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6日星期二

黑道兄弟与土权



槟州国阵主席邓章耀出席由非政府组织举办的“槟州蓝潮集会”,被民联政府呛与土权为伍。此外,林冠英的政治秘书黄伟益出示手机短讯,证明槟州蓝潮集会有黑社会的参与,指责黑势力渗透国阵内部。

看在平民百姓的眼里,那倒是一个可以让槟州国阵陷入“有理说不清”的窘境。当然,林冠英只不过尝试在这等“掴民联一巴掌”的集会上,找到一些话题性的言论,让槟州国阵面对尴尬收场的局面。

对于参与集会的老百姓来说,无论他们是土权的狂热分子或是各路黑道的兄弟们都好,他们都是代表着非政府组织,更重要的是他们是有权利投票的一群,是合法的选民。当他们得知非政府组织号召反对槟州民联政府的集会时,他们愿意走到前线,就是一股反对势力。

无论是黑帮或是土权,我们都必须尊重他们参与集会的权利,也必须尊重他们最为基本的人权。今天,黄伟益可以指责黑帮渗透国阵,然而他却忘了雪州政府曾爆出黑帮兄弟到行动党议员的办公室开会的丑闻?朝野政党需要各路英雄的支持,甚至是黑帮兄弟,难不成黄伟益敢大声拒绝槟州黑道兄弟的支持吗?

这里不是要抬高黑帮兄弟支持的重要性,只是我们必须尊重黑帮兄弟的人权和参与权。就算是土权狂热分子也好,理念和方式可以不同,但目标却是一样的。就像伊斯兰党要成立神权回教国,林冠英曾说行动党不认同神权回教国,但却可以与伊斯兰党一起打击贪污,目标一致。

既然伊斯兰党和行动党的治国理念可以走两极端,却还可以成为盟友。难不成民政党就不能与土权走在一起?当然,林冠英硬将土权和民政党牵扯在一起,不外乎是要拉低华裔选民对国阵和民政的支持。

但是,来到接近大选的这一刻,深信 槟州子民早已下定决心,要投民联的选民,绝不会最后变卦;欲支持国阵成立“1个马来西亚”反对党阵营的选民,也必定支持邓章耀到底。

反观林冠英要从这一场集会中,重新探讨自身在槟州马来选民心目中的地位。大集会以马来选民为主,也反映槟州马来社会普遍对行动党的反感。这一股马来势力,是否会让巫统取得比308大选更好的成绩,抑或会协助民政党在多个混合区胜出呢?这是林冠英必须探讨的,而非一味地耍嘴皮和踢椅子,摆出嚣张的气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