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9日星期四

回教刑事法的背后





民联高层会议后,针对回教法还是没有共识。民联共主安华说道:“我们尊重回教党州政府实施回教刑事法的想法,也同样地,尊重行动党对抗(menentang)回教刑事法的决定,虽然回教党和公正党都支持回教刑事法的实施。”






安华也一直捍卫橙皮书的共识,但显然地,这一个橙皮书不是民联三党绝对的共识。当安华说登嘉楼回教刑事法和吉兰丹回教刑事法分别于2003年及1993年在州议会通过,也是在民联成立之前。显然地,这说法也动摇了民联橙皮书的最高地位,因为任何在民联成立之前,或该说橙皮书撰写之前,各政党的政治理念依然将会成为各政党的执政理念,决不会因为民联的成立,橙皮书所达到的共识,而有所改变。因此,我敢说橙皮书不是民联的最后共识,而是一项企图欺骗人民,入主布城的道具。






安华也说,为何我们不能讨论回教刑事法的课题?是的,我们都可以讨论,林吉祥可以谈论,聂阿兹可以执行,小到咖啡室“时事评论员”都可以高谈阔论,但马来西亚国民最为关心的,不是朝野政党的争论不休,而是全国唯一主张实施回教刑事法的政党-回教党如何处理回教刑事法的课题,是坚持执行或是行动党可以作为马来西亚多元政党的角色,坚持反对回教刑事法到底?





网上面子书朝野政党支持者对骂,不外乎互相调侃对方。在回教刑事法课题上,提到“巫统的不是时机”或“回教党的怕鬼论”。事实上,“巫统的不是时机”或是“回教党的怕鬼论”都是在回教刑事法上一种政治手段。“巫统说不是时机”不是表达了巫统将在未来的某个时机实施回教刑事法,而是不想被回教党利用“巫统不实施回教刑事法”的课题在马来社会作为攻击巫统的政治筹码;而回教党在现阶段“坚持实施回教刑事法”的论调,实际上还要需要民联夺得了中央政权,方可以实施,而距离这个日子,其实还是一个未知数。既然是未知数,为何还要挑起这课题呢?不外乎就是要在即将来临的大选中,捞取马来乡区选民的支持。





回教刑事法在回教党和巫统之间,其实一项需要非常手段处理的课题,“回教党的坚持将流失华人票,行动党也随之遭殃”,而执政党方面,“巫统虽放话不会实施回教刑事法,但必须顾及马来乡区选票,而必须说成“时机未到”,这就是种族政治的写照,而也显见一个事实,无论国阵也好,民联也罢,种族政治依然是有其存在的价值。毕竟马来西亚多元的社会,在文化及宗教的不同之下,依然会有一些争议有待时间去磨合。除了文化和宗教外,教育也是种族政治的一环,捍卫华教的出发点就是从文化和种族背景作为考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