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6日星期六

行动党在宗教面前的无力感


自首相兼国阵主席纳吉发表“不曾拒绝伊斯兰刑事法”后,一直被马华穷追猛打的行动党似乎找到喘气
的空间。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说,他本身已经“明确且公开”地反对伊斯兰刑事法,而马华呢?马华的廖中莱是否敢于向“不拒绝伊斯兰刑事法”的巫统呛声?

当前这个政治局势,马华与行动党理应相互配合,超越政党,共同呼吁和召集非穆斯林议员共同阻止伊斯兰刑事法的通过。巫统和伊斯兰党可以因为宗教的共同点,而搁置政治分歧,为何马华和行动党就不能坐下来共商国家未来关键课题呢?

华社清楚知道,马华从老早的90年代或更早,已经强烈反对伊斯兰党提出的伊斯兰刑事法。直到2008年和2013年大选,马华再次地打出同伊斯兰刑事的课题,但华社已经厌倦了,也相信行动党可以制止伊斯兰党放弃伊斯兰刑事法,但是事实呢?

1999年大选,伊斯兰党为了获得选票,不惜祭出“伊斯兰国”,导致林吉祥和已故卡巴星双双败选于槟州国会。随后,行动党宣布脱离替阵,当年的替阵也是今天民联的前身,即在烈火莫息运动下,所产生的联盟,由公正党、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组成联盟。

2004年大选,林吉祥移师霹雳州,卡巴星转换槟岛其他国会选区,也就是他生前所在的国会选区—武吉牛洛莪。在新首相效应下,无需任何的伊斯兰课题,也足以让马华高奏凯歌,行动党双雄虽胜选,但反对党势力比1999年大选更弱。

200616日,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则斩钉截铁地表示,除非伊斯兰党放弃伊斯兰国理念,不然的话,行动党不会重返替阵。

2008年大选,由于新首相效应衰退,伯拉领导的政府无所作为,进而让反对党创下历史上最佳战绩,否决了国阵的三分之二优势。民联也在反对党势力壮大和安华撮合下,终于再次地结合三党,成为今日的民联。

2013年大选前夕,伊斯兰党多次表示,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是该党的终极目标,从未改变过,聂阿兹甚至揶揄行动党在伊斯兰刑事法课题上,是“怕鬼的小孩”。 2008年面对重大挫败的马华试图力挽狂澜,提醒华社支持行动党就是等于支持伊斯兰党,甚至喊破喉咙,告诉华社伊斯兰刑事法的可怕。

然而,华社已经对此课题麻木,华裔同胞普遍上都认为马华在恐吓华社,甚至对发表“反对伊斯兰刑事法”的媒体人鞭挞,炮轰他们是国阵的鹰犬。作为一名律师的现任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长兼芙蓉区国会议员陆兆福更豪言壮志地说:“不偷不抢怕什么伊斯兰刑事法”。

是的,政治局势来到这样的一个地步,行动党曾经为伊斯兰党的粉饰,行动党呼吁华社支持伊斯兰党,直指伊斯兰党已从“伊斯兰国”的政治目标转至“福利国”。非穆斯林同胞相信行动党可以捍卫非穆斯林的权益,但事实证明,行动党不仅无力阻止伊斯兰党提呈私人法案,要求国会落实伊刑法,更无法在大马圣经公会被没收圣经的课题上,敦促公正党籍的州务大臣卡立采取适当的行动,以致大马圣经公会同仁将其会所搬离雪州境内,以躲避雪州宗教局的为难。

在宗教课题面前,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无需再转移视线,在那极为勉强的空隙里,寻找喘气的空间,抑或再愚弄非穆斯林同胞,以求将炮轰点转向马华。在伊刑法和大马圣经公会迁离雪州事件上,该党必须直接性地承认自己和 行动党的无能为力。

马华是否敢于对巫统呛声,华社心里有数;但是,行动党无法阻止伊斯兰党落实伊刑法,甚
至无法在雪州为大马圣经公会做些什么,这是非穆斯林同胞意料之外的,因为行动党曾经言辞凿凿地拍胸膛说,行动党与其他三党平起平坐,不像国阵以巫统为老大。

说谎和虚伪的不是马华,因为马华老早在90年代,一直以伊刑法“恐吓”华社,直至华社麻木了。说谎和虚伪的是行动党,因为从1999年开始,该党对伊斯兰国或伊斯兰刑事法的反复立场,为了政治利益,入主布城,不惜与伊斯兰结盟。

如今,伊斯兰党提呈私人法案在即,林冠英、陆兆福和行动党应该为他们曾经的立场和言论,向非穆斯林社会道歉。不然的话,该党在伊斯兰刑事法和圣经遭没收课题上,发表再多的言论,都被视为一种对政治的逃避。



发表评论