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3日星期六

巫统拿陈云清来祭旗!



昨夜临睡前,收到了同事的通知,《星洲日报》高级记者陈云清被逮捕的消息。同事还说,茅草行动2正上演了,目的不言而喻。

一个星期的劳累奔波后,我想在这充满期待的周末有个赖床的享受,直到10时左右,打开手机,发现简讯一直涌入,每封简讯的内容多与此事有关。前后三个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的人士中,我对于拉惹柏特拉被捕的新闻不感兴趣,因为这个人说话的可信度不高,搬出的证据似乎有些难以自圆其说,他给我的印象是唯恐天下不乱。行动党的郭素沁被逮捕的新闻就让我摸不着头脑,可能我没有深入了解,因为我找不到逮捕她的理由。回教堂事件都有各造的供词,可以出来对峙,为何警方还浪费警力去逮捕一位已经水落石出的误会呢!?当中也有可能有着我们看不到的内幕,但是内安法令让我明白它也是一个“保护回教”的法令!

陈云清被逮捕让我看不到逻辑性!陈云清只是据实报导,为何会受到对付呢?从巫统冻结阿末的“党职”(听好是党职,而不是党籍)后,直到逮捕陈云清。我发现了冻结的理由是不该发表破坏成员党团结及诋毁成员党领袖的言论,但是似乎没有提到“寄居论”。直到逮捕陈云清,我毅然明白巫统的死性不改,他们把寄居论的始作俑者的责任推给了陈云清,他们以陈云清来向马来社会及巫统祭旗,是阿都拉安抚巫统内部不满声音的伎俩。原来马华及民政以为巫统改变了,其实他还是原来的他,还是那么地不负责任及霸道。明眼人都知道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的人士是可以在无须经过审讯下被扣留,甚至是无限期扣留。相较于阿末的冻结党职,那个重那个轻呢?我想现在的阿末在梦里也会笑,因为煽动者只在法令下被调查,却逍遥于内安法令与煽动法令之间。相反地,据实报导者却变成受害者,这等如变相的法令操纵。

有人说这是巫统为巩固政权的做法,有些则说这是国阵政府垮台前的先兆。我则比较倾向前者,当年的茅草行动不也是如此吗?巫统为了转移党内部的分裂及抢救岌岌可危的马哈迪政权,利用内安法令逮捕多位朝野的华裔领袖,当中包括了陈财和及林吉祥。国家的和谐需要利用法令来维持的也只有马来西亚可以做到那么地“完美”,说出一切美丽的谎言来尝试欺骗人民。政权的崇拜者为了让自己在历史中不留下骂名,而一直想要巩固其政权来“为民服务”,这将会让国阵政府为了一个树而牺牲这片森林。不但如此,更断送了整个国家的发展和未来。

在陈云清的事件上,让马华与民政再次地硬起来,向霸道的巫统喊话,“你不要当我们是傻瓜!”我们也必须借助媒体的力量及朝野有良知的领袖的德高望重地位,让以为可以一手遮天的土霸王知道何谓良知的团结力量!倘若马华及民政无法把持其硬度,我想马华与民政也已经迈入“老态龙钟”的阶段了,毕竟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需要蓝色的小药丸(请原谅我的粗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