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8日星期四

廖仲莱之《自我调侃的一句话》



政治领袖发表演讲或举行记者招待会,最怕就是记者“听错写错”或“断章取义”。因此,从事政治工作的朋友都会随身带一个录音机,确保自己上司的演讲和谈话一一录音,作为日后被不负责的人断章取义后的凭据。

最近,卫生部长兼马华署理总会长廖仲莱就因为一句“我已说了,这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马华积极看待处理这问题。杜乾焕告诉我是1961821日的事,(笑称)那时我还未出生,我还年轻。”

有意制造新闻噱头的媒体记者,尤其是那种“标题不惊人死不休”的新闻从业员,将会以“廖仲莱拒表态:当时我未出生”作为新闻标题,以让这位马华老二无缘无故地被喷了一脸灰!

说起廖仲莱的谈话,笔者始终认为没有什么不妥,要记得他是以开玩笑的口吻来引述这件事情的年代背景,难道要把一个“自我调侃”的一句话作为我族族魂林连玉恢复公民权这等大事的新闻标题?这为新闻从业员的专业水准,还有其新闻处理手法令人汗颜,简直黑了“深度报导有影响力的新闻和论点”这句话。

“自我调侃的一句话”成为了近日马华与行动党两大政党的口水战,实在是让政坛失了颜面,外加各路英雄豪杰的大事渲染,好像廖仲莱说此话是该死的。但事实上,大家都被不负责任的媒体牵着鼻子走,引领了整个舆论界的方向,那是有损舆论者有思考智慧的英名。大家都认为廖仲莱拒绝表态,以“我还没出生”来避开问题。但事实上,马华避开了问题吗?廖仲莱躲在厕所了吗?没有!他以主人家的身份迎接了曾经在国阵民政党旗下担任多届槟城行政议员的杜乾唤等人,难道这还算闪避吗?

当然作为一名部长兼马华老二,廖仲莱已经就此事作出了回应,即“带到会长理事会讨论,商讨是否带入内阁”。笔者不期望廖仲莱开空头支票,写包单,确保恢复族魂林连玉的公民权,毕竟这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事情,需要考虑到法律的问题。当然,我相信若张念群是廖仲莱的话,也不会那么地愚蠢,去表态肯定可以恢复公民权这样的空头支票,不是吗?

说说张念群,这位即将披上嫁衣,走入人生另一个里程碑的行动党新任小辣椒,她是一位不错的喊将,但却喊得无理取闹,不像雪州高级行政议员兼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芯般,做好功课了,才来对执政党开炮,还记得她当年为裸蹲事件平反的事件吗?虽然误以为是中国公民,引来外交问题,但总算揭发了一个剥夺人权的滥权。

哦,谈回张念群,作为一位专业律师,请除了每日读一读张大姐看了会开心的著名网络媒体外,也看看主流媒体的新闻,就算你多不喜欢主流媒体都好,请比较了两者的新闻内容,才来做出指责和批评。不然的话,人民代议士应该引领人民,但却因媒体的误导,而错误引领老百姓,那就不好咯!

笔者上面已说了,只是一句自我调侃的话,张念群何必无限放大这一个无趣,甚至可说是无新闻价值的笑话。不,该说经过某著名网络媒体的“包装”后,已成了有价值的口水战新闻!

张念群可是选择性地看待廖仲莱的回应,她不看廖仲莱所说的“带到会长理事会,商讨是否带到内阁”,而选择了去注重一句“(笑称)那时我还未出生,我还年轻”的一句对记者开的玩笑。

本以为在朝虽有人才,但在野更多。不过,在这闹剧上,笔者看到了张念群的耍嘴皮,断章取义地无理抨击。行动党的新生代政治领袖应该据理力争,别缺德地滥用政治招数,应让在朝的新一代看见行动党年轻领袖所拥有的魄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