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6日星期一

小评“华人在野,马来人在朝”?


热闹的15天大选竞选期已过,一切似乎还无法真正地平静下来,现在朝野在争论着一个问题,“城市在野,乡区在朝”或“华人在野,马来人在朝”。整个大选成绩公布之后,无可否认地,从表面来看,的确体现“城市在野,乡区在朝”的局面。然而,这只是表面上,甚至普罗大众看得到的局面。

“城市在野,乡区在朝”的说法只能在马来选票上成立,至于华裔选票,这只是对了一半,另一半是乡区的华裔选票也是倾向民联。熟知选举制度的人士都了解,各族选民的倾向可以从各个投票箱获知,虽然无法得知谁投了谁,但绝对可以知道这一区的华人大多数投了谁。

马来西亚各族群向往住在各自族群的社会群里或地区,如华人新村只有华人,马来甘榜只有马来人;就算在城市的花园也好,某个花园较多华人居住,某个花园则属于马来区,这是马来西亚社会的自然结构。当然,有些地区是混合区,但这种现象不常见。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民联或国阵都会清楚知道,哪个投票站较多华裔选民或马来选民,这一切将反映在朝野从选举委员会那里获得的选民册上。从这样的一种制度,双方候选人绝对可以知道这一个投票站以哪个族群居多,而在这里所获得选票,又有多少。

因此,要知道华裔选民是否支持国阵或倾向民联,这一切都可以从民联和国阵所得的选票数据中,得知一切。至于雪州这一带和各州属的城市选区(除了柔佛州新山的几个国会选区)均落入民联的手中,这犹如泰国的政治势力,塔辛的政党(包括现任泰国首相)获得乡区的农耕社会支持,相反地,阿比西的政党则获得城市选区支持,这是东南亚政治常见的形态。

总而言之,“城市在野,乡区在朝”的说法成立,毕竟朝野各得的议席反映一切;而“华人在野,马来人在朝”的说法也成立,毕竟多个城乡地区的马华和民政选区宣告落败(巫统依然保住),包括乡村区的州议席。巫统部长纳兹里也说明了华裔投票站失利,也反映事实的存在。

更为直接的说法是,如今在朝的国阵133个议席当中,华裔仅占了11(8%),数据已说明一切。作为政治人物,应道尽选票的事实反映,别为了政治筹码,驳斥事实的依据。既然华裔选民用选票,传达了意愿给政府,为何我们要隐藏这选票的真实面?

这里还有一个值得与大家分享的,在民联和国阵都派出华裔候选人的选区(马来人占大多数的选区),都会有BERJASA插上一脚,形成三角战或多角战,而BERJASA的候选人都会至少拿到超过3千票,而3000票往往都是马来选民不愿投朝野华裔候选人的情况下,所捞得的选票。

恰恰地,马华部长曹智雄就败在这种方式之下,公正党候选人胜曹智雄不过只是1873,然而BERJASA却从马来选民手中,偷走3530票。因此,可想而知,在马来人的社会里,马来人至上的思维依然存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