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7日星期一

《中国报》霆院声声:說好的願選服輸呢?

國陣與民聯在505大選后,各自回到自己的基本盤,以對抗式政治手段,進一步陷入政權爭奪戰。民聯向來以“集會人數”或“街頭示威”方式,展示其政治勢力;國陣方面,無非就是利用手中握住的權力,以“維護社會安寧”之名,行使政治捍衛之實。
 “參與遊戲,必須接受遊戲規則”;國家獨立56年以來,經歷了13次大選,每一屆大選都執行著同樣的選舉制度,就算民聯贏得政權的檳城、雪州和丹州,都是採用同一套選舉制度。民聯質疑選舉成績的做法,令人有“輸不起”的疑惑。
 民聯獲得的總選票多過國陣,也與國會所得的議席不成正比;這是民聯唯一忿忿不平,咬著不放的一點。但我國是執行英國政府遺留下來的“簡單多數票當選”制,這個選舉系統,可能使得一個政黨在全國範圍內所獲得的選票總數,和其在國會內所擁有的議席數目,沒有必然的直接關係,這也是世界多國採用的選舉制度。
台湾总统候选人蔡英文承认败选
 很多參與“黑色大集會”的支持者,希望可以借助大集會的“驚人數目”,推翻政府。但是,這種信念和想法,並沒有建立在國家司法與制度上的思考上,也表現出國民對馬來西亞選舉制度認知的缺乏。
國際社會承認新政府
 在國際社會承認大選后誕生的馬來西亞政府,再加上國家元首沒有異議地委任首相和內閣閣員后,其實要推翻現任政府,已幾近不可能。唯一合法和有轉機的管道,就是民聯向法庭提出20余個國會選區成績的訴訟。若法庭判定該20余個國會選區的成績不合法,民聯還有一絲希望。但是,要這個期待成真,談何容易?
 依稀記得,在第13屆大選舉行前,朝野政黨領袖公開喊話,要求雙方尊重選民的決定、捍衛大選結果、和平移交政權等等。當納吉宣佈解散國會時,也向全國人民作出尊重大選結果的承諾,林吉祥甚至公開要求國陣接受大選成績,和平移交政權。不過,今時今日,說好的願選服輸呢?
 “黑色集會”是安華及眾民聯領袖為自己創造的“定位價值”,尤其是安華,需要造勢活動作為自己“放棄退休”的下台階,並將之轉變為一個時代的需要。與此同時,黑色集會和對選舉舞弊的指控,將為民聯領袖開脫責任,協助他們推翻自己之前種種“布城志在必得”及“接受大選成績”的承諾,無疑是一塊政治遮醜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