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日星期二

杯葛的玩意儿



马华廖派今日打出“杯葛”的招数,企图为“重选”课题保温。据廖派所说,他们将杯葛马华所有由翁蔡主导的活动,除了国阵的活动。他们也要求基层响应这样的号召,集体杯葛翁蔡。

杯葛是一种“无声的抗议”,但是这一个杯葛带来什么实际的意义呢?“孩子闹别扭,你不给我糖吃,我就不要睬你”,这就是我们廖派所闹的笑话。

今日,马华有两班人马在做着不同的东西,忙着不一样的事情;一则在忙处理国家民生的大课题,如消费卷、华小课题、宗教课题及党内改革等等,另一边厢则在忙着怎样重新举行选举,怎样把党内老大老二拉下台,这体现出了两头火车的不同之处。党内民主被廖派说成溃烂不堪,他们说翁蔡不守诺言,不下台就是没有诚信,破坏了党内民主的基本党格;而我则说若今日占大部分的中委被廖派中委强迫就范的话,那才是失去马华真正的党内民主基本党格,这不就成了多数人服从少数人吗?!那还谈什么民主吗?!今日,若你廖派是懂得尊重民主的话,请尊重其他不辞职中委的决定,不要强人所难,不要认为自己才是民主的代言人。


杯葛的行为何其不智!今日,若翁蔡举办对华社有利的活动,是否廖派一样地为了重选,而杯葛这些对华社有利的活动?若是的话,是否这就是廖派所坚持的重选,放弃华社课题的最佳写照?!廖仲莱说尽管没有出席中委会会议,他们将会继续推动党务。再者,作为马华华团共策局主任的他将继续与华团对话,同时也已经成立一个政务委员会,来跟进和处理华社的课题。嘿嘿,这是不是搞分裂啊?还是成立小马华的开始?结党营私?周美芬说目前党内已经因为诚信的问题陷入分歧,如果不重选的话,党只会持续分裂我说美芬大姐的话差矣,今日搞分裂的是谁?是谁在杯葛活动,是谁不“埋堆”?是谁在自我边缘?

顿时想到周美芬和魏家祥流下的泪水,当日被拒于会长理事会的门外,无法参与党务,而哭得稀里哗啦的画面;今日,自己却选择自行杯葛(不出席)中委会,自我废掉参与中委会的权利。我真的搞不清楚,怎么那天要流那么多的眼泪?都可以不珍惜参与中委会的机会了,何必为会长理事会哭得死去活来呢?一句话-演戏!记得某报章曾经刊登一则漫画,指廖仲莱被砍断手足(魏家祥与周美芬被撤除会长理事会),但我说廖仲莱今日是自断手臂。

上个星期五与华团的对话会,翁诗杰都没有把廖派人士视为敌人,也不因党内纠纷,而忘却华社,出席了与华团的对话会;相反地,今日廖派则把翁诗杰当成了敌人,杯葛了翁蔡主导的一切活动。从这样的情况来看,到底是谁在搞分裂啊?!

坦白说,老百姓要的是“安居乐业”,“民主自由”是其次;老百姓希望马华做出对华社的成绩,不是争权争出成绩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