。

林礼菲应该向李家全学习何谓“跳槽的道义”,李家全不批评旧东家,安分地执行其对自己及槟州人民的承诺,“为槟州人民服务”,不多言语,这才叫道义。她不该忘却自己的过去,而对旧东家严加批评,甚至出口过分。林礼菲似乎忘了自己曾经信奉这一个信仰,相信马华的理念,肯定国阵的施政方式。既然今天的她承认了自己的选择错误,那她该学黄泉安的做法,自掴两巴掌,向人民忏悔,因为这是她做错选择,而不是政党的错。林礼菲无疑把自己变成受害人,好像是马华误了她的青春似的,这一招高明不少。

除此之外,她指马来西亚的政府制度一直都建立在种种假象之上,以致最近开始崩溃,让国家的经济和政局陷入种种的乱象。马来西亚今日的发展是建立在假象吗?国民该扪心自问,今天的马来西亚与50年前的马来西亚比较下,我们进步或是停滞不前?对于一个建国才50年的国家,我们有如如此的成就,该感谢的是人民的奋斗及政府的施政。当然,对于现在的情况,人民认为国阵作得不好,就该在大选里教训国阵,而不是利用跳槽来换取中央执政权,这是典当马来西亚民主的做法。倘若他日以跳槽来换取政权,马来西亚的大选的存在已经没有意义了。

林礼菲加入公正党没有错,虽然我不赞成跳槽,但是我尊重她个人的选择。但对于她口沫横飞地批评旧东家马华,这完全地将其投机分子的狐狸尾巴摊在阳光下。上个月,林礼菲可以站在安华的后面,在安华主持的记者会上宣布加入公正党,她要感谢的是马华,因为马华给了她在社会的名气,让她有机会上ASTRO《就事论事》的清谈节目,让她出任马华妇女组中委。倘若不是因为她曾经在马华的政治特殊背景,林礼菲的入党与其他老百姓没两样,只是交入党表格,更没有机会在镁光灯前作秀。外加一句,陈仪乔加入公正党,公正党副主席阿兹敏也无需说要举办重大仪式来欢迎陈仪乔的加入,只因她不是别人,而是曾经担任马华妇女组署理主席及国阵政府政务次长的陈仪乔。

跳槽人士可以继续发表歌颂已加入的政党的好话,但是臭数旧东家的表演秀就不必了。林礼菲的这种做法达到了破坏马华形象的目的,但是却让人看到一个投机分子的林礼菲。她不懂得感恩,甚至断送自己在民间建立那敢怒敢言的形象,把自己的跳槽合理化,让人相信她是《二十二世纪杀人网络》电影中遭电脑控制的受害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