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4日星期四

回应明轩于M'siakini发表的<痛改前非是勇敢的>

首先 ,感谢明轩针对我的《林礼菲没资格批评马华》一文作出评价。

林礼菲是否是弃暗投明,尚未可知。政治没有暗与明之分,也别将国阵形容为暗,民联就是明,这是迂腐的说法。毕竟政治上,今日不知明日事,马共时代,不也是有人形容马共是暗,联盟政府是明吗?但是,当年的联盟政府,今日的国阵政府被人民形容为暗。因此,明明暗暗将随着政局而改变,难保大家“今日”口中的明也会变成大家口中“他日”的暗,明暗难以分辨啊!

如明轩所言,我当然乐见大马政治两线制的形成,但是我更强调民主的意义。为了实现两线制,就必须选择跳槽来夺取中央政权吗?倘若以跳槽夺取执政权,这将典当了马来西亚民主。不仅是民联,甚至国阵都不应该利用跳槽的方式来夺取政权,犹如霹州政权般。两线制是我们的最好出路,但更好的出路是大家都尊重选举的成绩,以人民的力量(投票权)来建立两线制。

对于现在政客的言辞举止,人民深感懊恼,大选不是为了选出新政府,让新政府领导我们走向更美好的未来5年吗?为什么大选过了5个月,大马政治还是处于不稳定呢?人民要生活安定,人民需要朝野政党与他们一起度过国际原油价格高涨的问题,还有百物涨价的困境,人民不想再看到政客为了各自的利益而影响他们的生计。

谈回林礼菲,她绝对可以选择自己认为更好的平台去实现抱负,但她对马华的批评却是让人难以接受。她是痛改前非吗?我想不应该如此的诠释,因为她只是选择另一种理念来施展抱负,加入马华是错?参与公正党才是对的?我不这么认为。正如上面所谈及的,明明暗暗在不同的角度还是有不同的诠释。林礼菲必须了解到马华曾经给予她在政治上的栽培,不管是否有机会上阵(或如明轩所说的受重用),她还是被选为马华妇女组中委,曾经接受马华政治知识的熏陶。马华可是林礼菲政治的启蒙导师,她在这一个平台接受了不同层面的知识。我接受她抨击不利人民的施政,但是批评马华内部的操作或政治理念,那就欠缺说服力了。她就好比离开了A公司,但是在B公司服务时,向客户批评A公司的产品劣质般,而希望客户买B公司的产品。

仅此,我再次强调我的论述,第一,我乐见两线制的形成,但必须尊重人民在大选的选择;第二,林礼菲跳槽没有错,虽然我不赞成,但是她可以以自己“突然觉悟”而自由选择。我针对的是林礼菲不该批评马华,因为她曾经受恩于马华。况且她的批评对人民没有实际性的帮助,反之可能会酿起政党之间的恶劣敌对。我更希望看到的林礼菲是站在另一个平台上,继续利用她的口才来为民呛声。至于针对她对国家政策的批评,我认为像我这样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还可以参与讨论吧?!我年少,但我响应朝野政党鼓励年轻人站出来问政的号召,虽然我还在学习。

请多多指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