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5日星期五

要的是执政!


国立大学校园选举风波持续升温,尤其是马大与国大。大学校园选举的根结在于哪里?种种学阵列举的问题症结又是否有根据?还是只是表面的一种指控?

大学校园选举,校方就是选举委员会,她主导了整个校园选举,决定了选举方式和种种规则。也许该这么说,不同的大学将拥有不同的制度和方式,而马大与国大正好采用两种不同选举方式的两所大学,前者是电子投票,而后者则是传统的票箱投票制。但是,两所大学的学阵候选人都对成绩不满意。因此,我们是否可以说成哪种投票方式都会出现“不满的状况”?

学阵不满的是“无法执政”,非反对电子投票。若今天的电子投票结果是学阵胜利的话,学阵还会吵吗?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败选的校阵也不会像今天的学阵示威抗议。无论是票箱投票或电子投票,学阵要的结果就是执政。若学阵无法执政,校方就是错的,选举就是舞弊。这类蛮横无理的态度还获得了媒体的广泛报导,评论员的支持,这不就助长歪风吗?难道这一次的校园选举中,校方判定校阵胜利,就是一种没有尊严的说法吗?!评论员太过武断,且自我诠释整个校园选举的风波。去年,马大以票箱方式进行校园选举,学阵成功执政;今年,马大沿用电子投票,学阵兵败选举。国大无论在今年或过去数年都是采用票箱投票的方式进行选举,去年败了,今年也败了,但是今年却出现一位学阵的候选人不满意选举成绩,而提出上诉。

马大校方允许学阵派出一位毕业于国外的专家来鉴定电子投票是否有问题,但是这位“专家”却说没有问题。请问这样的结果还不能获得学阵成员的认同,尝试为这位“专家”找出许多借口,说调查到一半,没有完全调查完毕就结束了。既然是如此,这位“专家”就不该做出“没有问题”的结论。

未参选前,我们已经知道校方就是选举委员会,也“认定”校方是会“舞弊”的,那为何还要相信这样的体制的公平,选择参与选举呢?!这一个校园选举是长久以来的校园政治问题,问题的症结在于学阵认定校方有包庇之嫌,在这样猜测的制度下,何以可以有问题解决的一天呢?!好比民联认为选举委员会偏向国阵,但为何民联还可以在308的时候,轻松夺下几个州属的政权。若校方是偏向校阵的话,为何国大只能以4席的多数议席执政,马大也只有一席执政的优势。若要舞弊,何不一不做,而不休,把差距拉大?!

3 条评论:

Yu Fuqi 说...

不妨看看《当今大马》王德齐的报导,马大学生事务处副校长已经在受访时透露了类似你的看法。摆到明只以微差胜选让学生阵线失去抨击电子投票不公的口实,下几届校园选举在用电子投票对学生阵线大开杀戒,一石双鸟,部署长远战线。这一届选举马大校方的议程有两个,不过不是让学阵惨败,而是让亲校方阵线夺回执政权,并维护电子投票的合理性。

吾说八道MyRAF 说...

不管校方是不是在舞弊,制度让人没有信心就是问题。

~aNG~伟翔 说...

我反對的是電子投票,從來就不是成績,看我文章就知道,在選舉舉行前我就已經強力抨擊電子投票了。

“公平公正不實質上要實行,看起來也必須被實行”

這是民主最高理念,少數服從多數的最基本原則,電子投票就不能遵從這一原則。

您說,既然不公平,那怎么不杯葛?杯葛是好的?如果杯葛選舉,電子投票會引來社會的關注?或讓校方承諾檢討嗎?

你知道以前的校園選舉,跟現在的差別有多大?從系院投票改為宿舍投票、一星期競選期變兩天、能夠隨心所欲并用各種形式拉票到現在只能用統一的文字以及布條拉票,到現在紙張投票變成電子投票,每一次改革,都讓民主退步,您竟然說要杯葛放棄而不是碰撞改變?

學陣前幾年也失敗,怎么沒有游行抗議?國大去年也是輸了,怎么也沒有爭議?所以,請先了解學生們為什么抗議,才下評論。

另外,微差險勝就代表不是做票的?做票一定要做得大勝?為什么不能省力氣,做票做得足夠贏就好?還能減少被發現的機會咧!做多錯多,明白嗎?

歡迎你來我的部落格看看,我下了不下6或7篇探討校園選舉的文章,歡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