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2日星期六

《中国报》霆院声声:落實伊斯蘭法的可能性


很多人認為伊斯蘭黨堅持的“伊斯蘭法”,並不可能在國會通過,更直指就算民聯執政,行動黨也有能力制衡伊斯蘭黨。
最近,有幸從吉州某議員口中,瞭解到吉州通過修訂“宗教師和法規法令”的過程。這法令的通過是落實伊斯蘭法的一個開始,置宗教師的權力,高于議會制定的法律。正所謂“溫水煮青蛙” (Boiled frog theory),往往被人致于“死地”的,都是在自我感覺良好的情況下,對實際情況的逐漸惡化沒有清醒察覺,活生生地被剝削。
要求非穆斯林議員表態
 通過該法案時,吉州國陣議員中,只有非穆斯林議員和幾位較年輕的巫統議員,站起來反對有關法案通過,其余國陣穆斯林議員選擇“放棄”,即不支持,也不反對。當這些持反對意見的國陣議員,要求行動黨與公正黨非穆斯林議員表態時,這些民聯非穆斯林議員據說“低頭而不敢望向國陣非穆斯林議員”。
2008年大選朝野候選人比率(西馬)
國陣民聯
穆斯林候選人103115
非穆林候選人6249
總議席165164*
*民聯缺席邊佳蘭國會議席選戰

 根據國陣與民聯于2008年大選,派出的候選人比較,可看到民聯派出的穆斯林候選人,較國陣來得多。不但如此,在馬華、民政黨、國大黨競選的議席中,亦可看到伊斯蘭黨與公正黨派出穆斯林候選人挑戰,這類朝野對抗模式,大約有16議席,其中還沒計算東馬兩州的議席。
 同時,依據現有的國會議員名單,穆斯林議員僅差15位,便達到修憲所需的148位,這15席當中,由馬華和民政黨在對壘民聯穆斯林候選人中,保住勝利的有10席之多。來屆大選,若馬華與民政在對壘民聯穆斯林候選人的選戰中,馬失前蹄,后果可想而知。
 其實,伊斯蘭黨是否能通過修憲,落實伊斯蘭法的疑問,不僅是數據計算,必須從兩個根本點考量,即民聯各黨派出的候選人及選民的選擇。為何說民聯各黨派出的候選人是關鍵?只因行動黨和公正黨都可派出各種族候選人代表出戰,其中與馬華、行動黨和國大黨同場競技的不少。

 若馬華、民政與國大黨兵敗如山倒,行動黨是否能以一己之力,制衡伊斯蘭黨?所謂的“一國兩制”,是否將出現在馬來西亞?以宗教區分人民,以性別貫徹社會階層,甚至以潛移默化的方式,改變國人的生活方式?看官們,大可說這是恐嚇,但有誰敢否定這可能性?連行動黨主席卡巴星都沒信心,更何況是我們。

附加资料背景:
穆斯林候选人与马华同场竞争,而马华胜出的选区有: 
  1. Perak - Lumut (击败公正党穆斯林候选人)
  2. Perak - Tanjung Malim (击败公正党穆斯林候选人)
  3. Pahang - Raub (击败行动党穆斯林候选人)
  4. Selangor - Pandan (击败公正党穆斯林候选人)
  5. Johor - Ayer Hitam (击败回教党)
  6. Johor - Tebrau (击败回教党)
  7. Johor - Tanjong Piai (击败行动党穆斯林候选人)
  8. Johor - Gelang Patah (击败公正党穆斯林候选人)
穆斯林候选人与民政党同场竞争,而民政党胜出的选区有: 
  1. Perak - Gerik (击败回教党)
  2. Johor - Simpang Renggam (击败回教党)
公正党派出的穆斯林议员 ,打败马华及国大党非穆斯林候选人的既有:
  1. Pulau Pinang - Bayan Baru (马华败选)
  2. Pahang - Kuantan(马华败选 )
  3. Selangor - Kota Raja(国大党败选)
  4. Wilayah Persekutuan - Bandar Tun Razak (马华败选)
  5. Negeri Sembilan - Teluk Kemang (国大党败选)
  6. Selangor - Hulu Selangor( * 补选中,让国大党重夺该选区,否则也是穆斯林议员。)
*东马其中16席也是在穆斯林对垒非穆斯林候选人的对垒模式下进行,可见穆斯林议员超过148席的可能性存在,关键取决于人民的选择和最终在这类对垒模式下,非穆斯林候选人有多少个可以顺利击败穆斯林议员当选,可以保住多少位的非穆斯林议员,阻止国会通过修宪,落实伊斯兰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