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5日星期三

蔡医生的光碟再现


最近,黄洁冰的裸照事件传开后,我党署理总会长的性爱光碟又重现于八打灵一带。蔡署理说这是要他闭口的威胁,此威胁论如同去年刚发生光碟事件时,所发出的怨言,如出一辙。还记得去年,蔡署理说这是党内同志变相的争权夺利的伎俩,此番再说这是威胁闭口的手段。蔡署理两次的光碟再现,除了印象中对全国人民的公开的道歉外,其他言论都说因为倒霉,因为他人的手段,因为这,因为那,甚至发表谁没有“私养”的女朋友的言论,种种的言论都显示出蔡署理对自己的错误,是因为别人的揭发,才成为错误,而从不检讨其做法是否正确,是否合乎私德。


众多蔡署理的支持者都认为,得到党中央代表的委托,也表示得到华社的支持,更认为党代表已经原谅了蔡署理。坦白说,我必须承认蔡署理的确得到党的委托,但这不意味着华社接纳了蔡署理。党意与民意往往都不可相提并论,若党意反映民意的话,马华不会在收购南洋的事件上,遭到华社的唾骂。对于蔡署理的性爱光碟再现,也许可说是政治手段,但也可说不是。蔡署理的支持者认为敌对阵营一直针对蔡署理的性爱光碟咬着不放,我不反对这番论述。作为一位从政者,我们无法避免自己的形象或政绩,甚至是公德或私德都放上公众的秤子去衡量一番。不仅是如此,作为一个从政者,“痛脚”不要给外人捉到,不然的话,就算有多少的委屈,从政者都逃不了“下课”的命运。我敢问若此“痛脚”落在蔡署理的手上的话,蔡署理又怎么一个处理方式呢?!兴许蔡署理也是个深明大义的领袖,不会以“痛脚”还击他人,但支持者是否有着同样的想法呢? 会否私自做出反击的动作,好比私下派发性爱光碟般。若是如此,这是否又算在蔡署理的头上呢?

针对老总所言,“我们应该支持违法的事吗”?论理论法,我们都无法要一个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长为了马华的团结,而力挺副手,这形同“包庇”。媒体的追踪,不外乎想知道传闻与老蔡不和的老总如何看待其副手被要求前往警局录取口供的想法,老总上述的论述的确让媒体大有斩获,各报标题大大的顶着,真是让今天的报章再次有热新闻看了。


事情发生在一年前,但这不表示着事情是该结束了。事情的发生不止是一宗桃色新闻,它涉及了刑事罪行,不像黄洁冰事件,只是在道德的秤子上找个答案。话说回来,事发当时,马华并没有对蔡署理的性爱光碟做出纪律处分的追究,警方更没有在口交罪上展开调查,只是从何以被偷拍的角度来追查此案。全国人民及党内同志始终认为,蔡医生一口气辞掉所有的公职和党职,正是对性爱光碟的一种负责。当时,人们多以“同情”的眼光看待蔡医生的处境,并没有高喊“逮捕蔡细历”的说法。首相阿都拉似乎也答应追查偷拍者,但没有针对其“刑事罪”做出回应。不过,“路边社”有道说首相也答应不追查其“口交罪”,但事实是否如此就不得而知了!事过境迁,蔡医生重新在党选中站了起来,而且三番四次地表示被边缘化,甚至对“官职”的虎视眈眈,这一切让人知道蔡医生是不会就此罢休的。

蔡医生当时给自己下的裁决-即卸下所有的公职与党职,是对社会及国家的负责。社会人士都蔡医生的“拿得起,放得下”的勇气,给予嘉许,连小弟都对此作风为之动容。还记得蔡医生当时最令我印象深刻的金句是:“上台靠机会,下台靠智慧”,此金句让人更对蔡医生施加同情分。但一年多过去了,社会人士对蔡医生的东山再起,是否与当初对他那股“男人大丈夫”的勇气有着同样的嘉许呢?我想这层面可能出现两大极端,一就是更佩服蔡医生的万夫难挡的精神,二则是人们都以为蔡医生是一个不恋权的“好汉子”,如今却是为了权力而东山再起的作风而不满,有着被骗的感觉。这两种看法不是我的一派胡言,而是从身边兜兜转转的人所获得的Feedback.我不能说他们的看法是成立的,但是多多少少反映了社会人士对蔡医生事件的普罗意见。


虽说事情发生在一年前,但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接受此事件的发生,更不能当成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相反地,事情的发生必须回到公平的裁决上,警方针对分销猥亵书籍罪名,以及援引377a)(违反自然性行为)即口交的两项罪名来开档案调查,这是无可厚非地,只要有人报警,警方就得工作,况且蔡医生应该接受此调查,以结束此话题的纷纷扰扰,毕竟有心人士一直都在看着我党的署理总会长何时在此罪名下被提控,反对党人士亦是如此,所以不要以为林冠英在为蔡医生打抱不平,他是哭着马华为何不早死,寄望他的煽风点火可以让翁蔡两班人马的火更猛。他忘了黄洁冰事件与蔡医生事件是两码子的事情,从道德观点及刑事角度来看,黄洁冰都是受害者,而蔡医生则不同,唯一可以相提并论的是蔡医生和黄洁冰都是栽在性丑闻下。

无论是党或警方,对蔡细历案件做出公平的裁决并无不妥。党内同志的接受,并不意味着法律能容,更不能把事情看成是党内的事情。众党同志们须知,警方的权限执行在法律之下,党意不能超越法律,更不能超越民意。若要把警方的调查与党内斗争挂上等号的话,我想这只会伤害党内和气,难道这不可以敌对政党的杰作吗?为何硬要把此“幕后黑手”的罪名套在党内同志的身上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