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2日星期三

叶新田败走董总的崇高



叶新田的一句“大X戆”(Da Lin Ngong),相信得罪的人不会少,首当其冲者是华总会长方天兴,林连玉精神奖得主陈玉康,包括隆中华独立中学等人,还有关丹华团组织一干人等。


叶新田死咬着“私立国中”的说法不放,就算正副首相已开声说,批准一所拥有独中特征的关丹独中,而所谓有独中特征的意思,也就是遵循关丹华社的要求,以“双轨制”办学。董总叶邹二人所执着的“采用政府中学综合课程(KBSM或中学标准课程(KSSM)体制”,其实是关丹华社所期盼的双轨制的一部分,即SPM大马教育文凭开始的课程纲要。

至于独中统考文凭方面,官员以“简单而与法律没有冲撞”的字眼带过,即批文第7页的 “Kementerian Pelajaran Malaysia juga mengambil maklum bahawa institusi yang ditubuhkan ini akan juga melaksanakan mata pelajaran di luar kurikulum kebangsaan.”。教育部官员如此地做法,是可以理解的,顶头上司没说承认统考文凭,何来“统考文凭”的字眼出现在政府的批文内呢?当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诠释,但学校终究还是要建,毕竟首相纳吉已承诺,同意建立与维持一所拥有“独中特质”的关丹独中。

关丹独中发展至今,董总主席叶新田的作为,让人十分的失望。正如陈玉康所言,不要错过这政治斗争下,所赋予的建立独中的机会,呼吁华社不要执着于字眼的问题,应把学校建起来,让时间证明这所独中的特征性,造福关丹华裔子弟。陈玉康与华总会长方天兴都认为,一边建校,一边纠正批文,但董总却认为,批文不纠正,学校干脆也不要。难道这就是捍卫华教的领导应有的态度吗?

叶新田在增北华小董事被篡夺的事件上,若叶新田认同“得民心者得天下”的道理的话,应该放弃该华小董事长的职位,毕竟该华小的校长、家长、校友们都不欢迎叶新田出任董事长。据知,叶新田被指责利用增北华小董事会的平台,纳入“自己人”,作为获得出任董总领导的资格,其中包括邹寿汉。董总两位最高领导人来自同一所华小的董事长和署理董事长,不免让人怀疑“利用华小平台”之说。

再说,董总叶公的“客家式粗话”,并没有展现一位作为教育捍卫者的气度。偶尔说一句粗话,坦白说,这并不算什么。我们是常人,不是什么圣人,也不算是什么品德非常高尚的人,偶有粗口配搭对白,是一种助语词,无伤大雅。但是,我们却不会在公开场合(演讲台上),对着正式场合的来宾们,爆出如此不雅的字眼,尤其是一位捍卫华教机构的领导者。

说真的,叶新田已经超越了董总应该扮演的角色,从他发起倒魏家祥运动后,增北华小家长的示威抗议,再加上叶新田尝试转移视线,从926倒魏行动,变成“要求首相正视华教困境”的托词后,叶新田已让华教人士分成两派,也让全国华团人士分道扬镳,这是叶新田必须负起的历史责任。

我们可以有千百个理由,否决别人的不是,但我们没有理由,让自己的品格降到最低点,尤其自己是一位得到华社尊重的董总主席。写到这里,顿时想起当年揍叶新田鼻梁出血的年轻人,不知道今天的他还好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