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6日星期一

提名后的和平方案破局

马华党选 来临之际,似乎没有人 理会 那个“谢绝 穿马华制服者在 该店消费”的店主,直到林冠英到了 该店,并以“鼓励”的口吻 赞扬 该店主正义后,马华 总会长候选人 颜炳寿抨击林冠英鼓吹憎恨政治外,其他马华领袖还忙着党选,一切事情待老子当了总会长后再说!



日前,阅读报章,得知我党署理总会长,也是总会长候选人廖中莱提到“和平方案”是蔡总自个儿提出的,廖署总也说只是协调副总至中委的“和平方案”,顾下不顾上,不汤又不水,似乎不到味。那何等的和平方案才符合廖署总的算盘呢?让廖署总在没有对手之下蝉联吗?

蔡细历公开指颜炳寿不是他的代理,而恰巧过去国王的人马却似乎有默契地靠向颜炳寿,说恰巧也好,有心搞这小动作也罢,既然大家都认同中央代表有选择权,国王的人马可以在民主精神赋予的权利下,支持自己心目中的领袖。同样地,过去一些国王的人马不也靠向廖署总吗?所以说啊,无论是蔡派或廖派,他们都有权利选择靠向那一边,而这也是民主所赋予的权利。

谈回“和平方案”,蔡细历仅认同副总以下的职位谈和平,颜炳寿和翁诗杰当然完全不苟同,而廖中莱却觉得和平方案应该包括党首二职位,这是党内发酵极快的其中一个课题。作为竞选总会长的候选人,经不起党内选举的洗礼,处处要求和平方案的话,那如何带领马华面对来届的大选呢?

“和平方案”的产生,衍生许多内部的问题,这不满的情绪不仅是在基层燃烧。相反地,在廖派与蔡派之间,派系分配不均的问题也引起许多的内讧。派系内讧的问题已经在提名日的名单上,显见一般。廖派与蔡派的副总人选各多达四位,两派的中委人选也从没维持在原先的1312位,相反地,各派派出的人选却多达25位,可说是全面对打。

最为弄巧反拙的是,不被纳入蔡派“和平方案”名单内的蔡派大将,纷纷投靠颜林的组合,以“蔡二派”的外围力量,围攻廖派。廖派除了与蔡派谈不妥外,还无奈地促成“蔡二派”的组军,左右夹攻廖派。

至于另一个大课题,便是外来干预。前署理总会长林亚礼是否有找过巫统主席纳吉呢?答案肯定是有的,但是否有要求首相劝说蔡细历退位呢?纳吉说没有,但林亚礼好像说有,那到底有还是没有?

事到如今,蔡总的退位已经不重要了。相反地,林亚礼是否有为自己的爱徒廖中莱说项呢?这倒很重要。我党未来的总会长不可以是依靠“外力”上位的领袖,认同蔡细历所说的,马华不是国大党,我们有能力决定自己的领袖,不需要任何的和平方案,我们只需要民主和公平下产生的领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