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4日星期二

马来文-我们的语言




通晓中文字的每一个人,无论朝野政党,市井小民,我们都是华教栽培出来的孩子,我们都深爱母语。但是,我们扪心自问,我国母语教育的发展与世界各国比较,我们是除了中港台三地外,发展母语教育最好的国家。从小学直到大学,我们拥有完整的母语教育,但是现实归现实,多元的马来西亚社会,以及全球化的世界观,中文是否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我是华小的产物,小学毕业后,进入改制中学。改制中学内的学生和老师,都以中文为主要的沟通语言,只有教育课程纲要是以国文为主,而几乎每一天都有中文课,要学毛笔字等等的。高六毕业后,家境并不太富裕,我选择了本地公立大学,继续我的高等教育课程。

来到马来西亚国民大学(现称国立大学/UKM),这是一所完全体现马来西亚人口比率的大学,当年的华裔学生只占了大学学生总数的25%,印裔同胞也不多。因此,难免地,我必须与其他友族同学相处,与他们一起在宿舍村过生活。

一个从小到大,生长在华裔圈子内,只有华裔朋友的我,面对一个从未接触过的环境,有些陌生。无论是生活方式,语言沟通,甚至宗教生活的不同,我都必须重新学习和适应。此外,我还必须遵守一大堆“看来保守”和“奇怪”的衣着准则,还要清楚知道哪里是宗教禁地。面对处处可见的爪夷文,感觉自己身处在一个廿年来不曾想像的空间里。

机缘巧合下,我代表国大华裔学生会,参与校园普选,成功胜选,而开启了我参与大学主轴活动的机会。当年的学生会内拥有33名学生代表,华裔代表与印裔代表各占6位和1位,其余26位都是马来同胞。

记得那一年2005年,因为学生会内部的协议,我被推选为学生会的财政。除了要参与一系列的活动外,也必须与校方官员及学院 院长开会。有时候,我还必须以国文致词,这一切让国文讲得不甚流畅的我,爆出笑话。

一年任期的学生代表生涯,是我生平以来,接触马来同胞最频密的一年。那一年,我交了好多马来朋友,我们一起搭飞机到出国,一起出席种种类型的活动,一起睡在同一张床上。我这些马来朋友,都知道我是来自改制中学的华裔学生,也理解我的国语讲得不太流畅,也不太了解他们的生活习惯。

当与其它不熟悉的马来学生一起过生活时,我这些学生会的马来朋友会特别提醒我,关于他们的禁忌。也许是我的个人语言能力的问题,也可能我的生活圈子内,本来就是华人的圈子,而产生的问题。

大学毕业后,加入公共领域,面对更多的马来同胞……

生活在马来西亚,我们必须接受马来文;有人说国外都不需要马来文,需要的是英文。这句话没有错,但又有多少人可以到国外去谋生或继续学业呢?

环境的局限,生活的条件,我们必须选择一个可以让自己未来的生活得以保障的教育方式。我们必须学中文,但也应该加强国文和英文,这就是马来西亚华人的特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