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7日星期六

党选菜单的省思

马华同志们的部落格文章多与党选扯上关系,党选的脚步越近,部落格讨论的课题更为紧张且看头十足!菜单更是热门讨论的焦点,再加上马青最近推出似是而非的菜单,这菜单是魏家祥的菜单呢?还是媒体的菜单?还是“有心人”的菜单?这一切就无从考察了!

政治菜单与餐馆内的菜单可是天渊之别,餐馆内的菜单有多种选择,无需每一样菜肴都必须纳入选择之内;但是,政治菜单却不是如餐馆菜单般地多种选择,因此我认为不应称之为菜单,反而该称为套餐,套餐是没有选择的。出现在套餐里的人选可是喜出望外,不在套餐内的人却是忧心忡忡。套餐里的人打着必胜的宣言宣战,而非套餐中人的旗号更是伟大无比-突破菜单,创造奇迹!翁诗杰当年就是不在马青套餐内,直冲马青总团长之职,一脚绊倒陆垠佑,但今天的翁陆两人却在多个拉票场合同台,证实政坛内的敌人亦是朋友,朋友亦是敌人!翁诗杰从来都不是套餐内的菜肴,因此他不立此传统,其实是凸显不打压,且公平竞争的擂台。但是,马青却不是如此,名单老早公布出来,魏家祥似乎没有出来反驳,让中央代表存有遐想的空间!

某些人因不是名单中的菜肴,理直气壮地在部落格大发文采,直批此举的不公。但是,倘若此人在名单中,是否一样地直批此举对他人不公呢?我敢写包单,无人会有如此地做法来摧毁自己的长城,毕竟有幸纳入名单中实属不易,何必为了那丁点儿的原则来自毁政途呢?政客的把戏因人而异,因事而非,今日所唱,非他日所行。政客的实虚不能单靠片面之词而断定其言其行,为人之道有否如文章中如此地豪迈清高,就不得而知了。

菜单文化是一种分猪肉的做法,是一种间接性委任的做法,对民主是一种侮辱。既然有意让每一个州都有代表在中委会或总团内,不如索性将某些职位列为该州所有,只允许该州的代表有这资格去竞选。譬如,马青总秘书保留给雪州马青,总团就限定只有来自雪州马青的同志方可竞选该职,派个姚伟豪对垒罗秋俊,怎么说?我们必须尊重各区会或区团代表的智慧与权利,盲目地摊出菜单,不就是要代表们不用脑投票吗?不如索性找个机器人来投票就好啊!

过去几个月,有人说没有菜单的话,要人怎么投呢?这简直是笑话,而且是愚蠢的!难道这些代表都是同志们推选出来代表区会或区团的吗?我不明白没有菜单的代表为何不会投票?如果需要菜单,方可以投票的话,那这些代表不就是那些推出菜单的幕后主厨的分身?好让主厨们可以分身为其喜好的人选送进状元门,一举作为此主厨的棋子!

菜单不应该被诠释为团队,团队的含义不该如此地滥用!团队是异中求同,是大家共同追求磨合的平台,而非让手握权势的人来排斥异己或打压他人。团队该是中央代表所选出来的领袖所组成的团队,是马华的团队,而非所谓的翁诗杰团队或是魏家祥的个人团队,更不应该区分何谓挑战派,何谓当权派,难道当权的头头们就不能成为挑战派吗?好比现在在位副总会长的冯镇安是当权派呢抑或是挑战派?冯镇安捍卫副总会长职,理应是当权派,但为何媒体却说他是挑战派的一分子呢?廖仲来及陈国煌才是挑战冯镇安副总会长职的挑战派,为何被说成是当权派呢?当权派与挑战派让我昏昏摸不着头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