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3日星期一

马华的问题,从内部开始


马华自308摔了一跤之后,前马华总会长黄家定黯然下台;505大选后,蔡细历想效仿黄家定的下台方式,即“不寻求蝉联总会长”,但这一个想法,却换来党基层、党中委和党元老的发难。

马华是一个老牌政党,手握住丰裕的资源,不仅是当官的资源,还有党内资源。这样的一个政党,存在着历史包袱,有着历代党内领袖的形象负担,甚至是现任领袖的个人私德问题。蔡细历作为马华总会长,有私德方面的瑕疵,这是他于2008年当选“署理总会长”、2009年双十特大,甚至是2010328重选前,就已经犯下的错误。在这308大选后,蔡细历凭着“中央代表”的支持,勇闯三关。为何那时候,没有人敢说蔡细历是马华的包袱?

在马华内部,至少有一千余位的中央代表,曾经为蔡细历延续其在马华内部的政治生命,甚至让他踏上全国舞台,代表马华在国阵说话,还与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辩论等等……这就是民意与党意的分别,也造就了华社与马华脱节的征兆之一。

大选后的戏码,好像蔡细历取代翁诗杰(星洲批评翁诗杰是马华史上最糟糕的总会长),成为了马华史上最糟糕的总会长了。其实,要说蔡细历在党内没有贡献,那也说不过去,至少他曾两度公开且现场直播地与林冠英辩论,这一份勇气应该记载在马华党史中。



马华走到今天,其实还是有得争,也要争,毕竟还有7个国会议席和11个州议席,吵吵嚷嚷着那抱着不放的“推动国家独立”的功绩等等,相信马华还可以行走未来5年的政治路。看看那传统的党争方式,看看那一派人马失势,一派人马雀跃的戏码,我党还可以走多远呢?

马华的问题不仅是无法面对华社,而且党内也充满着“军阀主义”。“翁蔡党争”出现了马华新生代断层的问题,蔡细历当权之后,很多老一辈不愿退下的领袖,重新回归舞台,让很多郁郁不得志的年轻党员出走,退党的都退党,淡出马华的,也不多问世事。大选排阵上,可看出为党选多过为大选,甚至出现马华史上有候选人断送“安柜金”的糗事。

马华很多领袖都是“先谈党可以给他什么,而他才愿意奉献什么”,“我支持的领袖上台,我才支持;相反地,我就倒米”,这与民联政党有所不同,而这恰恰就是输家与赢家的分别。民联讲究共同理念,就算有分歧,也不会让敌对政党或媒体评头论足,让媒体好像报导娱乐八卦新闻般地报导。

马哈迪曾经说过,马华的问题就是“只要一派获得权力,另外一派的人马就完全被清洗干净”,而人才就在这样的清洗过程中,一个接一个的被清洗。马华是一个有诚意和原则的政党,然而在这样一个政治气候 下,党内若依然保留“不是朋友,就是敌人”的方式,那马华就只能在这片土地上“泡沫化”,而就让敌人来取而代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